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陽炎離去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陽炎離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兀聖峰眼珠子都快突出來了:「你認得本宗宗主?」

陽炎口中的於鶴齡,正是落星宗宗主,兀聖峰這下是真的有些驚慌失措了,這莫名其妙的女子口氣比天還大,一身修為深不可測,恐怕……還真不是自己能招惹的。爬書網

之前的優越感頃刻間蕩然無存,兀聖峰臉色變幻不已,額頭上逐漸滲出了冷汗。

「給你三息時間,不能讓本宮滿意的話,本宮就自己動手了。」陽炎說著,豎起一根白蔥蔥的手指,口上數道:「一!」

這一聲倒數聲音低沉,一種及其壓抑的氣氛瞬間降臨,兀聖峰慌亂道:「等等,有話好說!」

「二……」陽炎不為所動。

「你休要欺人太甚!我落星宗也不是好惹的,就算你實力比我強有如何?我早已打聽清楚,此片星域並無守護者的存在,你這般多管閑事,到底意欲何為?」

「三!」陽炎口中輕輕地吐出一個音符,然後忽然閃身來到了兀聖峰面前。

「啪……」誰也沒看清楚到底生了什麼,只聽到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緊接著兀聖峰便被打的凌空翻飛出去,半邊臉頃刻間腫了起來。

「你敢打我?」兀聖峰大叫,語氣悲憤到了極點。

「啪……」剛剛站穩的兀聖峰再一次飛出去,右邊臉也開始腫了。

「賤人,別以為我怕了你,本尊不過念你是個女……」

「啪……」

「夠了!」

「啪……」

「打人不打臉……」

「啪……」

「這位姑娘,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啪……」

「前輩手下留情啊……」

「啪……」

「嗚嗚……我錯了,前輩我錯了,我認栽了,住手,別打了……」

萬里之外的沙扈,海底深處的裂空等人,一個個都看的目瞪口呆,就連楊開和林韻兒兩人,都張大了嘴巴,傻傻地望著天空中那極為滑稽的一幕。

之前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兀聖峰,那幾乎無人能擋捭闔縱橫的強者,此刻在陽炎面前竟如三歲孩童一般,毫無反抗之力,任憑他如何躲閃,每一次都被陽炎給抽的結結實實。

清脆的響聲傳入眾人的耳中,聆聽著兀聖峰的掙扎和求饒之聲,眾人心中又是振奮又是戚戚然。

咕咚……楊開吞了口口水,悄悄地了捅了一下林韻兒,問道:「丫頭,你陽炎師叔,最近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恩恩。」林韻兒把腦袋點成了小雞啄米,一副臉上怕怕的樣子,「師叔最近一段時間寡言少語,心情確實不怎麼樣。」

「真是可憐這傢伙了。」楊開微微一嘆。

天空上,兀聖峰一張臉已經被抽成了豬頭,就如同被無數只毒蜂給蟄過一般,看起來可笑至極,整個人氣勢全無,耷拉著腦袋,老實巴交地站在陽炎面前,動也不動,一副聽天由命任憑落的模樣。

陽炎淡淡地望著他,開口道:「本來呢,你敢觸犯星界禁令,我是要取你性命的。」

兀聖峰聞言,身子一顫,驚恐萬分地望著陽炎,擠出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討好地拱著手,口齒不清地道:「前輩……還請高抬貴手,我也是第一次來下位星域,念我初犯,還請前輩饒命啊。」

「哼!」陽炎冷哼著,「若非如此,你以為自己還有命在?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且隨我回星界,便在星門處看守星門三千年吧,將功抵過吧!」

「三……三千年?」兀聖峰大驚失色。

星門處看守三千年,且不說枯燥無味至極,而且因為星門附近的禁制之力,根本無法修鍊,真要是耽誤了三千年,他哪還有什麼前途?

「有意見?」陽炎冷眼望著他。

「沒,沒!」兀聖峰連忙搖頭,「前輩之命,晚輩莫敢不從,這是晚輩的榮幸,呵,呵呵……」

「你別以為本宮不知道你在想什麼。」陽炎冷笑著,「你是不是覺得,等回到星界了,讓於鶴齡那老傢伙出面把你弄回去就可以了?你要是真這麼想,那就大錯特錯了,於鶴齡若是敢出面,本宮讓他也去看守星門三千年!」

兀聖峰立刻瞪大了眼珠子,雙眸之中溢滿了駭然之色,失聲道:「前輩,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自家宗主於鶴齡,在星界之中也算是一位有頭有臉的人物了,可從這女子的口吻中卻不難聽出,她根本沒把宗主放在眼中。

整個星域,有能力有資格這麼說的,只怕不過五十之數,除了那最頂尖的十大強者之外,其他每一個都是帝尊級別的存在。

「本宮是誰,也是你能問的?」陽炎冷哼,伸手一揮,一座宮殿模樣的秘寶便出現在眼前,她沖兀聖峰打了個法決,低喝道:「滾進去!」

下一刻,兀聖峰便被一股力量包裹,不由自主地朝那宮殿模樣的秘寶中衝去。

「帝苑!」兀聖峰一見到這座宮殿模樣的秘寶,便大驚地叫了出來,「原來你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身子便被秘寶給吞沒了。

楊開眯眼望著那宮殿模樣的秘寶,現那赫然便是一直懸浮在凌霄宗上空的帝苑,只不過隨著陽炎的蘇醒,帝苑已經被她給收回了。

兀聖峰被輕易制服,但是沙扈和裂空等人卻不敢上前道謝,反而卻是表情凝重地待在原地。他們知道,這種層次的武者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接觸的,今日所見所聞,已經出了幽暗星無數年來歷史記載的範疇。

或許今日一戰,又會被當做一個傳說來書寫。

半空中,楊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