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本宗主保證不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本宗主保證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可以看的出來,夏凝裳並非實體,而是一縷魂念顯化,所以只能顯化出一道虛影而已。追小說哪裡快去眼快此刻夏凝裳清澈的眸子中滿是焦急和無奈之色,隱隱還有些憤怒。

反倒是那男子和幾個返虛鏡武者,皆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彷彿吃定了對方似的。

雙方似乎是在對峙著,良久,那中年男子才開口道:「本座已等候多日,不知夏姑娘可曾考慮妥當?能夠給本座一個滿意的答案?」

夏凝裳黛眉一皺,輕聲道:「能夠再寬容些時日?此事事關重大,我需要跟師弟仔細商議,可是如今,我找不到師弟的行蹤。」

中年男子冷哼一聲:「夏姑娘莫不是在開玩笑?本座見你年紀輕輕,竟能煉化星辰本源,所以才生了愛才之心,不願用強,可你如今卻幾番推諉,難道把本座當成傻子了?你若真有事,理當該與你師尊請教才是,怎會要與你師弟商議?真是荒謬!」

「可是……」夏凝裳心想師尊現在的修為連我都不如,哪能比得上師弟?

「沒什麼可是的了。」中年男子極為不耐地打斷了夏凝裳的話,「既然你不願意合作,那本座就抽空了這大陸的天地靈氣,讓它變成一顆死星!至於那星辰本源,你不放,本座不要也罷!到時候本座倒要看看,沒了靈氣的支持,就算你有本源又能保存它多久!或者姑娘有本事讓它起死回生?呵呵,這大陸上怎麼說也有億萬生靈吧……沒了靈氣滋潤,他們怕是不日便要成為枯骨了。」

「等等!」夏凝裳大驚失色,眼中滿是躊躇和無奈的神色。

中年男子冷笑地望著她,面上一片篤定。

雖然與這個姓夏的女子交流不多,但他也看出來了。對方涉世不深,沒什麼閱歷經驗,而且心地善良,不願看到這大陸逐漸走向滅亡。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己才能威脅她將本源放回。

否則本源之力已經被她煉化,除非自己找到她本體所在將其擊殺。搶奪其擁有的星辰本源才行。

可她本體在哪裡,中年男子又哪裡曉得?對方只不過是察覺到這片大陸出了狀況,所以才以一縷魂念降臨而已。除非有大神通,才能順著這道神念。追蹤出夏凝裳本體所在的位置。

見夏凝裳一副極其為難的樣子,中年男子哪裡還不知道自己的威脅已經起了作用?拿那億萬生靈壓在對方身上,小小一個女子又如何承受的了?當下趁熱打鐵道:「夏姑娘,本座也不願行那滅絕人性之事,你若能將本源放回,待本座將其煉化之後,本座自可成為此地的星主。我若為星主,又怎會不替這片大陸考慮?」

「可是……可是你們不是一直在抽取天地靈氣嗎?」夏凝裳不清楚噬靈法陣的霸道和邪惡,一時半會也察覺不到對方的險惡用心。

「破而後立而已。」中年男子淡淡一笑,「具體緣由不便告訴夏姑娘。姑娘只需知道,本源若讓本座煉化,本座必將帶領這片大陸走向繁榮鼎盛!」

「真是如此?」夏凝裳喃喃自問了一聲,雖然她天生善良,心性單純,但不代表她是傻子,她自然一早就看出這中年男子不是什麼好東西了,但是對方的威脅卻是拿捏住了她的軟肋。

不放回本源讓他煉化的話,整個大陸的靈氣遲早要被抽空,屆時就會真的變為一顆死星了。

她身為星主之日,感受到通玄大陸上億萬生靈的生機和脈動,感受過大陸的浮沉榮衰,又怎忍心看著這片大陸成為冰冷的絕地?

夏凝裳是真的徹底沒了主意,內心深處只有一個聲音在呼喊著:師弟你在哪裡?若是你在我這個位置上,又該如何處理?

「小師姐,別聽他瞎扯!」一個聲音忽然回蕩在這地核深處。

夏凝裳霍地抬頭,本能地以為自己思戀過度,出現了幻聽,可是當她看到不遠處一道熟悉的身影從黑暗之中慢慢走出來,看到那熟悉的臉上掛著的笑容的時候,她才意識到,師弟竟真在這種時候出現在自己面前。

夏凝裳嘴巴一癟,險些哭了出來,委屈的要死。

之前幾日,她一直在跟中年男子周旋談條件,纖弱敏感的內心承受了難以想像的壓力,卻依然能很好虛以委蛇,可當這道身影出現的時候,夏凝裳頓時覺得整個人都快垮了下去,一直以來壓在她肩膀上的重擔幾乎要讓她粉身碎骨,當卸下這個重擔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到底承擔了些什麼。

「師弟!」夏凝裳抿嘴呼喚著。

「師姐不哭!」楊開身形一晃,便直接來到了夏凝裳那一縷魂念面前,凝神望著她,咧嘴笑道:「沒事了沒事了,我來了。」

他就好像是在安慰一個小孩子一樣,就差沒在夏凝裳腦袋上拍幾下了。

夏凝裳乖巧地點點頭。

「你是察覺到這裡不對勁,才魂念前來的吧?」楊開一瞅,就明白眼前的狀況了,也只有星主才能做到這種事,如果他願意的話,也可以讓一縷魂念返回幽暗星,只不過對自己的消耗很大就是了,「本體距離魂念太遠,時間久了也不好,容易造成損傷,你且回去,告訴他們我不日便返回宗門,讓他們不必擔心。」

「恩,師弟你小心些。這幾個人……」

「沒事,幾個上不了檯面的垃圾而已。」楊開冷笑一聲。

聽他這麼說,夏凝裳甜甜一笑,再無擔心之意,隨即手掐靈決,魂念顯化的容顏逐漸消散。

就在夏凝裳離開的前一刻,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連忙開口道:「對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