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龍天傷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 龍天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手下若有一位虛王兩層境強者可供驅使,再配合左德虛王級煉丹師的身份,那便意味著在整個星域之中,唯我獨尊!

左德不可避免地心動了,儘管他覺得這是楊開下的一個套,可出於對自身煉丹術的自信,還是忍不住想要一口答應下來。

「楊開!」雪月一聲驚呼,似乎是想要勸說,卻被楊開舉手阻攔了下來。

他凝視著左德,淡淡道:「楊某不才,如今有虛王兩層境的修為,而且正是身強體壯之時,活個幾千年應該沒什麼問題,給大師你當一千年保鏢,時間上綽綽有餘,就是不知道大師敢不敢接這個賭注了。」

艾歐動容,諸多煉丹師動容,都為楊開的驚人舉動而震撼。

左德的臉色好一陣變幻,頷首道:「你說的不錯,這個提議讓老夫著實心動!但只做保鏢卻是不夠,老夫要你言聽計從!」

此言一出,艾歐臉色一沉,顯得很是不快。

虛王境強者,哪個不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就算在面對左德的時候收斂氣焰,那也是出於對他的尊敬,楊開說要給左德當一千年保鏢,在艾歐看來就已經是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是極難忍受之事,換做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答應的。

可左德非但不知足,竟還要楊開對他言聽計從。

這已經不單單是保鏢了,而是奴僕!

保鏢只需要負責保護左德的人身安全,但是奴僕就不一樣了。奴僕需要完成左德下達的各種命令,完全放棄自己的尊嚴。

這是對虛王境強者的侮辱!是蔑視!

艾歐也是虛王境強者,而且還跟楊開一樣,都是虛王兩層境,對他此刻的處境感同身受,不可避免地生出怒火。

左德似乎也沒想到楊開答應的如此爽快,他本以為對方會要跟自己討價還價的,他這麼提議,也只是想儘可能地多撈點好處,甚至心裡也迅速地想出了好幾個備用的方案。比如說要讓楊開無條件地聽從他的命令多少次之類……

卻不想毫無用武之地。一時間有些愣了,不過很快,他又開口道:「一千年不夠,兩千年!」

「好!」楊開又一次想都沒想地答應了下來。

「左德大師!」艾歐忽然沉喝了一聲。「這個提議是不是有些過了?」

他終於無法忍耐自己心中的怒火了。左德遲遲趕到水天城就算了。拿雪月的婚事要挾自己更算了,此刻竟然還如此獅子大開口,直接將一千年的期限加到了兩千年。

兩千年的束縛。誰能忍受?

艾歐不能忍。

不管怎麼說,楊開會提議跟左德比拼煉丹術都是在為谷碧湖考慮,艾歐雖然不知道楊開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心裡還是很感激他的,此事不管能不能成,他都要承楊開的一份人情,一份天大的人情。

天底下又有哪個虛王兩層境,甘願用一兩千年的自由來做這種事。

唯有一人爾!

所以他毫不猶豫地站了出來,一改之前的態度,指責起左德。

若他連這點魄力和決斷都沒有的話,那他也不配當恆羅商會的會長。

左德冷笑一聲:「他自己都答應了,艾歐會長你著什麼急?」

楊開望著艾歐,淡然一笑:「艾歐會長稍安勿躁,我雖答應兩千年,但……大師能不能活這麼久,也是未知之數啊。」

這話隱約有些在詛咒左德早死早超生了。左德是個返虛三層境的武者,而且也已經活了不少年了,否則也不至於成為一位虛王級煉丹師,未來的兩千年對他來說,確實有些路漫漫長。

左德臉色不禁一沉,冷哼道:「放心,為了今日的賭注,老夫會努力活過兩千年期限。」

「但願吧。」楊開微微一笑。

艾歐嘆息一聲,竟是抬起手,拍了拍楊開的肩膀:「楊兄弟,從今以後,你我便是兄弟,今日之事,艾某記下了。」

「呵呵……」楊開嘴角抽動起來,內心深處五味雜陳,就跟打翻了調料鋪一樣,各種滋味一起湧上心頭,也不知道是該喜還是悲了。

他連忙岔開話題,道:「楊某的彩頭已經定下了,大師你的呢?」

左德面色冷然,開口道:「你覺得老夫定下什麼彩頭合適?」

楊開微微一笑:「楊某是以自身的人身自由為彩頭,既如此,為公平起見,大師是不是也應該這樣?」

左德眉頭一皺,沒有立刻答話。

「怎麼?大師不敢接了?難道大師對自己的煉丹術沒有自信,覺得會輸給楊某?」楊開在一旁煽風點火。

「笑話!」左德怒火衝天,「煉丹一道,老夫不會輸給任何人,激將法對老夫沒用!」

「嘖嘖……」楊開陰陽怪氣地嘖嘖一陣,「大師有些輸不起啊。罷了罷了,你這般怨氣衝天,我也不要你拿多少年的人身自由當賭注了,這樣吧……在大師有生之年,每年給我煉製百枚虛王級靈丹好了。」

「每年百枚?」左德神色一怒,「你不覺得有些獅子大開口了?」

楊開還沒說話,一直站在一旁的宗傲冷聲道:「大師此言差矣。楊開可是以兩千年的人身自由為賭注的,他是一位虛王兩層境強者,大師不覺得應該拿出對等的彩頭么?每年百枚虛王級靈丹,對大師來說不算什麼,但兩千年的自由對楊開來說,卻是很沉重的。大師您也算德高望重之人,這也不成那也不成,難不成只能倚老賣老?」

宗傲站在一旁看了半天戲,早就忍無可忍了。

本來同為煉丹師,他雖然對左德的人品有些鄙夷,但還是挺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