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你拭目以待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你拭目以待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他們哪裡去了?」星空中,倪廣,鬼祖和雪月左右眺望。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

在一刻鐘之前,他們就丟失了紫龍父子二人和許巍的身影,當時只遙遙地見到紫龍等人所在的方向出現一件秘寶閃爍的光華,很快,紫龍等人就遠遁而去。

「他們到底用了什麼東西,為什麼度忽然變得這麼快!」雪月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如今她只能追著紫龍來確定楊開所在的方向,一下丟失了紫龍的蹤跡,讓她到哪裡去找楊開?

楊開帶著不老樹,勢必會招惹無盡禍端,她可不放心讓楊開獨自一人行動,自己等人趕過去的話,最起碼也能幫他一把。

「破空梭!」倪廣眸露精光,「原來紫星真有破空梭這種東西,我一直以為傳言是假的。」

「破空梭?很厲害嘛?」鬼祖問道。

「那是大帝親傳之物,你說厲害不厲害?」倪廣悠悠地看了他一眼。

「大帝親傳?」鬼祖臉色一變,低呼起來。

「這麼說倒也不算正確。」倪廣沉吟了一下,道:「是大帝傳下來的煉製方法,由紫星的煉器師煉製出來的。」

「嚇我一跳。」鬼祖有些心有餘悸地道。

若真是大帝親傳下來的寶貝,那這個星域只怕無人能擋,不過只是由大帝傳下煉製之法的話,倒是沒那麼駭人了。

「就算如此,破空梭也是整個星域度最快的秘寶了,如今我們已經丟失了他們的蹤跡,要如何去追?」倪廣眉頭緊皺,星域這麼大,天知道楊開和紫龍等人朝那個方向去了?

他們只要在方向上偏差一絲一毫,就會謬之千里。

「嘿嘿,幸虧老夫留了一手。」鬼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低聲笑了起來。

「哦?你有辦法?」倪廣詫異地看向鬼祖,原本失望的眼睛中浮現出驚喜的神色。

「恩。且等片刻。」鬼祖說著,忽然一甩手,將萬魂幡祭出,緊接著,雙手快地掐動起來,一個又一個玄妙的印決出現,片刻後。他神色凝重地在萬魂幡上一點,口中厲喝道:「去!」

那萬魂幡微微一晃,驟然化為一道黑氣,朝某個方向飛出。

「隨老夫來!」鬼祖一招手,追著萬魂幡的方向離去。

倪廣帶著雪月跟上。

在他們離開後不久,原本空無一物的星域處。一道模糊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出現,這人整個人都呈現出半透明的形態,身上的氣息和生機波動被壓制到了極限程度,若不近距離查探的話,只怕根本無法察覺到分毫。

這人赫然便是星河之脊的長老孔法!

他來到鬼祖等人之前停留的位置,往著鬼祖等人離去的方向,內心深處天人交戰。

跟。還是不跟?

跟上去,以他虛王一層境的修為,只怕危機叢生。

可是不跟上去的話,明知不老樹就在前方,他無論如何也捨不得。

只考慮了片刻,孔法便一咬牙,悄悄地尾隨在鬼祖等人身後,跟了過去。

面對不老樹的誘惑。孔法根本無法抵擋!他希望自己的運氣能夠足夠好,那些強者們拼的兩敗俱傷的時候,他能渾水摸魚。

武道無涯,星域無邊。

這一場在無邊星域中進行的數波人馬的追逐,整整持續了五個月時間。

楊開一直一馬當先,一臉雲淡風輕地逗弄著追擊自己的紫龍三人,他的狀態早已全部恢復。想要擺脫紫龍等人,也是輕而易舉。

不過他沒有這麼做。

他準備給紫龍等人一個大大的驚喜,所以一直不緊不慢地在前方賓士,察覺到後方的破空梭度變慢之後。便主動停一會,等待他們追上來。

在他後方,破空梭內,紫龍父子二人氣的七竅生煙。

整整五個月,他們居然一直無法追到楊開,紫龍簡直不敢相信一個返虛鏡能有如此持續的迅疾度,如此恐怖的毅力和用之不竭的力量。

他早就察覺不對了,楊開的做法讓他有一種在釣魚的感覺——楊開是釣魚之人,而自己等人便是愚蠢的魚兒。

可就算察覺不對,紫龍也無法輕言放棄。

事情都已經到這種程度了,放棄等於失敗,紫龍如何能接受?

所以他咬著牙,追擊在楊開身後。

服用過一次大皇血丹的許巍,再一次變成了皮包骨的模樣,而這一次比上一次的情況更為嚴重,他的雙眸都變得渾濁無比,眸內有點點白芒,端坐在陣法內的枯瘦身軀更是搖搖欲墜,似乎隨時都可能奔赴黃泉的樣子。

紫東來時不時地喝罵他一聲,許巍也沒有力氣回應。

他這種情況,換做一般的武者早就死的硬邦邦了,多虧了許巍是虛王境的強者,才能勉強維持自己最後一口生氣。

不過這一次事情之後,他也肯定是廢人一個了,只怕活不了多久。

而再後方,則是施展了秘術的鬼祖,帶著倪廣和雪月,一邊查探楊開所在的方向,一邊全力奔赴。

孔法吊在最後,似乎沒人知道他的存在。

「時間太久了,老鬼,你確定楊開還活著?沒被紫龍抓到?」倪廣一邊追在鬼祖身後,一邊高聲問道。

「恩,楊小子安然無憂,你放心就是,老夫當日在失落之地在他體內留下了一道萬魂幡的副魂,他若死了,那副魂也必定魂飛魄散,如今老夫就是依靠萬魂幡與副魂之間的微妙聯繫才能確定位置,這一點老夫自然可以肯定。」

「如此便好。」倪廣說話間,瞅了雪月一眼,見她也是大鬆一口氣的樣子,不由地暗嘆一聲。

這一趟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