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把他抓出來

第一千八百四十三章 把他抓出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白大人……」夏經武額頭上冷汗岑岑而下,強擠出一絲笑容,走上前去拱手道:「白大人,小人夏經武,三年前曾與白大人有過一面之緣,不知大人是否還記得小人?」

白正初冷眼瞧著他:「你是哪根蔥?」

「呵呵……」夏經武訕笑著,「大人貴人多忘事,自然是不記得小人的,不過小人跟大人座下的康盛康大人頗有交情,今日之事事出有因,大人能否且進內堂稍作片刻,待小人詳細向您稟告?」

一邊說著,夏經武一邊退下了自己手上的空間戒,不著痕迹地朝白正初遞了過去。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

空間戒里有他的全部家當,幾乎所有的財產都裝在那一枚戒指中,但是他依然毫不猶豫地交出,因為他知道,若是商會無法度過此劫的話,就算有再多的東西也沒命享用了。

「你還認識康盛?」白正初訝然地瞅了夏經武一眼。

夏經武不迭地點頭哈腰:「此乃小人之幸。」

白正初冷笑道:「看樣子康盛這個守衛隊長也不用幹了,怎麼什麼亂七八糟的傢伙都結交?」

此言一出,夏經武臉色大變。

他這一句話就把那叫康盛的守衛隊長拖下水,惹上無妄之災,此事過後,就算白正初不為難他和五方商會,只怕康盛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他與康盛之間的交情,完全是建立在聖晶的基礎上,這種交情簡直脆弱不堪。

「膽子不小。竟敢在眾目睽睽之下賄賂本副統領!」白正初冷哼著,伸手將夏經武的空間戒拿了過來,看都沒看上一眼,直接丟給旁邊的一個隨他而來的武者,「五方商會打人在先,藐視紫星城律法,賄賂本副統領在後,罪加三等,全部給我拿下。」

「是!」一群武者喝了一聲,便朝五方商會諸人包圍過去。

商會之中。除了花幽夢是返虛三層境強者之外。就只有那叫高紅的女子是個返虛一層境了,其他人全都是聖王境的修為,若是花幽夢完好無損的話,或許還有一拼之力。但是她中了夏經武的花雨奇霖。渾身軟弱無力。雖意識清醒卻無法動用聖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兄弟姐妹被擒。

很快,五方商會眾人齊齊被拿下。夏經武和姚慶兩人更是被打的鼻青臉腫。

「人又不是我們打的,你拿我們做什麼?我不服!」姚慶梗著脖子大喊大叫。

「哦?不是你們打的?城門外那麼多人都看見了,打人者正是你們五方商會,難不成還有假?」

「說不是我們打的,就不是我們打的。」姚慶咬牙怒吼著。

「白大人……」高紅神色掙扎了一會兒,揚聲喊道:「回大人的話,打人者確實不是我們商會的人,那人能一招擊敗閔執事,我小小一個五方商會有何德何能請的動如此高手?大人英明神武,不會連這點都想不到吧?」

白正初眼睛一眯,朝高紅望去,冷哼道:「你是在指責本副統領是非不分,辦事不利咯?」

「不敢!」高紅在他的威壓之下嬌軀顫,卻依然咬牙道:「只是大人若是只拿了我們這些無辜之人,卻叫真兇逍遙法外,此事若是叫路統領知曉,不知道路統領會不會覺得大人你是非不分,辦事不利。」

「放肆!」白正初厲喝一聲,神情凶厲。

高紅強撐著精神與他對視。

好一會,白正初才嘿嘿一笑:「想不到,這小小的一個商會裡,竟還有這麼多膽大包天的傢伙,我喜歡!好吧,既然你說打人者不是你們五方商會的,那麼……他在哪裡?」

「他還在此地!」高紅不禁鬆了口氣,連忙答道。

「高紅!」花幽夢俏臉微變,一臉責怪地望著高紅。

高紅凄涼一笑:「會長,那人自己惹了事,總不能讓我們商會來承擔責任。不管你是不是會責怪我,我都必須把他說出來。」

說話間,伸手在花幽夢背後一處穴位一摁,頓時讓花幽夢說不出來話了,只能眼睜睜地瞅著她。

「打人者還在你們商會,你竟敢說他不是你們的人?」白正初冷笑地望著高紅,「你當本副統領是白痴不成?」

高紅沉聲道:「正因為不是我們商會的人,所以小女子才想辦法將其穩住,等待諸位大人駕臨,好讓諸位大人擒拿真兇。」

「伶牙俐齒!」白正初微微一笑,似乎有些滿意這個回答,「好吧,既然如此,你且前頭帶路,我倒要看看是哪個混蛋敢在我紫星城放肆!」

「大人這邊請!」高紅伸手示意,當即前頭帶路去了。

即便是帶路,她也沒有將渾身酥軟的花幽夢放下,而是將其打橫,抱在自己懷裡。

她眯眼朝楊開所在的廂房處望去,神色不斷地變幻著,片刻後,美眸變得堅定起來,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隻手悄悄垂下,手指輕動,有規律地擺動了幾下。

跟在後方的夏經武一瞧,臉色不禁凜然起來。

不大一會功夫,在高紅的帶領下,一群人便熙熙攘攘地擁簇到楊開所在的廂房外。

「大人,那人就在裡面,大人若是不信的話,直管叫他出來當面對峙,便知我等之前所言是真是假。」高紅站到一旁,伸手指著廂房道。

白正初沒有理會她,而是眯眼望著廂房,神念朝內掃視過去。

他確實察覺到裡面有一個人的氣息,不過當他想窺探對方的修為境界的時候,卻現自己的神念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竟從對方的身上穿透了過去,如石沉大海一般。

這個現讓白正初面色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