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不知天高地厚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不知天高地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鬼祖一番話說的得體至極,可讓他愕然尷尬的是,他說完之後竟沒有人響應他,整個廣場上近萬弟子彷彿全都傻了一般,目視前方,宛若被誰給施了定身術法,動也不動。看書神器爬書網

他悄悄地扭頭朝楊開望去,赫然現這小子竟跟蘇顏與夏凝裳湊到了一起,也不知在低聲說些什麼,一副你儂我儂的樣子。

混蛋啊!太靠不住了!鬼祖心中大罵。

可就在下一刻,震天般的吶喊聲忽然響起。

「謹遵太上長老教誨,我等必不會讓太上長老和宗主失望!」

「願與太上長老共進退,與宗門同生死!」

「太上長老和宗主放心,我等必定會努力修鍊,讓宗門早日趕星域三大勢力,凌駕整個星域之上。」

「太上長老威武,願聽太上長老號令!」

鬼祖的加入,彷彿為整個凌霄宗注入了一劑活血,讓所有人都變得亢奮起來。

鬼祖這才不著痕迹地呼出一口氣,莫名其妙地,他竟生出一種醜媳婦來見公婆,總算得到了認同的微妙心情……

這事鬧的,自己不是虛王兩層境嗎?自己來這裡不是接受膜拜和享福的嗎?怎麼搞成這樣了?

鬼祖心中一萬個想不明白。

他努力擺出一副高人風範,微微笑道:「今日,是老夫第一次與諸君見面,恩,老夫也沒準備什麼見面禮,這樣吧。老夫便在此地述道三日,講一講老夫本人對武道境界的理解,諸位若是有什麼修鍊上的難題也可以盡數提出,老夫可幫爾等解答。」

此言一出,近萬弟子更加興奮了,情緒雖然激動,但每個人都努力剋制好自己的心情,很有默契地盤膝坐了下來,抬頭仰望鬼祖所在的方向。

聽一個虛王兩層境強者述道的機會可不多,每一個武者。在修鍊的過程中都會或多或少地遇到一些難題。這些難題可能出現在功法上,也可能出現在武技上,又或者是煉化秘寶甚至是本身對武道境界的感悟上,若是無人指導無人交流。只靠自己一人捉摸的話。勢必會浪費大量時間。

如今有個虛王兩層境強者在此傳道解惑。這可是幾輩子都求不來的事情,弟子們哪能不激動?

眾弟子如此給面子,鬼祖也是老懷大慰。清了清嗓子之後,淼淼道音開始回蕩在廣場上,不消片刻,弟子們便皆都流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完全沉浸到他對武道天道的講解當中。

「兩位師姐,多日不見,小弟對你們甚是挂念啊,來來來,讓咱們找個僻靜之處,好好說說話。」楊開見鬼祖遊刃有餘,便沒有再多留的心思了,一手拉著蘇顏,一手拉著夏凝裳,恬不知恥地便往外走。

「師弟!」蘇顏俏臉通紅,嗔了他一眼道:「來日方長,今日太上長老述道解惑,機會難得,我想留下來……」

「我也想留下來……」夏凝裳眼巴巴地望著楊開。

「機會多著呢,你們要是想的話,改天我讓他單獨給你們講。」楊開嘿嘿一笑。

正在台上意氣風的鬼祖聽到這話,險些一個趔趄栽倒在地上,惡狠狠地瞪了楊開一眼,心想老夫何等人物,竟被這小子拿來取悅女子,當真是恥辱啊恥辱。

「這不好吧,太上長老畢竟是太上長老……」夏凝裳有些擔憂。

「沒什麼不好的。」楊開無視了鬼祖的眼神,嘿嘿輕笑道:「他還要找你煉丹呢,等你給他煉丹的時候,讓他給你們傳道就是了。」

「太上長老要找我煉丹嗎?」夏凝裳朝鬼祖那邊瞅了一眼。

鬼祖心頭一震,心想這女子難道就是楊開口中所說的那位虛王級煉丹師?是了,當時他說自己的師姐是一位虛王級煉丹師,而這女子身上確實帶著一股濃郁的丹香味,明顯常年跟丹藥打交道。

果然就是此女!

一念至此,鬼祖連忙擠出一絲笑容,沖夏凝裳微笑頷,不敢有絲毫馬虎大意,同時口中依然不停,繼續述道。

「瞧,太上長老已經答應了。」楊開打蛇順棍上,拉著蘇顏和夏凝裳飛奔而去,也不給兩女遲疑的機會,兩女臉色羞的通紅,紛紛低著頭,不再吭聲了。

半道上,夏凝裳忽然想起一事,開口道:「對了師弟,陽炎姑娘她……」

「我知道!」楊開打斷了她的話。

剛才返回凌霄宗的時候,楊開就已經察覺到了陽炎的神念掃過自己的身體,一閃而逝,所以他幾乎可以肯定,陽炎已經蘇醒!

那被譽為傳說般的星空大帝,已經回歸!

不過他現在沒時間去處理陽炎的事,還是跟蘇顏和夏凝裳先說會話要緊。

……

五日後,百花居。

楊開施施然走了進來,悠一進入,一個妙齡少女便忽然從空中翻滾過來,身在半空之中,纖細苗條的小腿便掃了過來,那小腿上不帶絲毫能量波動,似乎只有肉身之力。

楊開的臉色卻是凝重至極,口中低喝一聲,身子往下一沉,右臂橫擋了過去。

轟……

宛若兩座大山以極快的度撞擊到一塊,空氣中出猛烈的爆破之聲,楊開腳下的地面,驟然化為齏粉,那對楊開忽然起攻擊的妙齡少女卻是驚呼一聲,倒飛了回去。

人在半空中,靈巧地翻了幾滾,優雅地落了下來,一邊彎腰揉了下自己的腿,一邊氣鼓鼓地瞪著楊開:「宗主叔叔你的身體是鋼鐵鑄就的嘛?疼死我了!」

說話間,險些要擠出幾滴眼淚下來。

「小妮子。」楊開笑吟吟地望著她,「每次見到你,都要跟我較量一番,怎麼?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