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出手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出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黎諾對台下那些武者的叫嚷置若罔聞,側身示意了一下,當即有婢女將那拍賣品呈了上來。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這次倒是沒再故弄玄虛用紅布遮蓋,眾人定眼一瞧,發現那東西赫然像是一塊礦石。

約莫有嬰兒頭顱大小,通體圓潤光華,散發著淡青的色澤。

從那婢女托著它的姿態來看,這件拍賣品並不沉重,所以托起來也不算吃力。

擾攘之聲逐漸平息,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紛紛好奇地打量著,各大包房內,也探出無數道神念,在那拍賣品上不斷掃視。

可沒有一個人瞧出端倪。

就連楊開也是眉頭緊皺,一臉狐疑的神色。

要知道以他如今神識,這世上可是鮮少有什麼東西能讓他無法窺探了,可這東西他卻看不出來,由此可見這最後一件拍賣品即便不是什麼價值連城之物,也絕對差不到哪去。

這讓楊開稍微來了點興趣。

高台上,黎諾輕啟朱唇,嬌聲道:「這東西也是我通天拍賣行無意中得到的,自得到之後便在研究它的用處,可惜我通天拍賣行人才凋零,未能研究透徹,只得出它是一塊上好的煉器材料的結論,今日此地,高人滿座,或許有那位大人能夠慧識珠,知道它的用途也說不定,妾身希望若是哪位大人拍得此物,還請一定要不吝賜教,也好一解妾身心中疑惑。」

「廢話別說了,這東西怎麼拍啊。」底下當即有人不耐地叫嚷起來。

黎諾微微一笑:「最後一件拍賣品。未知的煉器材料,底價……三千萬!」

大廳內,眾多武者在經歷短暫的沉默之後,皆都哄堂大笑起來,顯然是覺得黎諾定的底價有些太過離譜。

黎諾倒是毫不在意,依然面含微笑地站在高台上。

正如她所說,這東西通天拍賣行研究了很久也不知道是什麼作用,即便是春姨也無法判斷它到底有什麼作用,可就算不知道是什麼,也不妨礙它的貴重性。

黎諾曾拿它與一些虛王級的煉器材料對比過。發現無論是哪一種虛王級材料。都不如它。

換句話說,這最起碼是一件虛王級的煉器材料無疑。

東西能賣掉固然好,賣不掉也無所謂,拍賣品流拍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半晌。也沒人出價。最後一件拍賣品眼看著真的是要流拍了。黎諾美眸掃視四方,不禁流露出一絲失望的神色。

「黎姑娘,能把那東西拿來讓本座看看嗎?」忽然。一間包房裡響起一個沉穩的聲音。

黎諾順著聲音望去,發現說話之人赫然便是甲子五號房裡的強者,微微一笑後頷首道:「自無不可,大人且稍等片刻。」

這般說著,她便沖那婢女示意了一番,婢女連忙朝楊開所在的房間走去。

甲子五號房中,楊開眉頭緊皺,眼中稍有一絲凝重。

花幽夢詫異道:「大人,你認得這是什麼東西?」

楊開緩緩搖頭:「不敢確定,得仔細看看才行。」

花幽夢恍然頷首。

另一邊,甲子一號房中,姜長風臉色微變,面露陰狠道:「大長老,說話之人就是那個傢伙。」

公孫良眉頭一揚,眯眼道:「我紫星第三位尊者?」

「不錯!」姜長風正色點頭,「不日前,姜某奉您之命前去邀請這人,卻被他無禮拒絕,姜某特意說明了是大長老有請,他卻根本不賣帳,此人太過目中無人了。」

公孫良摸了摸鬍鬚,冷笑道:「有本事的人才可以目中無人,老夫本想改日抽時間去見見這人,沒想到今日竟在此地偶遇,既如此……那便先好好交流一番吧,老夫倒要看看這位尊者是真有本事還是狐假虎威!」

姜長風聞言一震,眼中露出一絲幸災樂禍之意,心中知道公孫良表面上不在乎,其實心裡還是很膈應楊開不給他面子的。

甲子五號房中,楊開接過那拍賣品,神色凝重地打量著,自身神念凝聚一束,朝其內部窺探過去。

花幽夢和那婢女皆不敢打擾。

初始,毫無異常,不過在某一瞬間,楊開臉色不禁一變,眼珠子霍地瞪圓,宛若被誰給偷襲了一下似得,澎湃的神識之力轟然而出,在身前化為一道屏障。

啪……

一聲細微的輕響傳來,神識防禦竟被瞬間突破,正當楊開神色駭然準備再抵擋的時候,忽然一切又平息了下去。

整個拍賣行內鴉雀無聲,九成九的武者都臉色發白,身軀輕顫。

剛才楊開神念爆發的那一瞬間,就如蟄伏的巨龍從龍窟里探出了頭顱一般,讓每個人都如墜冰窖。

好在這一切來的快去的也快,否則非有人發瘋不可。

包房內,楊開眼中露出驚喜的光芒,一閃而逝,他旋即一臉淡然地將那拍賣品交換給那個婢女,淡淡道:「可以了,你下去吧。」

「是!」那婢女接過拍賣品,大氣也不敢喘一口,急忙離開。

「老夫也想觀摩一番,不知黎諾姑娘可否行個方便?」甲子一號房中,傳來公孫良的聲音。

他委實感到好奇,不知道剛才楊開為什麼忽然爆發出那麼強大的神念波動來,不管是對楊開本身,還是對這最後一件拍賣品,公孫良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大長老要看,自然可以。」黎諾抿嘴微笑著。

那婢女打了個轉,將最後一件拍賣品帶到了公孫良那邊。

公孫良觀摩的時間比楊開要長很多,不過和楊開稍有不同的是,他並沒有弄出楊開那樣的烏龍事。讓大廳內提心弔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