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久仰大名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久仰大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人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來到此地的,就如他一直在那裡一樣,此人身穿一件散強烈波動的寶甲,肩膀上扛著一桿長槍,頭束玉冠,看起來威風凜凜,就如在戰場上縱橫捭闔,睥睨四方的大將軍。爬書網

其周身所散出來的氣息,讓所有人都不由窒息。

他只憑自身氣息便將五方商會一群人壓了回去,甚至皆受暗傷,不過他的注意力並沒有投在高紅等人身上,而是表情凝重地盯著楊開所在的廂房。

「虛王境!」高紅花容失色,驚呼起來。

對方身上的氣息沒有掩藏,分明就是虛王境才有的氣勢,這個現讓她一顆芳心頓時沉入谷底,意識到這次商會大概是真的在劫難逃了。

「啊!」一聲慘叫傳出,那白正初如破布麻袋一般從房間里飛射出來,鼻青臉腫,比夏經武和姚慶還要悲慘許多,臉腫的跟豬頭一樣,看起來滑稽萬分。

「你們這些垃圾,竟敢打擾本座清修,真是該死啊!」屋內傳來了楊開不滿的聲音,無比囂張。

白正初雖然被打的很慘,但好歹沒有性命之憂,聽到楊開的話之後頓時打了一個哆嗦,匆忙從地上爬起,正要逃離此地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一聲冷哼。白正初身子一僵,抬望去,正好見到那將軍模樣的武者冷眼瞅著他,一副不滿的模樣。

他神色大變,不過很快又大喜起來,連滾帶爬地朝那人衝去,口上叫道:「統領大人,小人見過統領大人,還請統領大人為我等做主。這房裡有個混蛋竟敢在城門處動手傷人,小人聞訊而來想要以正其法,他非但不予配合,竟還再度出手,小人學藝不精不是對手,請大人揚我紫星城威名!」

「知道了。」那將軍打扮的武者冷哼一聲,揮手道:「爾等退下吧,這人是虛王境,你們當然不是對手。」

「虛……虛王境!」白正初咬著舌頭,一臉駭然之色。雖然早已有所猜測,但當聽到統領大人親口說出這話的時候,他還是有些後怕不已。

自己剛才竟跟一個虛王境交手過招。而且還全身而退,並沒有身消道隕……

想到這裡,他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起來。

而五方商會一群人也都呆住了,被高紅抱在懷裡的花幽夢瞪大了美眸,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啊,那個青年竟然是個虛王境?他看起來似乎也沒多大吧?怎麼會是個虛王境強者?

一想起自己竟然在城門處給他出頭。花幽夢就不禁有些臉頰燙。

人家都是虛王境強者了。自己竟有眼無珠地幫他說話,替他出頭……

若不是自己當時插上一腳。以他的修為境界,那城門守衛和閔執事未必敢招惹。畢竟虛王境放在哪裡都是一方強者,紫星也不會白白地去得罪。

反倒是因為自己不自量力的出頭,讓事情變得更麻煩。

想到此處。花幽夢尷尬不已。

反倒是高紅,神情振奮又期待地望著廂房處,她知道,這一次商會是否能夠逃過此劫,就要看屋子裡那人的手段夠不夠硬了。

她本來的打算是將白正初等人引到楊開處,借楊開之手對付他們。

楊開能一招擊傷閔執事,顯然實力不低,白正初跟閔執事一樣都是返虛三層境,楊開既然能打傷閔執事,對付白正初肯定不在話下。

這兩方若是打鬥起來,不管誰贏誰輸,都是他們幾人逃命的機會。

所以她才將楊開供了出來,並且在來的路上,偷偷給夏經武打了個暗號,夏經武也是心領神會。

可惜她的計劃雖然不錯,卻橫空殺出來另外一個強者,斷絕了他們趁機逃命的希望。

這人……高紅悄悄地打量那將軍打扮的武者,結合著剛才白正初的稱呼,驀然明白了對方的身份。

紫星城護衛統領——路天鋒!

「總算是來了個稍微像樣的傢伙。」屋子裡,楊開依然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語氣,彷彿根本沒把路天鋒放在眼中的樣子。

聞言,路天鋒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之色,冷哼道:「稍微有點像樣?閣下口氣不小啊。」

「小不小的,你試試就知道了。」楊開嘿嘿一笑。

「朋友到底何人,為何要在我紫星城如此行事?」路天鋒眉頭一皺,出乎意料地沒有怒,而是謹慎地問了起來。

對方能修鍊到虛王境,顯然不是什麼傻子,既然知道這裡是紫星城還敢放肆,並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回事,無疑擁有強大的實力或者強硬的後台。

路天鋒身為護衛統領,哪能想不到這一點?

所以他的神態也不禁警惕起來。

「想知道我是誰的話,就滾下來跟我說話,你站那麼高的地方,不累嗎?」

路天鋒臉色一冷:「閣下是在挑釁路某?」

「怎麼?路統領沒這個膽量?」

「笑話!」路天鋒大笑一聲,「如此幼稚的伎倆你當本統領看不出?不過……既然你這般有恃無恐,那本統領倒真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若你是哪一路不長眼的牛鬼蛇神,嘿嘿……那就休怪路某對你不客氣了。」

這般說著,他手上長槍一橫,整個人散出滔天氣勢,一步步地朝下方走來。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大氣不敢喘上一口,瞪大眼睛瞧著可能會到來的狂風暴雨,畢竟這是兩位虛王境強者之間的衝突,誰曾見過?

不多時,路天鋒便來到了房門前,他倒也是藝高人膽大,直接推門而入。

吱呀一聲……房門再度關上。

屋內一片靜謐,屋外針落可聞……

沒有打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