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朋友勿怪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朋友勿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殿內,狂風驟起,除了被楊開護住的雪月之外,其他人全都東倒西歪,叫苦連天。

「艾歐會長,這是什麼意思?」楊開眯眼望著面前那熊腰虎背的男子,聲音淡漠。

艾歐神色卻是驚疑不定,一雙眼睛瞪圓了,如猛虎,如昊日,讓人望之生畏,忽然,他大笑一聲:「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小子,你果然了得,倪廣跟我說起你的時候,我還有些不相信,但是現在看來,倪廣似乎小瞧你了,你比月兒的資質高出不止一籌。」

「前輩謬讚,小子不過得了些機緣而已。」楊開回道,神色不卑不亢。

艾歐忽然伸手:「東西拿來。」

雪月站在一旁,本來臉色蒼白,也不明白自己的父親為何一上來就沖楊開下手,不過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驀然有些想明白了。

楊開眉頭一皺,微微沉吟了一下,也是恍然大悟,微笑道:「不知前輩想要找我要什麼東西?」

「你自己心裡清楚!」艾歐顯得有些不耐煩。

楊開道:「前輩若是要我那一滴東西,我可以告訴前輩,即便我給你也無用處,谷夫人現在是神魂受損,那東西只能修補肉身之傷,這一點前輩應該心裡清楚。」

雪月的小娘名叫谷碧湖,這一點在來的路上她就告訴楊開了,所以楊開稱呼一聲谷夫人倒也沒錯。

「我自然知曉。」艾歐沉聲道。

「那前輩就是想要那一顆東西咯?」楊開眉頭一掀,呵呵笑道:「這一點請恕小子無法答應。」

大殿內,一群虛級煉丹師聽的雲里霧裡,都好奇地張望過來,不知道楊開口中所說的一滴東西和一顆東西到底所指何物。

可無論是楊開,艾歐還是雪月,都清楚地明白那到底是什麼。

不死原液,不老樹!

艾歐之所以一上來就沖楊開下手,就是想搶奪他的不老樹,為谷碧湖療傷。不死原液固然無法讓谷碧湖受損的神魂恢復,可不老樹不同,擁有不老樹便能不死不滅,修復神魂簡直輕而易舉。

「你可別告訴我,你已經將之融合!」艾歐雙眸**出駭人的光芒,欲要吃人一般,怒視楊開。

楊開笑而不語。

艾歐一顆心頓時沉入谷底,仔細想想,還真有這個可能。

畢竟根據倪廣的說法,當時進入失落之地的時候,楊開跟雪月一樣,都是返虛三層境而已,可如今才幾年時間啊?這小子竟然已經晉陞到了虛王兩層境!

即便一個武者有再多的機緣,也不大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實力提升如此之高。

唯一一個解釋,那便是機緣巨大!

而融合不老樹顯然是這種機緣。

艾歐不相信般地運轉神念,在楊開身上掃視,駭然地發現楊開體內氣血之力旺盛至極,那隱藏起來的澎湃氣血波動便連他這種強者都感到膽戰心驚。

「你竟真的已經融合!」艾歐失聲驚呼,面色灰敗,眼中殘留的一抹希望忽然斷絕。

他並非因為不老樹這種至寶與自己無緣而心情低落,而是因為無法用不老樹來救治谷碧湖。

楊開沒去解釋,任由他誤會著。

沉默了一陣,艾歐忽然又低喝道:「即便融合了也無妨,你的血液之中必定存有那種寶貝的能量,只需放了你的血,夫人必定有救!」

他現在也是病急亂投醫了,想到一出就是一出。

聽他這麼說,雪月臉色大變,急忙竄了出來,擋在楊開面前,口中低呼道:「爹,不可……」

「你走開,這裡沒你說話的份!」艾歐嘶吼一聲。

「堂堂恆羅商會會長,星域一方霸主,原來也不過如此,果然是聞名不如見面!」楊開冷哼道。

「小子你說什麼,注意你的言辭!」艾歐眼睛一眯。

楊開冷笑不迭:「若不是看在雪月的面子上,我會站在這裡跟你好好說話?就憑你剛才沖我出手,我就可以將你這水天城掀個底朝天。若不是看在你為救治自己的女人心神不穩的份上,今**恆羅商會便要成為過眼雲煙!」

雪月臉色驟然蒼白,連忙扯了扯楊開的衣服,低聲道:「你好好說話!」

楊開笑了笑:「我可以好好說話,不過你父親最好冷靜一些。」

艾歐也是猛地回過神來,意識到站在他面前的並非一個可以隨意揉捏的軟柿子,而是一個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實力幾乎不分上下的虛王兩層境高手!

真要是惹的這種級別的高手動怒,那今日恐怕就真的無法善了了,別的不說,這水天城被毀是鐵板釘釘的事。

「小子夠猖狂。」雖然冷靜了不少,但面子還是不能丟的。

「我剛從紫星過來。」楊開微微一笑,這話說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楊開相信艾歐應該明白自己是什麼意思。

艾歐猛地一怔,愕然地望著楊開,果然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低聲道:「原來是你做的。」

雪月雖然沒有得到紫星那邊變故的消息,但是艾歐身為恆羅商會會長,眼線遍布整個星域,如此大的事,他又怎會不知曉?

在楊開說出這句話之後,他立刻明白,紫星大半年前的變故,始作俑者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那可是狂師宗親自追擊,都無功而返的人傑!即便是他親自上陣,也不敢保證能夠全身而退。

想明白這一點之後,艾歐吸了口氣,頷首道:「是本座剛才失禮了,朋友勿怪!」

朋友……雪月嘴角一抽,心想老爹怎麼跟楊開稱兄道弟起來了,這不是亂了輩分么。她連忙幽怨地看了楊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