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有話好說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有話好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宛若遭到了雷霆一擊,呂歸塵的身子驟然朝後飛去,身在半空之中,吐出一口鮮血,如死魚一般跌落在地。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

落地之後,他迅爬起來,驚恐而又忌憚地望著楊開,顫聲道:「你……這不可能!」

他之前沒有去查探楊開的境界修為,因為在他看來,楊開實力肯定不如自己,畢竟當年這小子才不過入聖境爾爾,自己這些年在這片懸空大6上享受濃郁的靈氣和無數天才地寶,修為精進堪稱恐怖,當年自己就比這小子厲害無數倍,如今又怎會不是他的對手?

他就沒把楊開放在眼中!

但是當楊開體內聖元反擊回來的那一瞬間,他就意識到不妙了。

這小子的聖元比自己的要雄渾精純許多,自己返虛兩層境的聖元質量數量跟他一比較起來,簡直就是螢火之光與皓月爭輝!

這讓呂歸塵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

難道這小子已是虛王境?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想起放出神念查探一下楊開。

「返虛三層境!」待確認了楊開的境界之後,呂歸塵面色大變,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腦海中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嘴中只知道喃喃地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呢……」

他無論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感知到的一切,這才幾十年啊,面前的這個小子竟然一躍從入聖境修鍊到了返虛三層境的程度!

這是何等恐怖的度和資質。

難道這鬼地方時間流逝的度跟外界不一樣,自己在這裡待了幾十年,其實外面已經過了幾百年?要不然這小子哪來這麼恐怖的修為?

呂歸塵腦子裡走馬觀花般地閃過種種離奇的念頭,徹底懵了。

見他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楊開不禁冷笑一聲:「無知!」

呂歸塵在紫星之中算不得什麼大人物,能接觸到的信息有限,其實莫說是自己,便是古劍心和紫東來,修鍊的度也絕對不慢。

不過真要對比下來的話。他們比起自己還是有很大不如的。

畢竟他們背後都強大的勢力作為靠山,一切修鍊資源無需愁,還有諸多強者耳提面命,面授玄機。

反倒是自己,一路闖蕩而來,全憑自己的摸索,偶爾遇到一兩個貴人。才得到些許提點。在這一點上,楊開自付與那些大勢力的少主們無法比較,可正是因為這樣,全靠自己摸索,所以對天道武道的感悟,自己要比他們深刻許多。

斜眼看了看他。楊開撇嘴道:「當年沒殺你,現在有些後悔了。」

呂歸塵不禁打了個冷戰,失神的眼眸恢復了少許清明,冷哼道:「你待如何?」

就算楊開的修為境界比自己高出一層那又怎樣?呂歸塵覺得自己若是全力出手的話,楊開未必能輕易殺了自己,所以回過神後,他的語氣也硬了不少。

「瞧你這些年實力進展不錯。天才地寶服用了不少吧?嘖嘖……不過看你身體內聖元浮動,體內雜質良多,看樣子都是生吞活吃的,你知不知道這樣很浪費那些天才地寶的藥效啊,而且吃多了對自身也沒什麼好處。」

聽楊開侃侃而談,呂歸塵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因為他現,對方說的一點錯都沒有。

這些年。他獨自一人在懸空大6上,除了修鍊根本幹不了別的,最初幾年他還想找出逃離此地的方法,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他也就死心了,連鬼祖那樣的人物都在這裡被困了兩千年,他又如何能逃出去?

想明白之後。呂歸塵只求能夠提升實力,有朝一日憑藉自己的能力破碎虛空,逃離這鬼地方。

而要提升實力,自然少不了要服用一些天才地寶。

可他又不是煉丹師。就算在懸空大6上採集到了藥材,也無法煉製,無奈,只能如妖獸一般生吞。

這樣做的結果,便是藥材雜力在他體內越攢越多,極難化解,到了如今,已經開始影響他修鍊了,每一次運轉聖元的時候,經脈都微微酸疼。

他不知道長此以往下去,會有什麼後果,但也知道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現象。

如今他的情況居然被楊開一口說破,呂歸塵不禁眼前一亮:「你知道我的的狀態,你知道化解之法?」

「知道又怎樣?」楊開鼻孔朝天,一副不把他放在眼中的樣子。

「教我!」

「哈哈!」楊開大笑,「你是來講笑話的吧?當年之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當年他被紫星的武者擒拿,更被呂歸塵在體內下達禁制,無法動用聖元,險些死了,這件事楊開可一直沒有忘記。

「都這麼多年了,還提當年之事做什麼,更何況,當年你不是也沒死嗎?快將化解之道教我,我可以給你好處。」呂歸塵急急地道。

楊開嗤笑一聲,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皺了皺眉道:「你的空間戒呢?你在這裡這麼多年,採集了不少天才地寶吧?戒指哪去了?」

「我哪有什麼戒指?」呂歸塵大叫起來,「你不記得了,當年所有人的戒指都被那鬼祖收走了?」

「哦……原來是這樣,我忘記了。」楊開恍然大悟,鬼祖當年為了煉製空間法陣,將落難到這裡的所有人的空間戒都搶走了,只為了抽離空間戒里的那一點點空靈晶。

最後他的試驗以徹底失敗而告終……

「沒有空間戒,這麼說來,你把好東西都藏起來了……」楊開望著呂歸塵道。

「你想做什麼。」呂歸塵面色一沉,看著楊開的表情,就如看著一個欲要搶劫的匪盜,警惕至極,「我告訴你,那些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