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章 大皇血丹

第一千八百章 大皇血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之前在葯谷中,紫東來被楊開三番兩次的折辱,偏偏那裡到處都充斥著七曜寶光,讓紫東來一腔怒火無處發泄。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去眼快杠杠的。

怒火這東西就跟美酒一樣,時間久了就會發酵……

紫東來恨不得能喝楊開的血,吃楊開的肉……

此刻端坐在破空梭內,他已經在暢想待會抓住楊開,好好折磨他的美妙情景了,想到妙處,不禁嘿嘿低笑著,目光癲狂。

笑聲傳入許巍耳中,讓他不禁打了個寒戰,也不清楚紫東來這蠢貨想到了什麼好事,竟發出這般噁心的笑聲,倒也不敢多問,只悶頭往身下的陣法中灌入聖元。

「什麼鬼東西?」在幾千里外逃竄的楊開此刻也注意到了後方的異常。

雖然他沒瞧見破空梭,但對方的紫色遁光消失不見,卻是很明顯的事情,而且,對方跟自己之間的距離,竟是越拉越近!

前後不過十幾息的功夫,竟然拉近了千里之地!

照這個形勢搞下去,豈不是只要一炷香就被追上了?楊開嚇了一跳,臉色驟然難看起來。

為今之計,他所能依仗的也只有空間力量了,偏偏空間力量也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這力量跟聖元神識一樣,用多了也是需要時間來恢復。

此刻楊開就是在恢復之中。

可眼看紫龍等人迅速追來,他哪裡還有閑心慢慢等待?一咬牙,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來一塊空靈晶,握在手心處,瘋狂地從中汲取能量。

這空靈晶可是他從失落之地的空間裂縫中找出來的,是最為純正的空靈晶,是虛空孕育出來的產物。與那些礦脈上的衍生物截然不同。

一股股精純玄妙的力量湧入楊開體內,讓他頓時舒服的眉飛色舞。

體內原本乾涸的空間力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補充起來。

「跟我比速度,讓你們吃灰!」楊開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狀態。覺得除了胸口處的創傷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恢復之外。其他的應該都沒什麼問題,心頭大定。空間之力縈繞自身,身形微微一晃,便已在幾百里之外。

再一晃,又是幾百里。

如今他對空間力量的領悟已經達到了一種新高的程度。瞬移起來的距離比起以前要強上無數倍。

幾次藉助空間力量的移動,雙方之間的距離再次被拉大。

「什麼?」破空梭內,正在暢想折磨楊開,心中爽快的紫東來大吃一驚,差點沒咬破自己的舌頭,因為這一刻他駭然地發現,自己等人與楊開之間的距離居然又被拉開了。

「連破空梭都無法跟的上他的速度?」紫龍滿面駭然。

破空梭的煉製之法可是紫星的一位祖宗從大帝那裡得到的。雖然煉製水平不夠,雖然煉製的有瑕疵,但只要跟大帝扯上關係的東西,豈能差到哪去?

他一直以為破空梭是整個星域之中。速度最快的秘寶,沒有什麼人,什麼東西能跟破空梭相提並論了。

可是現在,事實卻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在精通空間力量的楊開面前,即便他們藉助破空梭之威,也只能遠遠地吃灰……

不,可能連灰都吃不到。

「此子必須儘早滅殺,否則後患無窮!」紫龍心中駭然,面上湧現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下一刻,他沖許巍爆喝一聲:「許巍,你還在猶豫什麼?還不全力爆發?」

許巍嘴角一抽,滿心苦澀。

他只是坐在那陣法之中,就已經被陣法的抽取之力折騰的欲生欲死了,只感覺自己體內的聖元就如決堤的洪水一般,瘋狂朝外流逝。

此刻紫龍居然還叫他全力爆發,這不是要人老命嘛?

「許巍你想死?原來是你沒出全力!」紫東來大怒,陰測測地望著許巍。

「少主息怒,少主息怒,老奴這就全力以赴!」許巍悠一接觸到紫東來的眼神,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若敢囉嗦,只怕真的性命不保了。

紫東來這混賬小子可不是好說話的。

當下他也沒什麼猶豫,一催聖元,更澎湃的力量往陣法內灌入。

嗡地一聲,破空梭速度陡增不少。

「哈,果然快了起來,看你這次完蛋不完蛋!」紫東來已經徹底瘋狂了,坐在原地手舞足蹈地叫著。

幾千里之外,楊開眉頭皺了皺:「居然還可以加快速度,有意思,既如此,那便遠遠地跟著吧,我看你們能跟到什麼時候,不過這東西看起來怎麼有些眼熟啊,倒像是陽炎煉製的那一艘小型戰艦。」

他內心深處狐疑不解,哪裡知道這東西的煉製之法,根本就是從陽炎那裡傳下去的。

只不過紫星方面對煉製有些力不從心罷了,遠不如陽炎親自出手煉製出來的戰艦。

陽炎煉製的戰艦,是能做到真正的破碎虛空的。

一時間,星域之中上演出逃與追逐的戲碼。

隨著時間的流逝,楊開的傷勢也漸漸痊癒。

他的體質本就極為強悍,本身金血擁有駭人的恢復能力,所以他無需多做什麼,被神禽打傷的地方便一直在自我修復。

這也就是他了,換做其他的武者受到這樣的衝擊,只怕不死也得丟半條命。

傷害痊癒之後,楊開愈發輕鬆起來,他不急不躁地御使著自己的星梭,察覺後面的破空梭接近了,便玩幾次空間瞬間,拉開距離,等到遠了,便放緩速度,讓他們追上來。

這種釣魚一般的做法,讓紫龍和紫東來父子兒子鬱悶的幾乎吐血。

這麼多天追下去,父子兩都心情糟糕,額頭上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