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我去看看如何

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我去看看如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父親這些日子愁腸百結,做什麼都不開心,希望這些消息能讓他多些笑顏,我得早點告訴他去。」雪月一臉振奮地道。

楊開有些訝然地望著她,狐疑道:「我若記得沒錯,你不是很痛恨艾歐會長么?怎地如今卻又這麼關切?」

雪月笑了笑:「那是之前的事了,我恨他,是因為我必須時時刻刻保持這種形象,無法以真面目示人,無法按我自己的想法生活。可是現在不同了,這世上……有那麼一個人,知道我的底細,能用正常的眼光看待我,這就足夠了,更何況,他那麼做也是在保護我,他是我父親,我沒有道理去憎恨他。」

說這些話的時候,雪月很甜蜜地笑著,似乎這麼多年來被強加在身上的不幸,因為楊開的出現而全部煙消雲散。

楊開也記得,她在失落之地之中說過,這世上只要有一個人,能用對待尋常女子的方式對待她,那她就滿足了。

楊開微微動容,忽然發現面前這個女扮男裝的尤物,要求竟是如此簡單。

「艾歐會長到底遇到了什麼事?」楊開問道。

雪月神色一黯,低聲道:「是小娘的事……」

「小娘……」楊開愕然,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應該是艾歐會長的現任髮妻。

雪月的母親早已去世,那麼艾歐現在的髮妻她自然應該如此稱呼。

雪月苦澀一笑:「父親他雖然雄霸一方,但對感情之事卻向來極為看重。尤其是對小娘,非常呵護,也是他最為疼愛的女子。一年前,小娘閉關衝擊虛王境的時候出了岔子,導致走火入魔,經脈寸斷,險些當場斃命,父親用大神通壓下了當時了危機,卻依然沒能讓小娘全身而退,那一次之後。小娘便昏迷不醒。生命垂危,這一年來,父親一直想方設法地想要將小娘喚醒,卻沒有成功。」

「突破虛王境的時候出岔子……」楊開悚然一驚。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一位返虛三層境武者。若是在這種關鍵時候出岔子的話。是很容易喪命的,雪月的小娘之所以沒有當場死亡,完全得歸功於艾歐的強大實力。

恆羅商會會長。可是一位老牌的虛王兩層境強者。

「那時候小娘的身體本來破損嚴重,根本就是無力回天之局,可是父親用了逆天之物,將小娘強行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維持住了她的生機。半年前,他又用了某種神物,才將小娘的身體修補好。」

雪月說這話的時候一直望著楊開,雖然她沒有明說艾歐到底用了什麼,但是楊開也知道,能讓人起死回生的寶物這普天之下唯有那麼幾種。

不死原液就是其中一種!

當時在失落之地中,那不老樹上總共誕生了三滴不死原液,三位在場的虛王兩層境商議瓜分了,其中一滴為倪廣所得,一滴為紫龍所得,最後一滴鬼祖沒辦法得到。

楊開最後將整棵不老樹弄走,那一滴也送與了鬼祖。

而紫龍擁有的那一滴,則被楊開留了下來。

半年前艾歐會長動用的神物,絕對是不死原液。

不死原液足以肉白骨,活死人,是世上最珍貴的療傷聖葯,是連虛王三層境都覬覦的東西。

帶著一滴不死原液,就等著多帶了一條性命,艾歐能不假思索地將之給雪月的小娘服用,可見他對其的感情之深。

「小娘的命雖然保住了,可依然沒有醒轉的跡象,這麼長時間下來,父親也找了許多煉丹大師來查探,他自己也仔細觀察過,最終得出一個結論,那便是小娘的神魂已然受到了永久性的損傷,除非能煉製出虛王級的修補神魂的靈丹,否則根本不可能再醒來。而且……即便煉製出了那種靈丹,小娘醒轉的可能性也不大。父親這些日子為小娘的事情幾乎殫精竭慮,我看著……也挺難受的。」

楊開靜靜地聆聽著,慢慢地了解了事情的原委,沉聲問道:「那些煉丹大師有沒有說,要煉製什麼靈丹才能起到作用?」

「太初轉魂丹!」雪月沉聲到。

楊開略一思索,便知道這靈丹需要什麼材料,能起到什麼作用了,因為太初轉魂丹的丹方,就在丹道真解之中有所記載,不禁奇道:「這可是上古靈丹,你們恆羅商會果然人才濟濟,連這種靈丹都知曉。」

他若不是在帝苑之中無意間得到了丹道真解,也不會知道那麼多上古靈丹的丹方。

可是恆羅商會這邊卻有人清楚,不愧是星域三大勢力之一,底蘊非同小可。

「你也知道?」雪月訝然地望著楊開,忽然美眸一亮,開口道:「對了,你是煉丹師!」

當年她被玄陰葵水侵蝕昏迷,正是楊開煉製出一枚生有丹雲的靈丹,將她救下來的,這麼多年來她雖然一心撲在楊開身上,卻一直糾結於如何找到他,如何表露心跡,完全忘記了楊開的另外一個身份。

直到此刻,才驀然醒轉。

不過很快,雪月美眸中的光芒又暗淡了下去,失落道:「那太初轉魂丹據說是虛王級中品靈丹,必須得由虛王級煉丹師出手,才有煉製成功的機會。你雖然是煉丹師,怕也……」

雪月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並非是她不相信楊開的本事,只不過虛王級煉丹師的名頭實在太過唬人了,放眼整個星域也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比虛王三層境武者還要稀少。

楊開年紀輕輕已到虛王兩層境,擁有如此強大的武道修為,又怎可能在丹道上有太高的造詣?

楊開也沒有解釋太多,只是問道:「你那小娘平日對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