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破天月瞳

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破天月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聞言,血蛟頷首,正準備下去給楊開一個了結的時候,那下方大坑中,楊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爬了起來,伸出雙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塵土,輕輕一躍,躍出地面,輕吁一口氣道:「血蛟領主,名不虛傳,這天下間單論肉身和力量,只怕沒幾個勝得過你。追小說哪裡快去眼快」

千眼銀眸驟然一縮,駭然地朝楊開注視過去,神念不斷地在他身上掃視,旋即發現一個讓他驚恐戰慄的信息楊開雖然看似狼狽不堪,渾身上下沾滿塵埃,但卻完全沒有受傷的痕迹。

這怎麼可能?千眼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扣出來放到楊開身上仔細看個清楚。

如血蛟剛才那樣狂猛的一套攻擊,就算是他吃上了,不死也得丟上半條命,對方同樣是個虛王兩層境,怎麼會毫髮無傷?

他的神念根本沒有查探到楊開身上穿戴什麼寶甲,剛才與血蛟動手的時候,對方也根本沒有動用什麼防護秘寶……

這個人族,以肉身硬抗了血蛟的全部攻擊,竟安然無恙?難道說他的肉身比血蛟施展了化蛟之術還要厲害?

這個念頭一起,千眼頓時無法淡定了,一個驚恐的念頭浮現在腦海之中,讓他銀眸亂顫。

另一邊,血蛟也不由地張大嘴巴,傻乎乎地看著楊開,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再無剛才的得意囂張。

「不過如果只是如此的話,還有些不夠啊!」楊開抬頭。淡淡地仰望天空。

血蛟張嘴,似乎是想說什麼,卻發現此刻無論說什麼都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在自己最得意的領域上,被一個人族如此蔑視,血蛟的內心動蕩不安,唯有鮮血,才能洗刷此刻的恥辱!

「血蛟領主,你應該還沒動用全力吧?難得碰到一個肉身力量如此強大的存在,我希望你能……好好陪我玩玩!」

最後幾個字悠一出口,楊開的身子便如炮彈一般朝天上激射了過去。

未到血蛟面前。他的身上驟然浮現出一層淡金色的光暈。這一層淡金色並不是他金血的色彩,而是不滅五行劍中金之劍氣。

金之劍氣縈繞自身,讓楊開整個人看起來就如一柄出鞘的絕世凶劍,劃破長空。直朝血蛟刺去。

攻擊未到。血蛟便感覺到自己毛孔不由自主地收縮起來。遍體生寒,大駭之下,他哪敢掉以輕心?當即怒吼一聲。周身氣血之力大放,整個人變得紅艷艷的,一拳朝楊開砸了過去。

鐺……地一聲響動傳出。

楊開所化金光微微一頓,後退了幾步,但是這一次交鋒卻讓血蛟也不由地往後踉蹌一下,他臉上的表情再無之前的輕鬆寫意,也無法做到全面將楊開壓制了。

滴答,滴答……

幾聲極有節奏的輕響聲傳出,正是鮮血從血蛟拳頭上滴落的動靜。

這一番交鋒,血蛟已經被傷!

金之劍氣鋒銳無匹,無物不斬,楊開雖然沒有將不滅五行劍修鍊到至高境界,但也有所小成了,金之劍氣一出,頃刻間挽回頹勢。

「不過爾爾!」血蛟雖然震撼楊開的手段,但也不能在面子上落了下風,一甩手上的血滴,冷笑一聲。

「是嘛?」楊開咧嘴一笑,「那就請血蛟領主拭目以待吧。」

話落,他身上陡然又浮現出一層光暈,這一層光暈與剛才的金色光暈不同,而是土黃色的。

土之劍氣!

土屬厚重,土之劍氣可化劍氣盾牆,可作為強而有力的防護。而且五行之中,土生金,土之劍氣一出,頃刻間便與金之劍氣遙相呼應起來,不但沒有掩蓋金之劍氣的銳利之意,反而更加增強了幾分。

楊開體外裹著兩色光芒,身形一晃便來到血蛟面前,冷漠地注視著他,抬手出掌刀,一刀砍下。

血蛟眼帘一縮,舉臂橫擋過去。

掌刀划過,鮮血飛濺,血蛟低吼一聲,連連後退,他的兩隻胳膊上,驟然出現了兩道一尺長的傷口,鮮血如噴泉一般從傷口處冒出,頃刻間染紅衣衫。

那傷口深可見骨,血肉翻卷,看起來駭人至極。

疼痛讓血蛟怒發張狂,憤怒吞噬心靈,他怒吼一聲:「小子不要太猖狂了!」

妖族都有這個弊端,一旦動怒的話就會慢慢失去神智,遵從本能行事,即便血蛟已經身為領主級別的強大存在,這種隱藏在骨子裡的特性也依然沒有改變,只不過比起普通的妖族,他能更好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罷了。

而此刻,在施展出化蛟之術的前提下竟然還被楊開兩次打上,這讓他頓時有些惱羞成怒。

他身形一晃,竟然直接化為一條通體血紅,鱗片覆蓋,長達十幾丈有餘的血蛟,瞪大了兩隻銅鈴般的血紅雙眸,怒視楊開,蛟口一張,一道血色光柱從中噴涌而出,直朝楊開襲去。

「血蛟之身!」雲層中,巴鶴眼帘驟縮,萬沒想到楊開在託大甚至全面落入下風之後,竟然還能將血蛟逼迫到這種程度。

化蛟之術是血蛟提升實力的一種手段,但也僅僅只是激發體內的一些祖脈力量而已,可血蛟之身卻是真正地全面激發了,重回血蛟一族幾萬年前的形態。

逼迫血蛟展露出這種形態,那就是要拚命的節奏。

血色光柱摧枯拉朽,直朝楊開面門襲去,粗壯無比,若是楊開被襲中,只怕會徹底包裹在其中。

而那血色光柱之中,不但傳出令人作嘔的氣息,還有無與倫比的腐蝕之力,即便是虛王兩層境被打中也絕不好過。

楊開依然沒有躲閃,只是口中輕喝了一聲:「水來!」

話落,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