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悟道丹

第一千八百零六章 悟道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雖然有的藥材藥效流逝,但勝在數目巨大,倒也不是小的收穫。看小說首發推薦去眼快看書

「你沒私藏吧?」楊開斜眼看著呂歸塵。

「不敢不敢。」呂歸塵嚇了一跳,連忙擺手,如今人在屋檐下,他哪裡敢讓楊開找茬?連忙賭咒誓,若自己私藏便天打雷劈云云。

「行了,這裡沒你什麼事了,且退下吧。」楊開不耐地擺了擺手。

呂歸塵卻站在原地沒動,一臉期期艾艾地望著楊開,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還有什麼事?」

「少俠……那個,那個,那個本源……」

「這你也是你能問的?」楊開臉色一沉,眸中寒意陡增,一股無形的神識力量衝擊出去。

呂歸塵頃刻間如遭重創,識海防禦被瞬間撕裂,頭疼欲裂,踉蹌往後退去,臉色都白了。

吃了這一下,呂歸塵大驚失色,立刻知道自己之前猜測的不假,楊開若真想殺他的話,不過如殺雞屠狗……

抬頭望去,面前哪裡還有楊開的蹤跡,他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原地。

苦笑一聲,呂歸塵連忙盤膝坐下,運轉功法,催動聖元療傷。

懸空大6某一處,山清水秀,楊開現身此地。

「風景不錯,就這裡了。」他自語了一聲,然後放出幾隻血獸,讓它們散在四周警戒。

雖然懸空大6上如今只有呂歸塵一個外人,楊開也敢肯定他不敢貿然來打擾自己。但凡事都有個萬一,放出幾隻血獸守護的話。楊開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旋即,他祭出了自己煉丹所用的紫虛鼎,又在空間戒中尋找著藥材。

「煉什麼丹好呢。」楊開神念在空間戒中掃視著。

他這一次煉丹主要是為了引動突破的氣機,所以煉製什麼丹都無所謂,他需要的只是利用煉丹帶動自身融入這天地之中罷了。

「紫陽草,百葉蓮……咦,連空心果都有,齊了。就煉悟道丹好了,正好突破之後,可以服用一下鞏固境界。」很快,楊開便做出了決定。

主要是煉製悟道丹的材料,他如今全部都有,最是方便。

將各種藥材一一取出,擺在自己身邊。楊開這才伸手掐著法決,伸手朝紫虛鼎一指。

神識之火頃刻間灌入其中,紫虛鼎溫度驟然上升。

一株株藥材被楊開有條不紊地投放進丹爐之中,神識之火的大小也時刻變化著,楊開的煉丹之道,前期傳自煉丹真訣。也得到過通玄大6天藏老人的一番指點,後期是傳承自丹道真解,所學無一不是最頂尖的煉丹之術。

再加上他是不是地與夏凝裳在煉丹之道上的探討,所以在煉丹術上,他有不菲的造詣。

各種法印不斷地被打進紫虛鼎中。一個又一個靈陣在鼎內幻滅幻生,楊開的神態專註無比。逐漸地拋棄了所有的雜念,一心撲在煉丹之上。

他的氣息也開始與這天地相溶,似乎整個人都化為了天地的一份子。

煉製一枚靈丹,工序繁冗,並非只是簡單的凝練出藥液,讓藥液在丹爐內相互作用就可以了。

在什麼時候用多大的火候,在什麼時候刻畫什麼樣的靈陣,該用什麼樣的煉丹法決,每一步都有嚴密的講究,做錯一步,時機把握的稍差一步,就有可能煉製失敗,即便成丹,丹藥的品質也不會太高。

煉丹術是及其考究心神和毅力的大道。

楊開有神識之火,在煉丹方面有極好的優越條件,所以他煉製丹藥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比一般煉丹師都要短少很多。

尤其是配合上七彩溫神蓮的恢復功效和他的強大神魂力量,他可以肆無忌憚地動用神識之火。

時間緩緩流逝,紫虛鼎內傳出咕嚕嚕的聲音,那是各種珍貴的藥液在其中相互作用,生神奇的轉變過程。

一縷淡淡的異香從鼎內飄出,嗅之讓人神清氣爽,這是丹藥開始凝結的徵兆。

楊開的臉色卻變得更加凝重,他一招手,一隻在遠處警戒的血獸便化為金血絲,飛射回他的手上。

金血絲如一縷金紅兩色的輕煙,在楊開指尖舞動著。

隨著舞動,金血絲逐漸重新化為金色的光芒,而那紅色則被剔除,凝聚成一團紅霧。

那霧氣之中,隱有獸吼之聲咆哮而出,時而還幻化出一隻妖獸的模樣。

「別鬧,用你煉丹是你最好的歸宿,老實一點。」楊開伸手抓住那一團紅霧,輕笑著說道。

那頗有靈性的紅霧似乎察覺到不妙,不但沒有安穩,反而更加折騰了。

楊開冷哼一聲,直接將紅霧投進了丹爐之中。

丹道真解中,最後一句話可是說過,丹藥有靈,才能稱為靈丹!

楊開參悟很久,才總算明白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丹藥不可能無緣無故地通靈,除非放置時間太久,而且放置在靈氣極為濃郁的環境之中,天時地利,經歷無數年才會生出丹靈這種東西。

既然丹藥無法無緣無故地通靈,那自己給它灌入靈性便可以了。

最好的方法,便是用妖獸的內丹作為丹引!

妖獸內丹中,包涵了妖獸的精氣神,是最好的丹引了。

楊開手上雖然沒有什麼高等級內丹,但是他有血獸。

一樣可以用來當做丹引!

這一次是煉製虛王級靈丹,丹引必不可少,楊開只能藉助血獸一用了,雖然如此一來,血獸會減少一隻,但與悟道丹相比,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血霧被投入紫虛鼎之中,頃刻間。鼎內就彷彿生了什麼不得了的連鎖反應一般,出驚天動地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