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大鬧一番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大鬧一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狂師宗殺伐果決,為人狂狷,自不會將楊開一句毫無營養的威脅之言放在心中,說話間,伸手就朝神荼點去,看那架勢是真的要致神荼於死地了。www.pashuw.com、.、

神荼臉色慘白,感受到死亡的氣息籠罩著自己,整個人如墜冰窖。

就在此時,一股玄妙的力量跌宕,楊開忽然消失在原地。

狂師宗眼帘一縮,伸出去的一手驟然握緊,化為拳頭,虛王三層境的強大力量驟然爆發出去,轟向前方的虛空。

在那前方處,楊開鬼魅一般現身,擋在了他和神荼等人的中間,臉色凝重至極,雙手合十,猛地朝前方一推。

秘術,放逐!

空間力量洶湧起來,一個虛空黑洞驟然出現在狂師宗面前,那黑洞就如張開的獸口,欲要將他吞噬,黑洞內混沌一片,空無一物,即便如狂師宗這般強者,在感受到那黑洞內傳來的氣息時也不禁心頭戰慄。

虛王三層境的強大實力,全面爆發出來。

轟……

一聲巨響傳來,張開的黑洞就如一面鏡子被打碎一般,寸寸崩潰開來,但那混亂的空間之力卻是四方濺射,化為無數道攻擊,朝狂師宗覆蓋過去。

「小輩猖狂!」狂師宗勃然大怒,身軀一震,聖元滾滾而出,在體外形成防護,阻擋下那些混亂的空間力量。

咻咻咻……

一道道破空之聲傳出,一條條巨大的如彎月般的能量攻擊。朝狂師宗斬擊過去。

秘術,月刃!

狂師宗眼帘一縮,感受到那月刃中蘊藏的巨大殺傷,再不敢怠慢,張嘴一吐,一柄玉如意般的秘寶被他吐出,一陣扭曲幻化,變為一隻擎天巨禽。

這巨禽生有三隻腦袋,每一個都如房子般大小,翅膀揮動起來。天地間的風系能量聚集。化為無數風刃,朝月刃迎去。

一陣爆碎的聲音響起,月刃和風刃在半空中形成一片密不透風的絞殺區域,似乎能將那片天空都絞碎。

一隻拳頭從那混亂的戰圈中探出。朝狂師宗砸去。拳頭上五彩霞光綻放。赫然便是楊開的不滅劍氣。

狂師宗也是見機的快,同樣一拳迎上。

砰地一聲,狂師宗身軀一震。晃了三晃,立在原地沒動彈,反倒是楊開直接倒飛了回去,身在半空中臉色不禁微微一白,強行運轉聖元,化解侵入體內的能量衝擊。

兩人這一番動手迅如雷霆,許多人都沒看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甚至就連那些虛王一層境的長老,也看的迷迷糊糊,唯有公孫良和李茂名兩人,將整個過程看在眼底。

兩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面面相覷一番,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撼之色。

之前兩人聯手與楊開爭鬥的時候落入下風,就已經知道楊開並非一般的虛王兩層境,他們當時猜測楊開應該有能與三層境交手的資格。

可猜測畢竟是猜測,當不得真,畢竟他們也無法窺測虛王三層境到底有多強。

而此刻,這種事就真的發生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了。

楊開真的與狂師宗對拼幾招,雖然落入了下風,似乎也受了點小傷,但渾然看不到敗勢!

狂師宗是什麼人,那是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整個星域也找不出幾人來,這些虛王三層境每一個都有毀滅一顆星辰的力量,常人根本無法窺測他們的深淺,他們是武道至高的象徵,是不敗的傳說。

楊開卻能在這樣的人面前全身而退。

不僅如此……

他還當著狂師宗的面將恆羅商會的那幾個人帶走了!

這個發現讓李茂名和公孫良徹底傻在原地,一遍遍地捫心自問,若是換做自己,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答案顯然是不能,只怕在狂師宗出第一招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受創,被逼退去了。

紫星城上空,狂師宗臉色變幻不已,並非尷尬和惱怒,而是凝重,他怔怔地望著楊開,一言不發。

對面不遠處,楊開將神荼等人擋在身後,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微微仰起腦袋,與狂師宗對視著。

許久,狂師宗才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空間之力?」

「前輩果然目光如炬!」楊開沖他咧嘴一笑。

「你竟懂的如此偏門的力量?而且還精通如斯!」狂師宗心中狂震,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空間力量,狂師宗自然是聽說過的,在星域之中,在紫星之中,也有人修鍊空間力量,但最多不過入門而已,根本無法利用空間力量來對敵。

可是剛才楊開的那一番動作,顯然說明了他在空間力量上有極深的造詣,否則根本做不到那種瞬移一般的身法,凝為實質的月刃攻擊和虛空黑洞。

這簡直讓人無法相信。

李茂名和公孫良也呆住了,直到此刻他們才知道,楊開剛才動用的竟然是那極為偏門的空間力量。意識到這一點,兩人都不禁臉色難看起來。

這豈不是說,之前楊開與他們動手的時候,還沒有用全力?

以二打一,不但落入下風,連對方的真是實力都沒有逼出來,這種事讓公孫良和李茂名兩人都感到無地自容,面有愧色。

「老先生既然知道,可還有自信留的下我?」另一邊,楊開呵呵笑著,一臉張狂的自信,「我若想走,這天下間還沒人攔得住!」

聽他這麼說,狂師宗竟微微點頭道:「話雖狂了點,但你確實有資格這麼說。」

「前輩知道就好,不如咱們打個商量,今日之事到此為止,我帶著我的幾位朋友離開,前輩也別再計較之前的事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