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以一敵二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以一敵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剛才他雖然跟楊開交手過,但只是纏鬥而已,並沒有出全力,可是現在為了得到虛念晶,衝擊那至高的虛王三層境,公孫良可是絲毫沒有留手。

這一擊絕對是他十成十的力量,卻被對方輕易擋下。

不但如此,從對方那邊還傳來一股讓他幾乎無法抵擋的力量,在這股力量下,他彷彿變成了風雨中獨自在大海中飄搖的小船,狂風暴雨中,海浪一波波襲來,隨時都有顛覆的危險。

公孫良心頭大駭,一邊苦苦抵擋來自楊開那邊的能量衝擊,一邊低吼道:「李兄,還不出手!」

他不得不像李茂名求助。

李茂名愁眉苦臉道:「何必呢……何苦呢……」

口中抱怨著,他卻不得不施展出自身的域場,朝楊開逼迫過去。

畢竟他還欠著公孫良的人情,而且如今楊開也已經歸還了尊者令,不算是紫星尊者,他對楊開出手倒也無需有什麼道義上的顧慮。

可他打心眼裡不想與一個跟自己同境界的武者交手,所以這一下只是釋放出域場給楊開試壓而已,並沒有動真格的。

一左一右,兩大虛王兩層境的域場襲來,彷彿兩座大山朝中間擠壓,世間萬物都要被擠成齏粉。

而那擠壓的中心點,便是楊開所處之地。

這讓楊開壓力大增,原本佔據上風的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來抵擋李茂名的域場,公孫良見狀。立刻搶回了主動權,壓制的楊開身子一矮。

他一邊給楊開施壓,一邊咬牙沖楊開厚道:「年輕人,有一句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交出那東西,老夫不再為難你,甚至可以將你奉為紫星的座上之賓,如何?」

「你這話怎麼給人一種勝券在握的感覺?」楊開雖然一臉艱辛的表情,但神態卻是悠然至極,好整以暇地打量著公孫良。

公孫良大笑:「因為老夫本就勝券在握!」

「是……嘛!」楊開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獠牙。第二個字出口的瞬間,自身域場轟然朝外擴散開來。

嗡……

一陣來自心靈上的悸動,四周空間似乎變得不再那麼穩定,如要崩碎。

彷彿平靜的湖面上被丟下一塊大石。楊開域場之威形成肉眼可見的漣漪。朝外擴散。

咔嚓嚓……

有細密的聲響傳出。

公孫良和李茂名同時臉色大變。前者更是驚呼一聲:「怎麼可能?」

他駭然地發現,在自己與李茂名兩人域場的聯合施壓下,楊開不但沒被壓制。反而奮而爆發,將他們的域場片片瓦解。

公孫良心頭狂震!

他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經晉陞了虛王境,三百年前突破到虛王兩層境,在虛王境這個層次上浸淫了上千年之久,也就是說,他的域場淬鍊了足有千年,對域場有自己獨特的感悟和理解,整個星域中能超過他的人也沒幾個。

李茂名也差不多。

可是如今,兩人的域場加起來竟然還不及人家一個,聯手之下反被破解,這說明了什麼,這說明人家的域場威能比兩人都要強大!

這個發現讓公孫良一顆心涼了一截,眼中溢滿了驚恐之色,眸子顫抖起來。

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意識到,楊開一直沒有出過全力。他已儘可能地高估楊開的實力,但到頭來還是發現低估了對方。

「不好!」李茂名大叫一聲,連忙收回自身域場,臉色鐵青。

域場被碎,損壞的可是自身的根基,若碎裂到無法修復的程度,極有可能導致境界跌落,修為下滑,這是任何一個虛王境都無法承受的後果。

好在他見機的快,否則真有這種危險。

他的域場一撤,單靠公孫良一人根本無法抵擋楊開的威勢,半空中傳來密密麻麻的爆裂之聲,伴隨著那些聲音的響起,公孫良的身子一陣陣的輕顫,眼鼻耳口中皆滲出了血絲。

那是自身凝練千年的域場被瓦解的徵兆。

經此一戰,公孫良即便不死,想要修復域場,最起碼也要閉關百年時間了。

這還沒完,楊開望著近在咫尺的公孫良,手上龍骨劍狠狠往下一壓,伴隨著一股似乎能媲美開天闢地的力量,公孫良如破布麻袋一般倒飛了出去。

吼……

響徹天地,悠遠清越的龍吟聲傳出,龍骨劍化為碧綠巨龍,搖曳著龐大的身子,瞪著兩隻比房子還大的眼睛,直追公孫良,張開血盆大口,看那架勢,似乎是要將他一口吞噬。

「龍骨秘寶!」公孫良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雖然剛才楊開取出龍骨劍的時候,他就感覺對方這柄秘寶有些不同凡響,但無論如何他也想不到,這竟是一件由龍骨打造出來的秘寶。

那可是上古聖靈的骸骨!打造的出來的秘寶最起碼也是虛王級檔次的。

那濃如實質般的龍威衝擊著公孫良的神魂和身軀,讓他心中不可抑止地生出恐懼和驚駭。

那是源自本能的恐懼,沒人在面對上古聖靈不生出這種情緒,這是源自於血液的本能!

他一咬舌尖,強迫自己驅散心中的不適,手上掐動法決,聖元狂涌。

下一刻,他那短劍秘寶爆發出光芒,伴隨著一陣扭曲幻化,驟然變為一條巨大的帶魚模樣的存在。

那帶魚模樣的存在身上色彩斑斕,五顏六色,晃的人眼花繚亂,口中獠牙如鋸齒一般密集,迎著碧綠巨龍就沖了過去。

兩件虛王級秘寶化形,在半空中相遇,劇烈的能量波動傳出,整個紫星城一陣地動山搖,下方房屋如流逝萬年歲月腐朽了一般,紛紛爆碎,地面被犁出一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