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給他一個機會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給他一個機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如今再怎麼後悔也無濟於事,不少忠於天幕府的弟子都從法陣之中站了起來,憤而怒視青年所在的地方。www.pashuw.com

「誰允許你們站起來了?全給我做事去!」青年冷哼一聲,一股澎湃的威壓自身上跌宕開來,下一刻,所有站起的武者全都悶哼一聲,跌坐下去。

這些武者當中根本就沒有入聖境的存在,哪裡抵擋的住青年聖王境的威壓?

青年冷哼一聲,重新將注意力放到面前那女子身上,開口道:「本少看上你是你的榮幸,今晚便由你來服侍本少了!少給我擺什麼臉色,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衣服撕了?」

那女子嬌軀一抖,眼中頓時溢滿了驚駭欲絕的神色。

若是真的當著宗門千人的面被這青年如此凌辱,那她也不用活了。

一念至此,女子悲憤無比,心中不由動了立刻死了的念頭。

她是寧願玉碎,也不為瓦全……

「你要是敢自盡,我就把你們天幕府這千人統統殺光!這鬼地方靈氣稀薄,武者數量卻不少,你以為少了你們天幕府,本少就沒人維持陣法運轉了?」青年冷冷地望著女子。

「混蛋!」女子咬牙咒罵了出來,對方這麼威脅她,她還真不敢有什麼輕舉妄動。

「哈哈!」青年喪心病狂地大笑起來:「再繼續罵,本少就喜歡看你們女人這幅憤怒的樣子,你們越是憤怒,本少越是開心。」

「你這惡魔,總有一天會有人來收拾你的。」

「哼!就憑你們這些渣滓?你們怕是永遠沒這個本事的。」

女子冷聲道:「我們確實沒這個本事,但是有人可以。」

這一刻,她似乎是想起什麼存在。膽怯憤怒的臉上竟浮現出一絲傲然之色。

「是嘛?」青年饒有興緻地打量女子,「說說看,這鬼地方到底有誰能收拾的了本少,本少很期待呢。」

他早就探查過通玄大陸了。這個地方靈氣稀薄。武者的水準普遍低迷,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在這塊大陸上如此放肆。要知道他們現在做的事可是在抽取整個修鍊之星的靈氣,是倒行逆施之為。

一旦被發現的話,整個星域都可能會對他們圍追堵截。

「九天聖地之主!」女子咬著牙,美眸在這一刻變得明亮許多。「總有一天,他會回來,叫你償還一切!」

「九天聖地?」青年皺了皺眉頭,向旁邊一個黑衣人問道:「這裡有這樣一個宗門?」

那黑衣人沉思了一下,答道:「似乎是有,不過在好多年前整個宗門都走空了,也不知道去了哪裡。這裡的人說他們是前往星域了。」

青年淡淡點頭:「前往星域而已,看樣子那九天聖地之主倒是有些手段,竟能從這種地方離開。不過……那又如何?他以為星域是這麼好混的?說不定他們現在早已泯滅在星域某一塊不為人知的地方。」

「九天聖地之主驚才艷艷,當年一統人妖魔三族。豈是你這樣的人能夠揣度?」女子鄙夷地望著青年。

「你似乎很崇拜那個九天聖地之主啊?」青年歪著腦袋望著女子,淡笑道:「那我倒是要看看,當你被凌辱的時候,那什麼九天聖地之主會不會來救你……」

話落,青年忽然伸手一拂。

一道勁氣朝女子襲去,頓時將她身外的寬大長袍切開。

女子驚叫一聲,連連後退。

青年目露邪光,盯向前方,長袍下,雖然還有旁的衣物,但女子的姣好身材卻是無論如何也遮擋不住的,那傲人的雙峰猶如巍峨的高山般,幾欲裂衣而出,讓青年看的食指大動,舔了舔嘴唇道:「不錯,果然是極品,看樣子本少沒有看走眼。」

「你想做什麼?」女子面露驚慌的神色,警惕地盯著對方。

青年冷笑:「既然你這麼崇拜那九天聖地之主,本少自然是要給你個機會,也給他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

旁邊有黑衣人大笑道:「井底之蛙,觀天如井大,這小妞怕是不知道少爺實力有多高,只以為那什麼九天聖地之主是天下第一。她又哪裡曉得,那種人給少主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說的及是!」頓時有人附和道。

青年面上含笑,一副很是受用的表情。

就在這時,青年眉頭一皺,抬頭朝天上望去,下一刻,整個人霍地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死死盯著上方。

在那上空處,一道流星般的光芒,以離弦之箭的速度下墜,頃刻間砸在那六芒星的法陣上。

轟……大地劇烈顫抖,六芒星的法陣光芒瞬息湮滅下去,所有在維持法陣運轉的武者都被一股大力推搡,朝後方飛去。

一時間,人仰馬翻,場面一片混亂。

「少爺小心!」黑衣人中,兩個返虛鏡強者面色一變,齊齊來到青年面前,警惕地注視前方,神念探查出去,似乎是想要查明來人的實力。

可讓他們驚駭欲絕的是,他們的神念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反饋,彷彿那裡根本沒有人存在一樣。

這個發現讓兩名返虛鏡心頭一沉,隱隱有些不妙的感覺。

「什麼人?」青年大怒地吼道。

這六芒星的法陣可是他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布置出來的,眼看著要煉製的東西就要成功了,卻沒想到在關鍵時刻被人給破壞,青年頓時怒火中燒。

「嘿嘿……」法陣中央,傳來一聲怪笑,讓青年渾身一寒,他沉著臉道:「鬼鬼祟祟,朋友既然來了,何不報上姓名?」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還問什麼?」

「我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