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一幫妖族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一幫妖族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的慘叫聲一直沒有平息過,直到最後,聲音都已經嘶啞。追書必備

那是一種難以承受的痛苦折磨。

龍鱗每往上移動一分,都讓他感受到千刀萬剮般的痛苦,龍鱗所過之處,血肉和經脈全部糜爛,即便是以楊開的肉身強度,也無法抵擋那龍威侵蝕之力。

好在他的生命力及其頑強,氣血也足夠澎湃,所以自身的修復速度完全跟的上受到損害的速度。

終有一日,那龍鱗所化金光,流淌進楊開的心房中。

砰砰……兩聲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響起,楊開整個人都僵住了,下一刻,胸腔內的心臟徹底停止跳動,被金光包裹,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在遠處觀望,擔憂不已的火鳥流炎和石傀小小大驚失色,第一時間沖了過來,流炎將楊開攙扶起來,臉色凝重地試探他的鼻息和脈搏,小小則在一旁急的上竄下跳卻無能為力。

待察覺到楊開不但連心跳沒了動靜,甚至連呼吸都停止之後,流炎的雙眸不禁一暗,抬眼看向石傀,緩緩搖頭。

小小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響,不斷地悲鳴著,伸出手指指了指流炎,又指了指楊開,雙手不斷地比劃著,似乎是在催促她快點想辦法。

流炎無言以對。

驀然,似乎已經死去過的楊開陡地睜開雙眸,猛烈地吸了一口氣,宛若回魂一般從地上彈跳起來,雙手捂住了胸口位置。眼珠子劇烈顫抖起來。

咚咚……

比任何時候都要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從心房處傳了出來,一聲接著一聲,宛若戰鼓在擂擊,震耳欲聾。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不正常的心跳逐漸變得平穩起來,最終與一般時候無異。

直到這個時候楊開才完全恢復過來,慢慢地站直了身體,眼中滿是心有餘悸之色。

流炎皺眉望著他,確認他並沒有危險之後,這才悄悄地呼了口氣。而小小則單純的多。圍在楊開腳邊跳動著,一臉歡愉的表情。

「差點出了意外,讓你們擔心了。」楊開微微一笑,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他也沒想到。只是融合一片龍鱗竟是如此兇險。之前的一切都進行的無比順利。甚至連龍鱗融合己身也不算艱辛,但是當龍鱗進入心房的時候,楊開驀然生出一種即將死去的感覺。

好在他的身體異於常人。這才憑藉強大的生命力撐了下來,否則的話真可能出問題。

以他虛王兩層境的強大修為,融合龍鱗這麼一片真龍秘寶都險些出了岔子,可以想像這件事是多麼難以達成。

這才僅僅只是第一件真龍秘寶,想要融合第二件,第三件,短時間內怕是不成了,除非等到實力再強大一些,才能去打那龍脊骨和龍珠的主意。

見他已無事,流炎微微點頭,嬌軀一晃,重新化為火鳥,沖向小玄界某一個地方,繼續閉關去了。

石傀站在楊開腳邊,拍了拍楊開的小腿,然後拍拍自己的胸脯,努力把佝僂的腰桿挺直,彷彿是在告訴楊開下次遇到危險別擔心,一切有我……

它一副極為可靠的模樣!

楊開伸手拍了拍它的腦袋,一臉欣然之色。

就在這時,楊開忽然眉頭一皺,神念放出,表情變得古怪起來,他沖小小道:「你也修鍊去吧,外面出了點事,我去看看。」

小小似懂非懂,楊開已經消失不見。

星空之中,本應朝著水月星航行的戰艦,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了下來,而在戰艦外,正在爆發著大戰。

恆羅商會的這艘戰艦上,所搭乘的武者總體水平也不算低,除了楊開之外,還有一位虛王境,那便是通天拍賣行的春姨,只不過她只有虛王一層境罷了。

而在她之下,無論黎諾還是花幽夢,又或者是恆羅商會的其他幾個武者,俱都是返虛鏡的強者,其中還不乏返虛三層境的。

這樣一股戰力已經不算弱小。

可即便如此,恆羅商會這邊也被壓制的叫苦不迭。

春姨正被一位虛王一層境的敵人糾纏著,無法分心他顧,黎諾,花幽夢等幾位返虛三層境也都被各自的對手干擾,只能化整為零,各自為戰。

原本五方商會的夏經武,海棠,姚慶等人面色蒼白,顯然力有不逮。

反倒是敵人數量眾多,有不少敵人四散在旁,並沒有急著出手,而是好整以暇地觀望,似乎在尋找合適的機會。

看的出來,這一場戰鬥並非是剛開始,而是打了很長時間,強如春姨和那另一位虛王境強者,也都有些聖元不濟的樣子。

也正因為彼此都有虛王境強者,所以誰也沒敢下死手。

否則一旦逼的虛王境動怒,只怕兩邊都討不了好。

「楊兄怎地還不出來?」神荼一邊逼退了一個敵人,一邊沖身邊氣喘吁吁的姚慶問道。

姚慶一臉鬱悶道:「我哪裡曉得,此前我就去大人門前呼喚了,可大人始終沒有回應,也不知道大人在做什麼。」

「或許在參悟閉關,否則他絕不會置之不理的。」神荼面上憂心忡忡,有春姨在,雖然不用擔心太多,但萬一出個什麼意外,他們這些人只怕全都要淪為監下囚了。

神荼直感覺自己這一趟出門是如此的倒霉!

平日里開著恆羅商會的戰艦,在星域之中就算是橫著走都沒關係,但凡認得商會標記的武者,無不躲的遠遠的,這一次倒是好,先去捲入了紫星爭權奪利的漩渦,被人拘禁起來,好不容易逃脫了,在回歸的路上居然又遇到這種事,簡直是倒霉透頂。

左右四望,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