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就憑你們兩個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就憑你們兩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h2武煉巔峰/h2

h1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就憑你們兩個?/h1

divalign=center

通玄大陸,一處人傑地靈,鍾敏毓秀之地。去眼快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此地有九座主峰,環繞而成,本是聞名天下的九天聖地,武力之尊,強者之多,冠絕整個大陸。

不過在好些年前,那九天聖地中的人忽然消失的乾乾淨淨,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去了哪裡。

有傳言說,他們被九天聖地之主帶往了廣袤的星域,也有傳言說,他們招惹了極為強大的存在,被人滅門,種種說辭,不一而足,卻無能知曉內幕。

不過不管怎麼說,九天聖地已經是了無主之地。

許多宗門家族盯上了這塊寶地,在九天聖地的弟子消失殆盡之後,為爭奪這塊寶地,發生過無數次摩擦爭鬥,死傷不計。

最後,這塊寶地淪落到了兩位名叫林宇豪和易正凱的武者手中。

兩人都是閑雲野鶴般的人物,名聲不顯,從不過問世事,只論風花雪月,美酒佳人,一直以遊歷整個大陸,見識各地風情為人生目標。

當日偶然路過九天聖地,見此地靈氣十足,山清水秀,便毫不客氣地將之霸佔。

他們都是入聖三層境的強者,那些阿貓阿狗般的宗門家族哪敢有什麼反抗?雖不甘心,卻也只能罷兵退去。

這一住,便是好幾年的時間,兩人也逐漸習慣了此地,竟留了下來,一直沒有離去。

此刻,在九峰中的某一座主峰上,兩人對坐在涼亭之中,煮茶論道,逍遙自在。

涼亭內,十幾位身段婀娜的妙齡少女服侍在旁,紛紛美眸冒著異樣光芒。流轉在兩人身上,這些少女,皆都是兩人在遊歷大陸之時救回來的女子,或是家破人亡。無家可歸之人。或是被惡徒欺辱,無力反抗之輩。

兩人心性洒脫。不與人爭,不與世爭,風姿不凡,英俊倜儻。雖有入聖三層境的頂尖修為,卻和藹可親,自然是及得這些女子的愛慕敬仰。

此刻,兩人面前的石桌上擺著一副棋盤,黑白兩子縱橫交錯,兩人之棋道與他們的心性也極為吻合,棋盤上不見絲毫肅殺之氣。諸多圍而不殺之局讓人看的嘆為觀止。

「易兄,前日聽到消息,金錢宗也被那伙來歷不明之人給滅門了,門中上下三千人。死了死,逃的逃,剩下的人似乎也全都被奴役了,那些外來之人當真可惡的緊。」林宇豪優雅落下一子,眉宇間隱約有些憂慮之色。

易正凱捻子不落,抬頭看了林宇豪一眼,淡淡道:「林兄是想出山了?」

林宇豪輕笑一聲,打開手上摺扇,隨意地扇了扇,口上道:「當日你我二人結為兄弟,曾發誓言,此生只求自在,不造殺孽,若有違背,天打雷劈,外間之風雲變幻,慘絕人寰,家破人亡,又與我何干?」

「林兄果真如此想?」易正凱似笑非笑地望著林宇豪,一針見血道:「怕不是這樣吧?林兄這幾日心煩意亂,連棋道都有所變化呢。」

後者低頭抽了抽面前的棋盤,訕訕大笑:「哈哈,果真是呢,剛才那一子似乎是落錯了。」

「林兄沒有落錯,只不過……林兄心中有殺念了!」易正凱這般說著,神色凝肅地落下一子,剎那間,整個棋盤上的氛圍陡然一變,由原先的風平浪靜轉變為殺機凜然,那森冷的殺氣似乎是要透出棋盤,直衝九霄。

林宇豪臉色微變,淡淡道:「易兄又何嘗不是?」

易正凱哈哈大笑:「你我果然是兄弟,連心中所想也一樣。」

林宇豪微微嘆息一聲:「這些年來,你我二人只顧自己逍遙自在,卻從未理會過這大陸上他人生死,就連這些丫頭……」

他瞧了一眼環侍在四周的少女們,面上浮現出一絲愧疚:「也是實在看不下眼了,才把她們帶回來的。逍遙了大半輩子了,我有時候在想,這樣的生活真的好嗎?」

「當年骨族復甦,你我二人沒有理會,卻是那人妖魔三族強者,在九天聖地之主的帶領下,擊潰外敵,捍衛了這片大地。若沒有當年的九天聖地之主和那三族強者,你我二人又如何能繼續逍遙下去?只怕早已被骨族吞的骨頭都不剩了,又哪來的今日煮茶論道?」

「不錯。」易正凱頷首道:「林兄所想,正是易某心中所念,當年……應該與人妖魔三族強者共進退啊,便是身死道消,也落個問心無愧。」

「每每想起當年之事,林某就心中難安,這片大地之晴朗是他們用命換回來的,我二人卻肆意享受揮霍,可是我二人……又哪有這個資格。」林宇豪愧笑不已。

易正凱眯起了雙眼:「現在機會來了,林兄要不要與易某一道,效仿那九天聖地之主,彌補當年心中之憾事?」

「自當如此!」林宇豪霍地起身,豪氣干雲,「這片大陸生我養我,又怎能看著那些外來之人肆意妄為?當世之中,也就你我二人修為最強,你我若不出山,誰又能舉得起這錚錚大旗?」

「說的好!」易正凱拍案而起,「既然林兄已有決定,那易某便拼上性命,鼎力相助!」

「就憑你們兩個?」一個不屑的聲音忽然響起。

正意氣風發,熱血奔騰的林宇豪和易正凱兩人就像是被潑了一盆涼水般,整個人陡然間神色大變,扭頭望向四周,口中喝道:「何人鬼鬼祟祟?」

話落,一個青年忽然從不遠處詭異現身,面上掛著一絲輕蔑的笑容,一步步地凌空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