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章 我等著

第一千九百章 我等著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神速記住爬書網,給書友提供一個舒適靠譜的無彈窗小說閱讀網。

七彩麋鹿,上古異種,早已絕跡於世。

它的內丹是煉製太初轉魂丹的主材料之一,而它的香囊則是煉製萬年香的主材料之一。

萬年香可以靜氣寧神,一支香可點萬年不滅,武者修鍊之時若是能點燃一支萬年香,那便可保不被心魔侵蝕,念頭通達,對武者的修鍊極有作用。

凌霄宗的升龍殿如今就有一支殘存的萬年香一直飄揚著香氣,那是楊開當年從流炎沙地第六層帶出來的。

凌霄宗的弟子若需閉關突破,都可去升龍殿潛修,那裡不但有萬年香,還有九曲晶玉樹這種武道至寶,幫助弟子們感悟武道天道的真諦。

可以說凌霄宗弟子這些年來修為進展神速,萬年香和九曲晶玉樹功不可沒,若無這兩樣東西存在,如今的凌霄宗整體實力絕對要降低一個檔次。

七彩麋鹿,渾身是寶,無論內丹還是香囊,都難以尋覓。

卻不想恆羅商會竟然搜集到一顆七彩麋鹿的內丹,繞是楊開這樣的人物,也不禁為之震驚。

艾歐說話間,就已經從空間戒中取出了一枚圓滾滾,呈現出七彩光芒的內丹。

「果然是七彩麋鹿的內丹!」宗傲低呼一聲,眼中透出一絲狂熱之色,緊緊地盯著前方。

對任何一個煉丹師來說,這種材料都足以引起他們的興趣。沒有哪個煉丹師不想用珍稀的材料煉製丹藥,看著各種材料在自己手上凝練融合。最後成丹,這是每一個煉丹師都欣慰欣喜的事。

「可惜,這顆內丹應該存放的時間太久了,藥力流逝不少。」宗傲又嘆息一聲,諸多煉丹師都紛紛點頭,表示贊同他的觀點。

因為那內丹上固然有七彩霞光,可光芒並不明亮,反而有些昏暗的感覺,就好似風中搖擺的燭火,隨時可能湮滅。

「是啊。而且……也只找到了一顆內丹。並沒能找到七彩麋鹿的香囊。若有香囊輔佐入葯的話,效果會更好一些。」艾歐也嘆息不斷。

不過不管怎麼說,如今材料已經湊齊,只能那位虛王級宗師左德到來。便可開爐煉丹。救治谷碧湖了。

「前輩。那位左德大師,有沒有說什麼時候會來?」楊開望著艾歐問道。

艾歐苦笑一聲:「消息說,最近幾日會到水天城的。具體什麼時候……我也無法確定,但既然已過去這麼久了,也不急於一時。」

他話雖然這麼說,但任誰都可以瞧出他眼中的急躁之意。

想他堂堂一個虛王兩層境強者,又是恆羅商會的會長,從來只有別人等他的份,什麼時候嘗試過等候別人?也只有虛王級煉丹師這樣的存在,能讓艾歐低頭了,即便心中再急躁苦悶,也只能按捺心情,靜靜等候。

「這位大師的架子……倒是大的很。」楊開輕笑了一聲。

此言一出,艾歐不禁撇了楊開一眼,一副你知我心的模樣。

倒是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忽然聒噪了起來:「閣下這話什麼意思,莫不成是在指責左德大師?」

「恩?我沒有啊。」楊開無辜地扭頭朝聲音來源的方位望去。

只見那邊有一位身穿虛級煉丹師服侍的鷹鉤鼻中年人一臉不滿地望著楊開,冷哼道:「左德大師身為虛王級煉丹師,自然諸事繁忙,有所耽擱是理所當然,閣下這麼說話,是不是對大師太過不敬了?」

楊開眉頭皺了皺,心知這位煉丹師應該很崇敬那個叫左德的傢伙,所以聽不得別人說半句壞話。

仔細地打量了一下他服侍上的標誌,確認對方是個虛級中品煉丹師,楊開也懶得與他糾纏,只是呵呵一笑道:「倒是在下口誤了。」

就如武者崇敬更厲害的強者一樣,在煉丹師這一行,情況尤其明顯,虛級煉丹師已經是地位高崇的存在了,虛王級煉丹師更不得了,放眼整個星域也沒幾位。

那左德大師的崇敬者不計其數,鷹鉤鼻中年人就是其一,眼裡根本揉不得沙子,豈會就這麼善罷甘休:「閣下雖是虛王境強者,但污衊左德大師也是大過,此事不能就此作罷,否則傳揚出去的話,對大師名聲不利,若真如此,你能但當的起?」

被他這麼一頂大帽子扣下來,楊開面色頓時一沉:「那你想怎樣?」

「道歉!等左德大師來此之後,親自給他賠禮道歉!」

「呵呵!」楊開獰笑了一聲,「怎麼?左德大師的名聲是名聲,本座的名聲就不是名聲了?」

楊開自詡好歹也是個虛王兩層境了,有身份有地位有實力,竟只因為一句無心之失,就要給一個素未謀面的煉丹師認錯道歉,這種事他怎麼會做?

他忽然覺得這個鷹鉤鼻中年人,有些太過可笑了點。

「你區區一個武者,如何能與大師相提並論!」鷹鉤鼻中年人竟是絲毫不懼楊開虛王境的身份,一臉鄙夷地望著他。

楊開眯眼道:「我這個區區武者,可以輕鬆取你性命!」

鷹鉤鼻中年人臉色一變,連忙朝艾歐望去,驚駭道:「會長大人,此人竟如此囂張跋扈,不但沒將左德大師放在眼中,竟還敢出言威脅於我,還請會長大人主持公道!」

楊開道:「艾歐會長……也是區區武者!」

鷹鉤鼻中年人頓時張大了嘴巴。

艾歐咧嘴笑了笑,抬頭看天!

鷹鉤鼻中年人的言辭讓他很是不喜,他本就因為谷碧湖的傷勢而心煩意亂,此刻哪會理會這個虛級中品煉丹師的請求?

更何況,楊開剛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