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殺你有什麼好處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殺你有什麼好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聞言,楊開面色一變,幾乎是不假思索地一拳轟出,直接打在自己面前的那具枯骨上,嘴上喝道:「痴心妄想!」

這不知多少年前死在此地的枯骨,在一拳下毫無懸念地轟然碎開。

楊開的面色非但沒有放鬆,反而更加凝重了。

「夠果斷,但你選的目標不對!」聲音透著得意傳來,那珠子陡然冒出一團幽光,旋即楊開就看到一張虛幻猙獰的人臉從珠子里飛出,裹著一股黑氣,齜牙咧嘴猶如厲鬼一般朝自己撲來。

那神魂竟沒有隱藏在枯骨中,而是隱藏在那發光的珠子內!

楊開正要再出手攻擊,飛過來的人臉張口就是一聲厲嘯,嘯聲鑽入楊開耳中,腦海驀然象是被千萬根針扎了似的的疼痛起來。

一聲慘哼,楊開的動作也不由一頓,心知剛才聲音所言不假,自己的腦海肯定已經被他做了手腳,否則不可能出現這樣的變故。

趁此機會,人臉大笑著鑽進了楊開的〖體〗內。

身軀一震,楊開整個人都僵硬了起來,連動下眼皮都做不到,就好像自己喪失了身體的掌控。

聲音從〖體〗內傳了過來:「哈哈哈,無知小輩,竟妄想反抗老夫!看老夫抹了你的意識,佔了你身體!」

楊開的神色略微有些驚慌,但眼中卻閃出了不屈的光芒。

「恩,小輩你的身子太差,實力也低不過罷了罷了,還可以將就用了一下。待以後出去了再尋其他的好身子不遲。你放心,老夫佔了你的身子後,你有什麼深仇大恨,我都會幫你了結來吧,乖乖的放棄抵擋,你少些痛苦,老夫也省些時間。」

「做夢!」楊開傳了一個意念過去。

「嘿嘿,事到如今你還想反抗么?被老夫看上是你的運氣,小輩莫要不知足!」人臉果然是聽到了楊開的心聲,怪笑幾聲道:「算了你既然不願意配合,老夫就少不得要動些手段才行,你可得忍著點意識被抹的痛楚,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他好心好意地提醒著,旋即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楊開的腦袋轟然一聲巨響,比起剛才還要痛楚千萬倍的疼痛從那裡傳了過來。

這種痛,不象刀傷是那種來自於神魂的痛苦,不由自主地,楊開的喉嚨里迸一出一聲凄厲至極的慘叫,一身汗水瞬間打濕了衣衫,身體更是打擺子似的顫抖起來。

「自尋苦吃,可怨不得老夫。」人臉冷哼著更劇烈的疼痛也隨之傳來。

楊開感覺自己整個人彷彿都要崩潰了,腦海中的意識也是一陣飄忽不定,猶如風雨中的燭火,隨時都可能湮滅,但唯有那一雙充滿了血絲的眼中,依然還保持著一股倔強和堅持。

「恩?」人臉詫異起來「你怎麼還能抵擋?真是怪事了!」

說話間,楊開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骨頭內傳來了劇烈的溫熱,這股溫熱一散開飄忽不已的神魂安定了下來,就連巨疼也減緩不少。

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吸力直傳腦海。

「這是什麼?」人臉的聲音陡然尖銳恐慌起來,好像遇到了世間最恐怖的事情,驚慌失措「這是什麼?不要,不要,啊!」

伴隨著他的慘叫聲,腦海內驀然清明起來,楊開隱隱感覺到有一個什麼東西,被吸入了自己的金身中。

渾身一輕,楊開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剛才的事情發生的很迅速,從人臉鑽入自己〖體〗內到現在,前後不過十個呼吸的功夫。但楊開卻感覺過了很久很久。

而且成功抵禦了人臉的侵蝕之後,楊開分明察覺到自己的意志力變得更強大了一點。

人臉凄厲的慘呼源源不斷地傳過來,但此刻的他卻象老鼠遇到了貓,聲線尖銳顫抖,連連告饒不停。

微微感受一番,楊開發現那人臉現在正待在自己金身的某一個角落中,臉上的表情誠惶誠恐,瑟瑟發抖。

「少俠,少俠,老夫錯了,你放我出去,我再也不敢了。」人臉驚恐的聲音傳來,他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但是他好像感覺到有一雙不懷好意的眼睛正在盯著自己,猶如望著一盤可口的美餐。

楊開的神色古怪起來。

上次在九陰山谷的時候,金身直接把九陰凝元露給吸收了一半,到現在還存儲在〖體〗內,待自己突破真元境的時候使用。

今天金身竟然又把那個人臉給吸了進去。

雖說楊開也知道金身可以吸納除了陽屬性之外的任何能量,但他萬萬沒想到,連人的神魂它都可以吸納。

強者的神魂也是一種能量,而且絕對是大補的能量!人臉對於金身來說,真的就只是一盤菜。只不過這盤菜肴還沒有做好,必須得讓真陽元氣淬鍊一番才能吸收。

心念一動,沒理會人臉的求饒,楊開默默運轉起真陽訣。

在真陽訣的牽引下,那人臉『總算是從金身內脫困出來。還不等他開心,他就發現自己落身到了一處至陽炙熱的精純能量中。

慘叫聲立馬響了起來:「你在做什麼?快停下來,不要!」

楊開這邊一有動作,他就發現楊開打著什麼主意了。

「少俠,不要這麼做,再這樣下去我就要被煉化了。」

楊開不為所動,真陽訣一遍又一遍地運轉開。隨著時間的流逝,聲音越來越微弱,直到最後微不可查。

但從始至終,他都在求饒,未敢有半分冒犯。

估計差不多了,楊開才停止真陽訣的運轉,又把他送回了金身處。

「多謝……少俠不……不殺之恩。」等了好半晌,那聲音才稍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