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怎麼會這樣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怎麼會這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又逗比了啊……突然現第一千八百零二章的標題錯了,不是「再臨通玄大6」,而應該是「再臨懸空大6」,這個,這個,咦,那邊有飛碟……

…………

撿回一條命的呂歸塵只感覺渾身都軟了,遍體生汗,風一吹,冰冰涼。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你若是敢匡我,我叫你想死都死不了。」楊開冷冷地望著呂歸塵,「說吧,關於這大6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呂歸塵臉色煞白,咕咚吞了口口水,祈求地望著楊開道:「能不能讓這兩隻妖獸先退回去……」

兩雙血色的眸子盯著他,他一顆心臟都噗通噗通亂跳,這種命懸一線的感覺委實不好受。

楊開冷哼一聲,心中下達一個指令,尾冠蛇和星皇龜立刻重新化為金血絲,朝楊開飛回。

呂歸塵不禁抹了一把冷汗,瞧了一眼楊開,現他正不耐地望著自己,連忙道:「我告訴你這個秘密,你能保證不殺我?」

「你的命沒你想的那麼值錢,殺你饒你不過在我一念之間,就看你說的秘密價值大不大了!」

「大!」呂歸塵身軀一震,「本座……咳咳,我敢以性命擔保,你對這個秘密絕對會感興趣。」

「廢話少說,再囉嗦你就死定了。」

「是是是……」呂歸塵身子一抖,不迭地說道:「我若是告訴你,這塊大6誕生了自己的本源之力,你信不信?」

「本源?」楊開眼睛一亮,眸子中爆射出駭人精光,沉聲道:「你如何知曉的?」

「我在這裡待了幾十年啊。」呂歸塵苦笑一聲,「幾年前的某一日,我正在閉關,突然感覺這塊大6的靈氣涌動有些不太尋常,地底更傳來了一個模糊的訊念,我本以為是什麼異寶出世。便放出神念查探,哪裡曉得神念才一放出,便被那股力量牽扯了進去。當時我看到了一團耀眼的光芒,那光芒給我感覺就像是是新生的嬰兒,正好奇地跟我接觸,可當我想一窺究竟的時候,又被它給排斥了出來。我當時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後來仔細想了想,覺得那應該就是這塊大6的本源,至於是不是……我也不敢太肯定。」

他語極快地將這事說完,然後忐忑不安地望著楊開。

「本源!哈哈,看樣子那真的是本源了。」楊開大笑起來。

當年他在懸空大6上,神念穿梭虛空的時候。無意間深入過懸空大6的地底深處,在那裡,他確實見到了一團光的能量,那能量龐大駭人,楊開也不知道是什麼。

那時候他的實力不高,對那團能量無能為力,不過他也留了個心眼。在那團能量之中附上了自己的一道念絲。

正是依靠這一道屬於自己的念絲,楊開才能準確地定位懸空大6的位置,返回此地。

此刻聽呂歸塵這麼一說,楊開立刻確定,那絕對就是本源無疑了!

如果說懸空大6是一顆小巧的星辰,那麼呂歸塵和自己當年看到的,正是星辰本源。

只不過,當年自己看到的星辰本源還在成長之中。並沒有完全誕生,而呂歸塵看到的,則是才剛剛誕生的星辰本源。

這塊懸空大6,若是放任不管的話,在未來還真有機會兌變為一顆真正的修鍊之星。

「少俠,我……」呂歸塵察言觀色,也不知道楊開打算如何處置他。緊張兮兮地開口問道。

「待在那裡別動,敢擅自行動,你就死定了。」楊開說完之後,便感應了一下自己幾十年前留下的念絲所在的位置。身形一晃,便要離開,不過很快,他又回過頭來,扔給呂歸塵一個戒指,道:「把你這些年的收藏全部裝起來。」

話落,他已消失不見。

呂歸塵拿著久違的空間戒,站在原地,瞪大了眼珠子望著楊開消失的位置,好半晌才回過神來,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一臉的心有餘悸。

他剛才根本不知道楊開到底是如何離開的,如此看來,自己與他之間的差距簡直無法計量,可笑自己剛才還以為若是拚死搏鬥的話,最起碼也能給他造成一些創傷。

真要是這麼做了,自己只怕早已死無全屍。

愣了許久,呂歸塵才垂頭喪氣地朝某個方向飛去,準備將自己這些年採集到的好東西裝進戒指中。

天才地寶雖好,可也要有命享用才行,如今楊開的拳頭比他大,他哪還敢有些反抗?

地底深處,楊開費了很大的力氣,這才闖了下來。

這裡應該距離地表最起碼上萬里左右了,而這此地,卻有一塊空曠的空間。

空間正中心位置處,有一團光的能量,散著柔和的光芒。

正是楊開幾十年前看到的那一團能量。

不過此刻的它,似乎比當年更加小了一些,凝練了一些,而且當楊開來到這裡的時候,這一團能量中竟生出一股強烈的排斥之力,欲要將他推出這片空間。

楊開站在原地,坦然若素,任憑那股排斥的力量如何強大,他也不動一下身子。

緊緊地盯著那團光的能量,楊開神色大喜:「果真是本源。」

他是幽暗星的星主,煉化過幽暗星的星辰本源,在這方面自然是有一定的權威的。

懸空大6的這一團本源與幽暗星的本源比較起來雖然有很大的差別,可絕對是本源之力無疑,那其中蘊藏的力量駭人恐怖,非人力能夠抵擋。

「哈哈,竟然將我留下的念絲也融合了進去,這豈不是說就是我的東西了?」楊開又觀察了一會兒,不由地興奮起來。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當年留在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