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藥師殿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 藥師殿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既這麼堅持,定然有所依仗,許是他有另外一份材料也說不定,你直管將準備好的那一份交給左德大師便是。」龍天傷的聲音從虛空中傳出。

聞言,艾歐一怔,扭頭望向楊開,一臉詢問的神色。

只見楊開微微一笑,手腕一翻,手心上赫然出現一枚散發七彩光芒的內丹,那七彩的霞光,竟比之前艾歐拿出來的那一顆內丹還要旺盛一些。

「果然擁有!」眾人驚呼,不少煉丹師都貪婪地注視著楊開手上那一枚內丹。

兩顆內丹若是放在一起的話,幾乎是一模一樣,不過……

「怎麼我感覺這內丹跟艾歐會長拿出來的有些不太一樣啊!」有人疑惑地自言自語道。

「確實有些不太一樣,看似相同,其實還是有一些細微的差別,這真是七彩麋鹿的內丹?」

「這是七彩麋鹿變種的內丹,並非真正的上古異獸擁有,不過那妖獸生前也有一絲七彩麋鹿的血統。」楊開微笑地解釋道。

這東西已經存放在他的空間戒里好多年了,正是當年前往帝苑的時候,在帝苑外圍的平原上獵殺了一隻七彩麋鹿的變種所得,一直以來都沒派上什麼用場,卻不想今日有了用武之地。

「原來如此,這倒是可惜了。」宗傲嘆息一聲。

「此話怎講?」艾歐已經將楊開看成自己人了,聽宗傲這麼說,不由有些緊張地問道。

「煉製太初轉魂丹的主材料之一便是七彩麋鹿的內丹,楊開手上這一沒雖然勉強附和要求,可並不純正,煉製起來要困難的多,而會長您之前搜集的那一枚雖然能量流逝不少,卻是真正的七彩麋鹿的內丹,用那個煉製的話無疑要佔據一些優勢的。」宗傲解釋道。

他是一位虛級上品煉丹師,雖然沒有能連煉製太初轉魂丹,但這丹方是他提議出來的,對此自然頗有研究,所說之話也具有權威性。

聽他這麼說,艾歐的臉色不禁有些難看。

「哈哈,想用一顆殘次品內丹來跟老夫比?」左德大笑一聲,「小子,老夫勸你還是早點認輸的好,免得等會丟人。」

「殘次品不夠的話,加上這個怎樣?」楊開微微一笑,說話間,手心又多了一樣東西,那東西悠一出現,空氣中便飄蕩出一股離奇的香氣,眾人嗅之,頓時覺得清心凝神,心中諸多的負面情緒都被驅散一空。

「與內丹匹配的香囊!」宗傲眼前一亮,頓時一拍大腿,笑道:「這下好了,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了。」

艾歐也是精神一震,知道有與內丹匹配的香囊輔助的話,楊開的劣勢將會被瞬間抹平。

左德臉色不禁一沉,開口道:「你竟還能獵殺到一隻七彩麋鹿的變種?不過就算這樣又如此,你真以為自己的煉丹術能勝過老夫?老夫可以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認輸吧,你是沒有機會的。」

「楊某也給大師最後一次機會,否則今日之比拼會成為大師你終生的污點,讓你名譽受損的。」楊開反唇相譏。

「哼,話不投機半句多。既然你也有材料,那便開始吧,老夫就讓你心服口服!」

楊開轉向艾歐,抱拳道:「還請艾歐會長找個合適的地方。」

「藥師殿距離此地不遠,便在藥師殿吧,那裡有純正地火可用,也有虛王級煉丹爐。」艾歐說話間,當先領路去了。

其他眾人急忙跟上,那些虛級煉丹師此刻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的,面色潮紅,激動的無法自已,紛紛圍聚在左德大師身邊,趁此機會向他請教一些問題。

虛王級煉丹師可不是說見就能見到的,恰逢今日良機,他們哪還不趁機把握住機會。

不管左德的人品如何,他的煉丹技藝是毋容置疑的,他當年幾句指點能讓詹元一路晉陞到虛級中品煉丹師的程度,在場這麼多煉丹師,有不少人自詡資質要比詹元出色的多,若得左德指點幾句,定是終生受益。

興許是想要維持自己的形象,左德對這些煉丹師提出的疑問和難題竟是來者不拒,細心解答。

讓不少人都收穫巨大,口中感激不已。

唯有宗傲,一路跟在楊開身邊,對那邊的熱鬧不管不問。

那小人得志的詹元更是時不時地撇楊開一眼,臉上掛著幸災樂禍的譏諷微笑。

「恩師,學生日前遇到一個難題,不知該如何解決,還請恩師解答。」詹元忽然高聲問道。

諸多煉丹師都側耳傾聽起來,想知道詹元到底要問什麼。

「哦?什麼難題說來聽聽。」左德淡淡地問道。

「有一不知天高地厚的初入煉丹之道的小子,想要跟學生比拼煉丹術,並發下宏願要贏得勝利,學生不知該不該跟那人比,畢竟學生答應了就有些以大欺小,不答應吧又會讓人誤會學生技藝不精,實在讓人難辦。」

「這有何難辦?煉丹師的榮譽不容褻瀆,給那人一個狠狠的教訓,叫他知道,煉丹之道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涉獵的便是。」

詹元頓時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抱拳道:「原來如此,多謝老師教誨,學生受教。」

跟在楊開身邊的雪月一聽,肺都快氣炸了,一口銀牙咬的嘎嘣響。

楊開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無與倫比,怕是連艾歐都比不上了,此刻左德竟然說楊開是阿貓阿狗,要不是顧忌左德的身份,雪月只怕立刻便要拔劍斬之。

一些虛級煉丹師眉頭一皺,心中不喜左德的言論,畢竟這與左德的身份有些不符,但又不好說什麼,只能當沒聽到。

倒是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