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老鼠兒子會打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老鼠兒子會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星域,楊開全力奔逃。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

雖然神禽為天地法則排斥,不得不暫時退卻,但楊開知道自己的危機並沒有解除。

因為後背有一道耀眼的紫光正迅追來。

紫龍!

幾乎不用去想,楊開就知道那紫光的主人到底是誰了,這般顯眼的顏色,除了修鍊了紫氣長河決的紫龍之外還能有他人?

紫龍既然追了過來,那麼許巍肯定也在。

以他如今的實力,若是全盛時期,對上一個虛王一層境或許還可以肆無忌憚一下,但對上紫龍這樣的強者,他根本無力從心。

更何況之前他在被神禽追逐之時,頻頻調動空間力量,消耗過大,身子又被神禽之羽洞穿,受了創傷,此刻楊開一心只想跑的越遠越好,哪敢放緩度?

可即便他身負了空間之力,在長時間的奔逃和殫精竭慮之下,此刻也有些吃不消了。

調動起空間力量,每一次只能堪堪地移動出十幾里,這樣的距離對一個虛王兩層境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就算不精通空間之力,以紫龍的實力,眨眼功夫也能奔襲這麼長的距離。

無奈之下,楊開只能祭出星梭,整個人盤膝坐在星梭上,一邊御使星梭飛奔,一邊催動自身的風雷羽翼。

背後風雷之聲大作,透明的兩色翅膀呈現出來,左半邊風系能量縈繞,右半邊雷系力量狂暴,讓他度暴增。

回頭望上一眼,默默地觀察片刻,確定自己現在這樣的度差不多可以與紫龍追擊的度持平,楊開這才放心不少。

只要能爭取到時間,他就有恢復的機會。

不過,如今到底往哪裡逃,卻是一個關鍵的問題。

不老樹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他確定紫龍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所以他必須得選一個明確的目標,一個安全的目標才行!

星域之中,只有通玄大6所在的修鍊之星和幽暗星他最為熟悉,可這兩個地方距離自己實在太遠,飛過去的話只怕是要一兩年的時間,而且這兩個地方也不算安全。

真要是將紫龍引到其中一處,帶過去的都只會是災難。無論是通玄大6還是幽暗星,可都沒有能都抵擋紫龍的強者。

通玄大6不行,幽暗星也不行,那該去何處?

楊開一時間竟有些茫然。

他混跡星域這麼多年,到頭來才現自己的接觸面實在太單調了,在這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刻。他竟沒有一處可以去的地方。

這麼想著,他將意識沉浸到識海之中,幻化出神魂靈體,抬頭仰望。

識海內上空,繁星閃爍,點點光芒。

那是被楊開煉化進識海中的星圖,包攬了整個星域的星圖!

楊開的神念快地在星圖中穿梭遊走。尋找著可以避難的位置。

每看一處,他都緩緩搖頭,臉色沉上一分……

一時間,他也找不到好位置。

悠地,他看到了某一個地方,眼前不禁一亮,低呼道:「對啊,可以去那個地方啊。真是蠢了。」

他暗暗責怪自己心急多忘事,竟然把那個地方給忘記了,若是自己能逃進那個地方的話,就算紫龍是虛王兩層境又如何?別說他了,就算那些不世出的老怪物們來了,也休想把自己從那裡撈出來。

那裡可是絕對安全的避風港!

而且,也可以趁機在這個地方鞏固一下自己這一次的收穫。順便看看能不能趁機晉陞到虛王境。

他如今與虛王境所差的,只是對境界上,天道威勢上的感悟而已,此外。無論是肉身還是神識,都比一般的虛王境要強大。

所以只要他能晉陞到虛王境,他就無需再懼怕紫龍。

「決定了,就去那裡!」楊開低喝一聲,神魂靈體散開,心神遁出識海,重回肉身。

下一刻,他睜眼,眸內精光閃爍,扭過頭來陰測測地看了一眼追擊在自己背後的紫龍,冷笑不斷:「追吧追吧,早晚有一天叫你追悔莫及,哼!」

聖元一催,星梭度陡然加快。

「這混蛋!」幾千里外,紫東來氣的破口大罵,「他到底用了什麼秘術,度竟然如此之快?」

紫龍也是陰沉著臉,心情很是糟糕。

本來他以為沒有了神禽的干擾,以他的實力想要擒拿住楊開絕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是哪裡想到自己追著楊開在星域之中亂竄,距離上面竟沒有絲毫拉近的徵兆。

這小子單在度上,竟能與自己不分上下!

「少主說的及是,這小子定是用了什麼透支的秘術,所以才能這般迅疾,不過少主放心,待到他秘術失效,他必定度大降,以紫龍大人的本事,肯定是能輕易將其捉拿的。」許巍見紫東來火冒三丈,連忙出言安撫。

他倒不是擔心紫東來自己氣壞了,實在是如今人在屋檐下,紫東來萬一怒火沒地方泄,到自己頭上,那自己豈不是要替楊開頂鍋?

這種蠢事他才不幹。

他只求平平安安的就好,此外,他已經不敢再有什麼奢求了。

紫東來斜斜地看了他一眼,看的許巍心中直打鼓,也不知道這少爺心裡在想什麼,只能陪著臉,乾笑不斷。

「你敢肯定他是用了什麼秘術?你敢肯定他這秘術會失效?」紫東來問道。

「呃,這個……」許巍頓時語塞。

他媽的!他用了秘術這種話不是你自己剛才說的嗎?老夫只不過是順著你的話接下去罷了,現在你又來問老夫,你他媽是豬啊!

許巍心中腹誹不斷,惱怒非常,卻又不敢在臉上表現出來,難受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