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你的對手是我

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你的對手是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沙扈與楊開是在幽魂島上認識的,彼此間有些交情,而裂空則是因為與凌霄宗達成了貿易的關係,所以也認識楊開,上次楊開離開海底的時候,海族小公主還送了他一枚海神珠,那裡面可是蘊藏了一海之源,用來修鍊不滅五行劍最好不過。去眼快

此刻見到楊開之後,沙扈和裂空兩人都不禁欣喜非常,卻又焦慮萬分。

沙扈急急道:「楊開,速速離開此地,此人絕非你能夠抵擋!」

「沙老放心。」楊開沖他微笑了一下,「我既然來了,自然不會毫無準備,而且,他本就是沖我來的,倒是連累了你們。沙老和裂空宮主且退下吧。」

說話間,伸手一揮。

一股無形的力量包裹著沙扈,下一刻,他便發現自己與海殿的諸多強者被傳送到了萬里之外,而那包裹著裂空的氣泡也在一揮之下驟然爆碎。

等裂空回過神的時候,他已安然返回到了海神宮。

「宮主!」諸多海族高手大喜過望,連忙衝上來,有幾位海族宿老連忙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療傷聖葯,給裂空服下。

「星主?你還煉化了這顆修鍊之星的星辰本源?」那中年男子眼前一亮,有些詫異地望著楊開。

若非身為星主,以楊開虛王一層境的修為,絕對不可能做到剛才那樣神乎其技的事情,在楊開揮手的那一瞬間,他分明察覺到了法則力量的波動。

「什麼?楊宗主竟是幽暗星的星主?」海殿和海神宮的人雖遠遠觀望。但也將中年男子的話聽的清清楚楚,此刻皆都面色駭然,旋即湧出振奮的表情。

尤其是裂空和沙扈,在得知楊開竟是幽暗星星主之後,原本絕望的眼神中重新燃起了光明。

若是星主的話,在這片天地下,倒真有可能與這莫名其妙的敵人一戰!

「小子,本尊跟你說話呢,你耳朵聾了?」那中年男子見楊開根本沒有搭理他的意思,不禁臉色一沉。咬牙低喝。

想他何等尊貴的身份。何等強大的實力?主動與一個虛王一層境的小子說話對方居然沒有理會的意思,這不禁讓他有些惱羞成怒。

直到這時,楊開才扭頭朝他那邊看了一眼,漫不經心地掏了掏耳朵:「你剛才說什麼?不好意思。海上風大。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沙扈和裂空等人一臉黑線……

他們遠在萬里之外都聽的清清楚楚,楊開近在咫尺,怎麼可能沒聽到?這分明是在藐視對方啊。

心中暗爽。覺得楊開給幽暗星武者長臉的同時又暗暗提心弔膽這般挑釁對方,真的好嘛?

「猖獗的小子!」中年男子嘿嘿笑了起來,「本尊要恭喜你一下,你已成功地激怒了本尊,待會你不會那麼容易死了。」

「我死不死,跟你沒關係,倒是你馬上就要死了。」楊開嘿嘿一笑,面對這個他根本窺探不出深淺的敵人,怡然不懼。

「你這份膽量讓本尊感到欽佩,但只有膽量沒有實力是不行的。」中年男子豎起一根手指,在面前輕輕搖了搖,「小子,乖乖地把溫神蓮和星圖交出來,本尊心情好了,或許還會留你一個全屍,否則的話,本尊不介意讓你嘗遍人間酷刑。」

「想要?你想要的話就自己來拿,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楊開依然面不改色。

「冥頑不靈!」中年男子似乎沒多大耐心,見楊開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口中輕哼一聲,一股精純龐大的神念自識海之中激射出來,朝楊開那邊灌去。

無論是溫神蓮還是星圖,都在楊開的識海之中,中年男子想要搶奪的話,也唯有從識海下手。

楊開終於變了臉色,只感覺自己的識海彷彿被什麼力量狠狠地撞擊了一下,整個人陡然間頭暈目眩,一陣噁心心悸的感覺瀰漫全身,臉色都不禁有些發白了。

轟……

無形的碰撞,楊開識海中驟然浮現出一圈封印法陣,伴隨著一道道威能莫名的禁制之力,直接將中年男子的神念阻擋在外。

「什麼?」中年男子也是大吃一驚。

本以為以自己的實力,能輕鬆侵入到對方識海,奪取溫神蓮和星圖,哪裡曉得這小子的識海中竟有一股讓他都感到戰慄的禁制之力,將他的窺探阻擋在外。

「小子,你的秘密不少啊!」中年男子陰晴不定地望著楊開,臉上閃過一絲狠戾之色,「也罷,待本尊將你拿下,再好好研究研究!」

這般說著,他忽然伸手朝楊開抓了過去。

楊開身邊方圓幾丈的範圍,空間似乎都被鎖死了,一股力量將他緊緊禁錮,要將他拖到中年男子身邊。

楊開察覺不妙,拚命地催動空間秘術,同時調動星辰本源之力,以本源之力震散四周的封鎖,腳步一錯,從原地閃開。

「慢來慢來,你的對手不是我。」楊開再出現的時候,已經身在百丈開外的位置,好整以暇地望著中年男子,臉上掛著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

「笑話,這裡還有比你更強大的武者嗎,連你都不敢與本尊斗,還有誰能擋我?」中年男子冷笑一聲,不為所動。

「你的對手是我!」虛空之中,忽然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那聲音飄渺不定,彷彿從四面八方傳來一樣。

中年男子大驚失色,頭一次露出震駭的神色,厲喝道:「何人鬼鬼祟祟?」

天空中泛起一層漣漪,宛若平靜的湖面被丟下石子,從那漣漪的正中心位置處,一個身穿黑袍的女子漫步走了出來,緊隨在這女子身旁的,還有一個十五六歲模樣的小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