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靈氣化絲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靈氣化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好了,都回去吧,如今我紫星迭遭大變,紫龍已死,東來既然與他一起估計也是凶多吉少,紫星不可群龍無,日後紫星便由……」他說到這裡,目光在人群中掃視著。看書神器

公孫良連忙挺了挺胸脯。

「由無極統帥吧,諸人輔佐,聽從號令。」狂師宗又望著公孫良道,「你這一次元氣大傷,還是閉關調養去吧。」

「是!」公孫良雖然面有不甘,卻也不甘反抗,只能沉聲應諾。畢竟狂師宗說的也不錯,他與楊開一戰,損傷根基,若不好好調養的話,極有可能落下隱患,甚至修為跌落。

與紫星之主這個位置比較起來,當然還是自身的實力更為重要一些。

「弟子謝過師祖,弟子定竭盡全力,帶領紫星走向輝煌!」紫無極雖鼻青臉腫,臉色蒼白,但卻振奮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個結果是他最想要的,雖然過程有些波折,但最終他還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

空間夾縫中,恆羅商會的戰艦徐徐航行,四周儘是空間亂流,楊開依然立於艦身之上,自身空間之力跌宕,包裹著整艘戰艦,才讓它沒被捲入那空間亂流內。

空間亂流是最為混亂的空間之力,除非有如楊開這樣的武者疏導引流,否則會絞殺任何闖入其中之物,那混亂的空間之力足以讓虛王三層境粉身碎骨。

戰艦內諸人經歷最初的慌亂之後情緒也逐漸平穩了下來,不但不再驚怕。反而興緻勃勃地開始查探四周的環境。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能進入空間夾縫中,更不可能像他們這樣安然無憂。

可惜空間夾縫內什麼都沒有,讓人不免失望。

經歷了短暫的新奇之後,眾人也就沒那麼大的好奇心了,紛紛自做自事。

許久之後,戰艦才傳來一聲嗡鳴,緊接著,光亮從外面透了進來,漫天的繁星重新印入眾人的眼帘之中。

戰艦又重新回到了星域之中。

楊開身形一晃,現身在人群中。臉色微微有些白。身軀踉蹌。

「楊兄!」神荼眼疾手快,連忙扶了楊開一把。

「無妨!」楊開伸手示意了一下,「只是力量有些透支了而已,休息幾日便無事了。」

他從來沒有試過帶著一整艘戰艦在空間裂縫中穿梭。雖然他如今對空間力量的掌控已經達到了一個新高的程度。可做這樣的事對自己的負荷還是很大的。尤其是在動用寂滅雷珠之後。

不過這麼一弄,他倒也清楚了自己在空間力量上的極限程度,算是小有收穫。

「那你趕緊去休息。這裡交給我了。」神荼急忙道。

花幽夢等人也都關切地望著他。

楊開點點頭:「現在應該安全了,你們小心航行便可,若有什麼事,我自會出現的。」

「放心吧楊兄,黎諾,快給楊兄安排一間廂房。」神荼望向黎諾吩咐道。

「大人請隨我來。」黎諾說著,連忙前方領路去了。

虛級上品戰艦雖然各大勢力都有,但是這一艘虛級上品戰艦乃是神荼專用,代表的是恆羅商會,所以內部裝飾的極為奢華,黎諾將楊開領進最好的廂房便躬身退去了。

楊開來到床上,盤膝而坐,隨意地打量了一下四周,赫然現這房間內靈氣濃郁至極,應該是布置了什麼陣法的緣故。

廂房內還點燃了上等的香料,香氣入鼻,有清心凈神之效。

楊開伸手從自己的空間戒里取出靈丹放入口中,吞服入腹,一邊化解藥效一邊運功調息。

時間悠忽。

約莫六日之後,楊開恢復如初。

在空間夾縫之中,幾乎壓榨潛能的做法讓他對空間力量的運用又有了一層新的領悟,所以恢復過來之後便一直在參悟著。

又過了幾日,楊開才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面上浮現出一絲微笑。

神念放出,戰艦依然安穩地在星空之中航行,艦內諸人也都各司其職,很是太平。

戰艦的最終目的地是恆羅商會的主星水月星,也是楊開這一趟的目的地之一,所以他就既來之則安之了。

就是不知道到了水月星見到雪月之後,她會是什麼表情。

想起雪月,楊開又想起了蘇顏和夏凝裳,然後又想起了扇輕羅……

一聲長嘆,楊開心中滿是愧疚……

他驅散腦海中的負面情緒,雙手掐訣,在自己的廂房中布下一道禁制,旋即取出玄界珠,自己閃身入內。

其實在紫星上,他就可以動用玄界珠,將神荼等人全部帶走,這也是最方便最快捷的做法。

但他並沒有這麼做,畢竟玄界珠的存在太過逆天,內部自成一方天地,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雖說他如今實力變強,星域之中幾乎無人能夠擊殺他,但凡事總還要小心為上,萬一因為玄界珠的存在被什麼人給盯上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玄界珠內,一片安寧。

石傀依然在吞噬太陽真火,楊開來到它旁邊,將之前從紫星寶庫里得到的那些珍貴礦物一股腦地都取了出來,然後丟在石傀面前。

石傀見狀,兩隻黑豆般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圓了,閃爍起熠熠神光,旋即它衝到那些礦物面前,一手抓起一個,使勁往嘴巴里塞去。

也不見它有什麼咀嚼的動作,那些礦物全都被丟進了肚子中,小肚子也不見鼓脹,彷彿它的肚子里也有一方天地。

不大片刻功夫,所有的礦物都消失不見。

石傀眼巴巴地瞅著楊開,一副欲求不滿的表情。

楊開失笑道:「沒了,就這麼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