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這就是解釋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這就是解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很好笑嘛?」城門守衛也是一臉笑眯眯地看著楊開。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去眼快杠杠的。

「你不會是在講笑話吧?」楊開眯眼瞅著他,現對方竟是怡然不懼地與他對視。

五千,一萬,這點數量的聖晶楊開還真不放在眼中,他有凌霄宗這麼一個龐大的後盾,又經常殺人越貨,空間戒里的聖晶不說有幾億,一億最起碼是有的。

可對方這般得寸進尺,楊開心中頓時不悅起來。

「你覺得我是不是在跟你講笑話呢?小子,難道你也是敵方勢力派來我紫星城的探子?」那城門守衛冷哼一聲,手上通行令輕拍著手掌,優哉游哉地望著楊開,威脅之意甚濃。

此言一出,後方那些排隊等候進城的武者們皆是面色大變。

之前那中年男子的下場他們可是親眼目睹,才生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如今這看起來衣著光鮮的青年難道又要赴對方的後塵?

頓時一個個目光變得憐惜起來,朝楊開望去。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就在楊開心中惱火,準備大鬧一番的時候,背後忽然閃出一個人來,那人輕輕地推了楊開一把,站到城門守衛面前,笑吟吟道:「這位大人說笑了,他自然不可能是什麼探子,他是我們五方商會的人,是隨我一起來辦事的。」

此言一出,那城門守衛愣了一下,就連楊開也怔住了。

他皺眉瞧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現對方竟是個女子。因為背對著自己,倒是看不清面容,不過一頭烏黑的秀在腦後挽成髻,露出修長白皙的頸脖,身穿著一件得體的長裙,將纖細的腰肢勾勒出來,圓臀挺巧,惹人遐想。

在這種時候,竟有人願意替自己出頭?

楊開感覺怪怪的,心中對這女子倒是多了一層好感。

「會長!」倒是後方立刻傳來幾聲驚呼之聲。夾雜了及其慌亂的音調。其中一人更是衝上前來,開口道:「他……」

「閉嘴!」那女子扭過頭,沖說話之人瞪了一眼。

這女子在一群人當中似乎很有威信,一言出。那人當即噤聲。不過卻是沖楊開怒目而視。其餘幾個女子的同伴,同樣表情難看。

「這位大人,你看。我們五方商會也時常會來紫星城交易一些貨物,怎麼會是什麼莫名其妙的探子,小孩子家不懂事,若有冒犯大人的地方,幽夢在這裡給你陪個不是了,還望這位大人多多包涵。」一邊說著,她一邊從空間戒里取出一個袋子來,放在那守衛的手上。

小孩子家……楊開不禁摸了摸鼻子。

守衛輕輕掂量了一下,不禁眼前一亮,嘿嘿笑道:「五方商會?我也有所耳聞,聽聞你們商會的會長叫花幽夢?難道你就是。」

女子淺笑著道:「區區賤名,沒想到也能入了這位大人尊耳,妾身真是榮幸至極。」

「好說好說。」那守衛兩眼放光地望著花幽夢,一臉淫笑的表情:「既然是花會長出面,又繳納了足夠的聖晶,那倒也不是不能通融。」

「多謝大人!」花幽夢大喜。

「不過……」守衛語氣一頓,陰冷著目光望了楊開一眼,開口道:「若是花會長能答應我兩個條件,此事就此揭過,否則的話……哼哼!」

花幽夢笑容一僵,輕聲道:「大人請說。」

「這小子的眼神我很不喜歡,再者之前竟敢出言戲弄於我,讓他給我賠禮道歉。」守衛冷眼瞧著楊開,然後又將目光轉向花幽夢,淫笑一聲道:「第二嘛,花會長遠道而來,待亥時之後本座空閑,想為花會長接風洗塵,不知花會長是否賞臉?就選在城東的醉風樓好了。」

他口上這麼問著,可那語氣卻根本容不得花幽夢拒絕。

花幽夢臉色微變,強笑了一聲道:「這個……改日再說可好?我且讓這小子給大人賠禮道歉。」

說話間,扭頭朝楊開望去,不斷地打眼色。

直到這個時候,楊開才瞧見她的真容。

不禁眼前一亮,看的出來,花幽夢雖不是什麼顛倒眾生之色,但也頗有姿色,而且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成熟的風韻,大概是常年在外奔波,維持五方商會的緣故,整個人都洋溢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氣息,而且近在咫尺之下,此女身上還散著一種讓人迷醉的香氣。

這香氣不是胭脂水粉的味道,而是自然的體香。

難怪這城門守衛一直色眯眯地盯著她瞧,原來是這個原因。

此刻不但花幽夢在偷偷地給他打眼色,其他幾個五方商會的武者也都沖楊開瞪著眼珠子,一臉你敢不從就爆捶你一頓的架勢。

楊開無奈一笑。

他也沒想到只是進個城,竟還鬧出了這些事來。

不過這種時候他也不好指責什麼,畢竟花幽夢也在幫自己……

沉吟了下,楊開沖花幽夢一抱拳道:「花會長一番好意,在下心領了。」

花幽夢黛眉微皺,心中忽然浮現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果然,楊開繼續道:「不過這事因我而起,跟你們無關,且請花會長置身事外吧。」

說完,也不顧花幽夢的驚愕,沖那城門守衛嘿嘿笑了一下:「要我給你賠禮道歉?」

「花會長,這是怎麼回事?看樣子這小子並非你五方商會之人啊?難道花會長是在信口雌黃,欺騙我等?你可知該當何罪?」那城門守衛一點也沒把楊開放在眼中的意思,而是沖花幽夢厲喝起來。

花幽夢也沒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對方竟跟個愣頭青一樣毫不領情,頓時也急的額頭冒出冷汗,連忙擺手道:「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