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力壓群雄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力壓群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局勢陡變,紫星宮上空忽然冒出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玩意,讓每個人都看的眼花繚亂,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吼……」

一聲怒吼響徹雲霄,正在下方的石傀小小,得到楊開的指令,雙拳猛拍胸脯,伴隨著戰鼓般的擂響聲,身軀驟然變大,直接化身為一隻石巨人。

下一刻,它體外冒出熊熊火光,一股讓人驚駭的灼熱之力爆發出來,讓它體表的石質迅速融化。

看上去,它就彷彿穿了一層紉鎧甲一般。

小小的最終變化形態,紉巨人!

單是這樣一個高達十幾丈,渾身流淌著紉的巨人便給人難以想像的壓迫感,更不要說它肩膀上還扛著一根粗大的撼天柱,那重達幾十萬斤的撼天柱拿捏在小小的手上,輕若無物,只是一掃,以它為中心方圓百丈範圍內的房屋,盡皆化為齏粉。

狂暴的力量捲起的氣浪就如大錘一般轟擊在每一個虛王境強者的心房上,讓他們面露忌憚之色。

轟……

法身墜落在地上。

高山一般的法身,如流星一般的墜下,那龐大的衝擊力讓整個紫星城都晃了三晃,即便是遠在外城的房屋,此刻也都有許多裂開的縫隙,那些內城的房屋更不用說,離的近的直接倒塌,即便稍遠一些的也是搖搖欲墜。

楊開立於半空,一臉的悠然之色,輕佻地吹了個口哨。面上掛著一絲肆無忌憚的笑容,凝視著臉色鐵青的狂師宗。

法身緩慢地抬起一隻大腳,朝前方跨出一步。

法身的動作奇慢無比,就好似被人施加了什麼咒印一般,看起來很艱辛,但那一腳踩下,紫星城的某處便多出了一個巨大的腳印,腳印下的一切都不復存在,只留下深深的凹坑……

法身也沒有別的攻擊動作,只是這麼一步步地走著。

但它卻帶來的難以想像的破壞力!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快。快攻擊它!再不阻止它。整個紫星城就完了!」

眾多強者大呼小叫著,不待狂師宗發令,便紛紛施展手段朝法身打了過去。

整整十位虛王境強者,其中更有兩位虛王兩層境。每一個都毫不吝嗇地釋放出自己的秘術。展現出自己的秘寶。匯聚成強大的殺傷,朝法身攻去,企圖阻止法身的動作。

一連串爆響聲傳出。土石紛飛,明亮的光芒綻放,讓人不由自主地眯緊了雙眼。

待到光芒散去之後,眾人定眼一看,心都涼了。

十位虛王境的聯手,竟沒能在第一時間毀去那個龐然大物,雖然它看起來被打去不少石塊,身體表面也變得坑坑窪窪,但這些損失根本影響不到法身的行動,反而激發了它的凶性。

控制法身行動的是楊開的一縷分神,繼承的是楊開的性格和思維,乃至行事方式,怎會容忍被這樣攻擊還不還手?

只見法身雙眸中爆出駭人的凶光,巨大的身子微微往下沉去,一腳抬起,猛地一跺。

咔嚓嚓……

地面上裂出了一道道巨大的溝壑,犬牙交錯,以極快的速度朝四面八方蔓延。

法身雙手一抬,從那碎裂的大地中,無數大大小小的土塊被無形的力量托起,那些土塊,小的只有頭顱大,大的卻足以媲美一件房子。

法身身軀一震,一身怒吼,所有被控制的土塊便如蝗蟲過境一般朝四面八方激射。

這樣的攻擊或許無法傷害虛王境,甚至連返虛鏡都可以輕鬆避開,但那些土石四下紛飛之後,一棟棟宮殿被打穿,一間間房屋被轟塌。

只是短短五息時間,以法身所在之地為中心,半個紫星宮被毀於一旦!

狂師宗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在自家的大本營處,被敵人如此囂張行事,匯聚整個紫星所有高端戰力竟無法阻止對方,這樣的事若是傳揚出去,勢必會淪為整個星域的笑柄,也會成為紫星由史以來最大的污點。

他有心擒賊擒王,無奈楊開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他身上,讓他根本找不到機會。

「唳……」一聲鳥鳴聲傳出,原本安穩地飛舞在楊開頭頂上的火鳥,竟在沒接到命令的情況下直接飛了出去。

楊開眉頭一皺,不知道這傢伙要幹什麼,舉目在場上一掃,待看到一物之後,頓時心頭瞭然了,倒也沒有阻止火鳥的動作。

火鳥去勢極快,雙翅一展,便飛躍了百丈距離。

它直接來到了李茂名的前方,鳥喙一張,一口夾雜著雷電的火焰便如蛟龍出海般噴了出去。

察覺到這火焰中蘊藏的駭人力量,李茂名自是不敢怠慢,匆忙閃開,與此同時,一拍手上的葫蘆,葫蘆里激射出大量的藍焰,那藍焰化為天河,如匹練一般朝火鳥掃去。

見此情景,火鳥眼中浮現出一抹擬人化的狡詐神色,不退反進,一張嘴,就將那藍焰咬在嘴中,同時腹部一漲,伴隨著一陣咕嚕嚕的聲音,讓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它竟直接將那藍焰吸進了肚子里。

一招得手,火鳥頭也不回地朝楊開那邊飛去。

獨留下李茂名張大了嘴巴,傻站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

好一會,他才一拍大腿,失聲痛呼:「啊,我的坤藍冰焰!」

說話間,他不斷地掐動法決,自身神念和聖元齊齊鼓動,想要控制被他煉化的坤藍冰焰脫離火鳥的控制返回,肉眼可見地,火鳥的腹部處一陣鼓脹,起伏不斷,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它腹內放肆。

它的體表,也不斷地閃爍起紅紫藍三色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