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實話實說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實話實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年百枚虛王級靈丹徹底震住了在場的所有人。

這是一個無論如何都無法拒絕的條件,已經有不少屬於恆羅商會的煉丹師正在給艾歐悄悄打眼色了,示意他趕緊答應下來,不必猶豫。

他們這般催促艾歐,一方面是為了商會考慮,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自己。

只要這事能成,日後左德大師必定會常住水天城,那他們也有機會跟左德大師多多交流,多多請教了。

可艾歐並沒有如他們所願。

「艾歐會長莫非覺得……老夫誠意不夠?」左德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他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卻依然沒有得到艾歐的正面回應,這讓他有些意外,更有些惱怒,「又或者,是艾歐會長覺得老夫這孫女配不上三少?」

艾歐額頭上不禁滲出了細微的冷汗,連忙擺手道:「自然不是,靈兒姑娘這般人物,能看中雪月是這混小子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又怎會配不上?」

「既如此,會長大人您還在猶豫什麼?」詹元望著艾歐道:「三公子一表人才,靈兒姑娘天香國色,兩人珠聯璧合,正是天生一對,地造一雙啊!」

艾歐淡淡地看了詹元一眼,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傢伙。

以前怎麼不覺得這傢伙如此討厭呢?今天怎麼看怎麼不順眼。

「詹大師說的不錯……」艾歐心中雖然膈應,但礙於左德的面子,還是不得不稱呼詹元一聲大師,以前都是直接喊他名字的,「只是……」

「只是什麼?」左德的聲音極冷,已經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了,顯然心情極差。

「只是……」

「大師恕罪,其實是雪月自己的問題。」雪月見父親為難,主動走上前去,抱拳道:「雪月心中已有所屬之人,早已與對方約定長相廝守,不離不棄,還請大師見諒!」

一旁,左靈聽到這話頓時有些搖搖欲墜,俏臉蒼白地望著雪月,眼眶處微微變紅,隱有淚水要流下來的樣子。

雪月轉過身,看著左靈道:「靈兒妹妹,我們從小便認識,雖然在一起的時間並不多,但我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妹妹,對你並無別的想法,妹妹你的情意……請恕雪月無福消受!」

左靈本就委屈至極,現在更是哇地一聲哭了出來,那叫一個梨花帶雨,聞者落淚,見者傷心啊!

不少人都露出不忍的神色。

左德的老臉陰沉的幾乎能刮下一層寒霜。

「我不管,我不管!」左靈忽然又抓住左德的胳膊搖晃了起來,一邊晃一邊喊道:「我只要跟雪月哥哥在一起,爺爺你快想想辦法,爺爺你不是無所不能嘛,快想想辦法,要是不能嫁給雪月哥哥,靈兒……靈兒就不活了!」

眾人頓時一臉黑線。

見左靈如此胡鬧,大家頓時都明白,應該是平日里給左德慣壞了的緣故,否則在這大庭廣眾之下,一個姑娘家怎會這麼口不擇言?

左德也是一臉心疼加無奈,聞言拍了拍左靈的手背,寬慰道:「先別哭了。爺爺不是正在跟艾歐會長商談此事么?你若是再哭,爺爺現在就回去了,日後再也不來這水天城,讓你一輩子見不到三公子!」

這一招果然奏效,左靈一聽,頓時止住哭聲,卻抑制不住哽咽,秀氣的肩頭不斷聳動,一臉幽怨地望著雪月。

雪月內心無奈,撇開目光,知道現在是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的時候,哪會心軟?

一旁,艾歐卻是心頭一沉,以他的精明,哪裡還聽不出左德剛才那話明的是在寬慰左靈,實則是在威脅自己。

那話的意思很明顯了,若是不能讓他孫女滿意,他馬上就會離開水天城,一輩子不會踏足!

那就意味著恆羅商會將要失去唯一一個供奉的虛王級煉丹師!這對整個商會來說不但是實際利益上的打擊,也是名譽上的打擊。

若真如此的話,那日後商會還能聘用到虛王級的煉丹師或者煉器師么?

答案顯然是不能,除非自己培養一個出來,可虛王級的煉丹師和煉器師,又怎是這般容易培養的,這兩大職業虛王級的誕生,比武者晉陞虛王三層境還要艱辛。

否則這世上站在巔峰的煉丹師和煉器師也不會這麼稀少了,他艾歐也不至於被左德如此為難還不得不忍氣吞聲,笑臉相陪。

艾歐忽然覺得,這一天是他這輩子過的最憋屈的一天。

「艾歐會長。」左德放緩了語氣,開口說道:「你也看到了,這丫頭現在一意孤行,老夫實在拿她沒有辦法,但三公子既然已經心有所屬,老夫倒也不能強人所難,棒打鴛鴦,否則傳揚出去,老夫可要被千夫所指了。不如這樣,老夫給你和三公子幾日時間,好好考慮一番,再給老夫答覆,如何?這幾日老夫就帶著靈兒住在水天城裡,什麼時候你們考慮好了,什麼時候再來找老夫。」

他是吃准了艾歐心情迫切要自己煉製太初轉魂丹,所以才會說這樣的話。

果然,艾歐露出一副為難的模樣,想請左德先將太初轉魂丹煉製出來,卻無論如何也開不了這個口,而且他也知道,就算是自己厚著臉皮開口了,左德肯定也會找借口推辭的。

比如說心情不好啊,比如說左靈干擾啊……

與其自討沒趣,還不如不說。

他的目光落向雪月,心中考慮著是不是先答應了左德的要求,等將谷碧湖救治好了,再去善後。

可是雪月畢竟是女兒身,真要是答應了,就意味著徹底得罪左德了!

艾歐一個頭兩個大,從來沒有什麼事能讓他如此為難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