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靈牌碎裂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靈牌碎裂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楊開血洗紫星寶庫的同一時間,紫星宮祠堂內也上演著一出明爭暗鬥的好戲。

紫無極既然決定今日跟公孫良攤牌,自然不會再如之前那般隱忍退讓,今日的他,顯得咄咄逼人,意氣風發。

公孫良無疑發現了這一點,不過他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冷眼旁觀。

諸多紫星高層也隱隱覺得今日氛圍稍有不同,暗暗提心弔膽,好在一切都平穩如常,祭天祭地的儀式安然進行。

半日之後,眾人湧入祠堂之中,準備進行最後一項祭祖儀式。

祭品早已準備妥當,紫星一眾高層分地位高低,實力強弱,分四列在下方肅立,由公孫良洋洋洒洒述說一段,追溯紫星諸位先輩的偉大功績,祠堂內氣氛凝重而肅穆,每個人心中都升起自豪感和認同感,為自己身在紫星而驕傲。

良久,公孫良才神色一肅,朗喝道:「列祖列宗在上,今日無為弟子公孫良,僅代紫星上下祭祀先祖,願先祖在先之靈佑我紫星武運隆昌,萬世不竭,上香!」

當即便有人將準備好的三支龍涎香呈上。

公孫良正準備接過,就在這時,一聲低喝傳來:「大長老且慢!」

公孫良皺眉,扭頭朝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半眯著眼道:「二公子若有事說,且等老夫上完這三炷香,祭祖儀式任何人不得干擾。」

紫無極微微一笑:「大長老說的是,不過無極認為這三炷香交由大長老怕是不妥。」

「老夫乃紫星大長老。給列祖列宗上三炷香而已,有何不妥?」公孫良淡淡道,半眯著的雙眸中透出猶如實質般的威壓,逼視紫無極。

後者卻是怡然不懼,依然面不改色道:「往年這儀式都是由父親大人和大哥主持,如今父親大人和大哥皆不在紫星,這事理當由無極代勞。」

「二公子想要上這三炷香?」

「正是!」

「呵呵,二公子說笑了,主上和少主皆不在紫星,老夫尊為紫星大長老。自當為主上和少主分憂。此事自然無需二公子來操心,你且退下吧。」

「大長老,無極體內流淌著紫家的血脈,紫星又乃我紫家基業。此事無極義不容辭。」

「你堅持如此?」公孫良淡漠地凝視著紫無極。

「望大長老成全。」紫無極不卑不亢地回望過去。

公孫良呵呵微笑著。體內聖元暗暗運轉。欲要給紫無極試壓,上香不過是祭祖的一道程序罷了,但卻代表著非凡的意義。若是今日妥協了,那就意味著認同了紫無極的地位,這種事公孫良自然不會讓它發生。

可讓公孫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是,他這邊聖元才剛一運轉,四周便忽然傳來一陣咔嚓嚓的聲響。

下一刻,無數聲驚呼傳來。

公孫良臉色一沉,掃過紫無極那得意的笑容,隱隱有些不妙的預感。

「這靈牌碎了!」

「什麼?」

「我的天,各位列祖列宗的靈牌竟然碎了。」

四周驟然傳來紫星諸多高層的大呼小叫之聲,公孫良扭頭望去,整個老臉剎那間鐵青無比。

供奉在台上的那些牌位,此刻竟大多都碎裂開來,即便有少數沒有碎裂,也裂出了無數道裂縫,似乎馬上就要崩潰的樣子。

這些牌位,代表的可是紫星曆代祖先,歷代對紫星做出莫大貢獻的大人物,每一個牌位的主人生前都是鼎鼎有名的強者,都是讓紫星上下億萬武者敬服的存在。

他們死後,後人將牌位供奉在此,受萬世敬仰。

他們代表的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

沒人敢對他們不敬!即便是當代紫星主人紫龍,進了這裡也得畢恭畢敬。

可是如今,這些象徵,這些信仰,竟全都要化為塵埃。

公孫良心頭狂震,轉過臉,怒視紫無極。

畢竟那裡面,也有他公孫家的祖先牌位。

還不等他說話,紫無極卻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一副悲愴凄涼,痛不欲生的表情,手指著公孫良,哆嗦道:「大長老……你好狠毒的手段,即便不滿無極以下犯上,小懲大誡也就罷了,竟連列祖列宗的牌位都要震碎,你眼中可還有我紫星!」

公孫良一怔,旋即怒喝道:「紫無極,你少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紫無極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冷笑道:「祠堂內諸多大人皆看的清清楚楚,又怎會讓無極胡說八道?不錯,無極剛才確實冒犯您了,但是您……您也不至於這般做吧?」

「大長老,你太過分了!這裡每一位先祖的牌位,都有一道魂念寄存,你毀了牌位,等於是滅殺了所有先祖的魂念寄身之物,真正的讓他們灰飛煙滅,你如何對得起他們!」當即便有人跟著紫無極叫囂起來。

「欺師滅祖,大長老,你這是要做什麼?」

「大長老,還請跟我等一個交代!」

紫無極身後,一群武者紛紛站了出來,向公孫良指責起來,紫無極面色悲憤,手捂著自己的胸口,但那眼角處卻飛舞著得意的神光。

公孫良面沉如水,到了這時候他哪裡還不知道自己著了人家的道?他剛才確實催動聖元了,不過也只是想稍稍教訓一下紫無極,好讓他別那麼放肆而已,可誰知道就是那聖元的波動,讓這些牌位都碎裂了。

那種程度的聖元波動,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效果。

唯一的解釋,便是這些牌位早就被動了手腳,而他的聖元不過是個引子罷了。

「紫無極!老夫小瞧你了,你竟有如此膽量!」公孫良沒去辯解什麼,而是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