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仗勢欺人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仗勢欺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紫霄星,星域三大勢力之一紫星的主星。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去眼快杠杠的。

與恆羅商會的水月星,劍盟的劍星並列為整個星域最頂尖的三大修鍊之星,這三顆修鍊之星無論是在天地靈氣的濃郁程度還是物資出產的豐富程度,又或者是武者的平均水準上,都要遙遙領先其他修鍊之星一大截。

若是說修鍊之星也劃為三六九等的話,那通玄大6無疑便是最低等的存在,幽暗星則可以位居中列,皆都遠遠無法與這三顆修鍊之星比較。

紫星城,佔地面積不知幾許,廣袤無邊,一棟棟恢弘的建築林立其中,一條條寬敞的街道縱橫交錯,街道兩旁,各種各樣的店鋪琳琅滿目,行來武者如過江之鯽,數不勝數。

這便是紫星的總舵。

對任何一個紫星武者來說,這都是一個象徵著榮譽和歸屬的城池。

紫星城坐落在一條上好的地脈之上,所以城內的靈氣比起那些靈山大川絲毫不差,那內城處更是靈氣盎然,乃是紫星最為核心的地帶,非紫星重要人員不得入內。

這一日,一道流光從極遠的地方電射而來,在距離紫星城還有百丈左右的時候忽然頓住,光芒散去,露出一個青年的身影。

正是風塵僕僕趕到此地的楊開。

從凌霄宗出,雖然經過兩次級空間法陣的傳送,節省了大量的時間,可楊開還是花費了半年的功夫,獨自從星域之中飛到了紫霄星。

他來這裡的目的很簡單。那便是紫星寶庫中的那一枚星帝令。

當然,若是能有其他的收穫那就更好了,畢竟藏著星帝令的地方是紫星寶庫,總不可能只有一塊令牌。

神念放出,略微地感知了一下,楊開也為這紫星城的恢弘龐大而暗暗心驚,這種規模的城池,怕也只有大勢力能夠建造的起來,能夠維持的下來。

那高達三十丈左右,通體泛著紫光的城牆。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澆築出來的。楊開能很明顯地從中感受到一絲絲強大禁制的氣息。

可以想像,若有外敵來辱,紫星城便可開啟城池大陣,抵禦強敵。

不過……楊開估計也沒那個不長眼的傢伙敢來這裡找不自在。

「這便是紫星城了?」楊開似乎在自言自語。眯眼望著前方。

下一刻。他的耳邊便傳來一絲討好的聲音:「回楊少的話。這確實就是我們紫星的總舵紫星城,楊少好神啊,我這感覺還沒過久。你竟已經到了這裡。」

那聲音極其輕微,而且是是神念傳音,除了楊開之外,其他人不可能聽的到。

赫然便是躲在定魂缽中的紫東來。

楊開敢單槍匹馬闖紫星總舵,自然不是無腦熱血的緣故,他最大的依仗便是紫東來能夠提供的信息,有這個紫星少主作為嚮導,只要小心行事,進那紫星寶庫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當然,前提是這小子別搞什麼鬼才行。

一段時間相處下來,楊開也現了,這小子雖然天資不俗,有資格跟雪月和古劍心相提並論,但在心性方面卻是差之甚遠,此刻的紫東來早已沒了往日的意氣風,戚戚然不過如一隻苟且偷生的喪家之犬罷了,對楊開是畢恭畢敬,不敢有絲毫忤逆。

「果然繁華,這天上的戰艦,都是你們紫星的?」楊開抬頭望向天空,那空中遠方懸浮了不止一艘戰艦,足足有二三十艘的樣子,雖然隔得太遠,楊開無法感知到這些戰艦的檔次,但想來敢停在紫星城的上空,定然不會太差。

「大半是吧。」紫東來傲然答道,「楊少所見,不過冰山一角而已,我紫星與整個星域大小勢力都有貿易往來,或許也有一些其他勢力的戰艦開赴了進來也說不定。」

「恩。」楊開輕輕點頭,「你且收斂氣息,我要進去了。」

「是!」紫東來乖乖答道,連忙躲進了定魂缽內。

楊開邁步走出,朝那高聳的城門處走去,那城門就如巨獸的獸口,與城牆一般高大,另人望而生畏,第一次來到紫星城的武者,絕對會被這城門的威勢所震懾,繼而心生卑微,不敢在紫星城內放肆。

門外排著長長的隊伍,許多武者正在等待進城。

楊開也不想太顯眼,所以便乖乖地落在了隊伍的最後方。

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地有人繳納一定數量的聖晶,領取特製的通行令,走進城內。

驀然,前方傳來不滿的叫聲:「這位大人,為何剛才那人進去你只收取百塊上品聖晶,輪到我卻要收取一千塊?這怕是不合規矩吧?」

「規矩?」一聲冷笑傳來,「老子身為城門守衛,老子的話便是規矩,要麼交聖晶,要麼滾蛋!」

「你……」先前開口說話之人一陣氣結,「你們紫星的武者便是這般仗勢欺人的?我不服!」

正在排隊等候進入的武者們,也大多流露出不悅的神色,但畢竟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所以即便心中不爽,卻也沒人說些什麼。

楊開抬眼朝那邊望去,現正在與城門守衛爭執的是一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穿著很是簡樸,神念掃過,現對方只有聖王兩層境的修為,也不知道出身哪裡,竟為了一千塊上品聖晶在這裡鬧事。

楊開暗暗搖頭,覺得這人處境怕是堪憂了。

「仗勢欺人?」驀然,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眾人順著聲音望去,現一直端坐在一旁的一個老者忽然嘿嘿獰笑了起來,那老者一臉褶皺,看起來老邁至極,起身走起路來也是顫巍巍的,雙手攏在袖中,彷彿馬上就會斃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