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不老樹和不死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不老樹和不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呃……前文提到的不死瓊漿屬於描述錯誤,應該為「不死原液」,在小莫的設定中,三大神水分別是洗魂神水,生命瓊漿和不死原液,寫的時候把不死原液跟生命瓊漿記混淆了,後文名稱已經修改,希望沒能影響大家閱讀,在此致歉。

另外,雙倍期間,求一下月票。

……

「哈哈,還是不如紫兄。」倪廣大笑一聲,只是隨意一掃,便已明白了眼下的局勢,當即開口道:「趁著人還不多,你我二人趕緊動手吧,三滴不死原液是要先取的,你我二人各取一滴,另外一滴……」

倪廣還沒說,一個聲音便遙遙地傳了過來:「哦?原來這是不死原液,如此說來,這便是傳聞中的不老樹了?嘿嘿嘿嘿,看樣子老夫運氣實在不錯啊,另外一滴不死原液是老夫的了!」

話落,一團黑氣迅馳來,那黑氣黑黝黝一片,似乎連光明都能吞噬掉,黑氣之中,隱約可見鬼祖的身影。

倪廣和紫龍同時臉色微變,都扭頭朝鬼祖那邊看去。

鬼祖大刺刺地站定,這才瞄了倪廣和紫龍一眼,輕笑地問道:「兩位應該沒什麼意見吧?」

紫龍與倪廣對視一眼,眼神交匯了片刻,似乎有著什麼交流,很快,紫龍便點點頭:「以閣下的修為足夠與本座和倪先生平起平坐,這第三滴不死原液,就由閣下來取吧。」

「我也是這個意思。」倪廣頷,表示同意。

「既然如此,那……就動手吧。」鬼祖嘿嘿一笑。

雖然他以絕的實力讓倪廣和紫龍都認同了他,但是對如何取得不死原液依然是一頭霧水,所以他並沒有急著第一個下手。而是準備先好好觀察一番紫龍與倪廣的動作,再做打算。

這一會兒的功夫,原本空無一人的平地便來了這麼多虛王境,紫龍似乎也怕夜長夢多,當即動手施為起來。

他一抬手,一隻泛著青銅色光芒,宛若一隻一條巨蟒般的東西忽然出現。隨著他聖元往內灌入,那東西頭部的兩隻眼睛悠地綻放出光芒,整體宛若活了過來一樣。

「傀儡?」鬼祖眼帘一眯,頓時明白,紫龍這是早有準備了,傀儡不是血肉之軀。應該不懼怕七曜寶光的駭人威力,所以由傀儡深入七曜寶光前去採取那不死原液,是最好也是最穩妥的辦法。

但是……事情真的就這麼容易?鬼祖心中狐疑,表面依舊不動聲色,他將目光又轉向倪廣。

倪廣那邊,同樣也釋放出一隻傀儡,只不過並非是巨蟒形態的傀儡。而是一隻人形傀儡,那傀儡也不知道出自哪個大師之手,煉製的惟妙惟肖,乍一看還有可能會把它當做真人,只有仔細分辨才能察覺的出,這傀儡身上毫無生氣。

兩隻形態不同的傀儡悠一出現,便齊齊在倪廣和紫龍的催動下,朝不老樹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巨蟒在地上曲折前進。人形傀儡則力奔襲。

不大一會兒工夫,兩隻傀儡俱都衝進了七曜寶光之中,在這一瞬間,它們的度陡降,彷彿陷入了泥沼之中,舉步維艱。

不僅如此,兩隻傀儡身上還傳來咔嚓嚓的聲響。彷彿有巨大的力量壓制住了它們,讓它們的關節活動不便。

倪廣和紫龍的臉色同時變得凝重萬分。

儘管都早有準備,都帶上了最好的傀儡助陣,但是他們還是低估了七曜寶光的恐怖威能。不是血肉之軀的傀儡確實不懼怕七曜寶光的侵蝕和無視防禦的殺傷,但是那無所不在的壓力,可不是傀儡能夠輕易抵擋的。

照這樣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的傀儡就要被七曜寶光壓成齏粉。

一念至此,紫龍不敢怠慢,頻頻催動心神,控制巨蟒傀儡朝前推進。

剎那間,巨蟒的度增加不少,又耗費了不小的功夫,巨蟒傀儡總算來到了不老樹面前。

與此同時,倪廣的人形傀儡也緊隨而至。

兩人的目光中迸射出火熱的神色,同時心念一動,朝各自的傀儡下達了一個指令。

下一刻,巨蟒的身子盤旋起來,將整個不老樹都纏繞住了,然後狠狠力,似乎是想將不老樹連根拔起!

而那人形傀儡的做法更是鮮明直接,雙手握住不老樹的樹根,奮而用力!

兩大虛王兩層境強者,顯然都抱著同樣的打算。

如此一來,巨蟒傀儡將人形傀儡緊緊勒住,而人形傀儡也無法全力揮,只聽到兩隻傀儡體內傳來一陣密密麻麻的咔嚓聲。

鬼祖看的眼皮子直跳,心中微微有些惱怒。

畢竟那三滴不死原液中,可是有他的一份,倪廣與紫龍不打招呼便要行這殺雞取卵之事,實在讓鬼祖不爽。

不過很快,鬼祖就怪笑起來,因為他現,這兩個傀儡之間毫無配合,反而彼此牽制了對方的動作,而那看似弱不禁風的不老樹,在兩隻傀儡的瘋狂摧殘之下竟是毫無損傷,依舊如新。

「倪先生,讓你的傀儡先退出來。」紫龍忽然低喝一聲,「本座保證,若能取得不老樹,必分你一份!」

一邊說著,紫龍一邊繼續催動巨蟒傀儡的威力。

倪廣冷笑不迭:「紫兄,不若讓你的傀儡先退出如何?老夫也可以保證,若能取得不老樹,同樣分你一份!」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信任,同時冷哼一聲,再也不搭理對方了。

局面一下子僵持了起來。

這個時候,那星河之脊的孔法也趕了過來,乍一看到眼前的局面,孔法不禁愣了一下,一時間沒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待見到許巍之後,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