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天妒英才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天妒英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正是如此,此刻的左德才有一絲高人風範,配以他那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和對火候時機的把握,對藥理的認知,頃刻間便征服了在場所有的煉丹師,讓人看的目眩神馳,恨不得此情此景,永遠地持續下去,永遠不會有結束的一刻。

眾人議論之聲雖嘈雜,卻絲毫沒有傳入左德耳中。

他整個人已經進入了一種忘我的狀態,單從這一點上看,他能成為虛王級煉丹師絕非僥倖,而是本身確實有整個本事。

就連在不遠處的楊開看到這一幕,也不免為之驚嘆。

武道和丹道一樣,只有投入全部的精力,才能有所成就,那種一心二用,好高騖遠之徒永遠不可能走的太遠。

他沒耽擱時間,眼見左德已經開始煉丹,他也深吸了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心境,頃刻間,楊開的神情變得肅穆起來,雙眸神光凝練。

彷彿他的眼中,只剩下了眼前的丹爐和諸多藥材,再無他物。

楊開也在一瞬間進入了那種忘我的狀態之中。

對手是一位老牌的虛王級煉丹師,他當然不可能馬虎大意。

一旁,艾歐看的眼前一亮,有些驚喜地低聲問宗傲道:「宗大師,我看楊兄地這架勢……絲毫不比左德差啊,難道他真會煉丹?」

宗傲微微一笑,同樣輕聲回道:「楊開會煉丹,這一點老夫可以保證。恩,老夫曾經親眼見他煉製過靈丹,而且不止一次,他還曾經煉製出生有丹雲的靈丹!」

「什麼?」艾歐大吃一驚,「他居然有如此本事?宗大師沒騙我?」

「這種事宗某怎麼可能開玩笑。」宗傲的眼中浮現出回憶的神色,「當年那一枚靈丹出世之時,宗某就在旁邊觀望,收穫良多啊。只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當時那一枚靈丹的等級並不高,而且能生出丹雲也算是機緣巧合吧。」宗傲中肯地道,「今日他要煉製的靈丹可是太初轉魂丹,乃是虛王級靈丹,他能不能煉製出來,宗某也不敢下定論。但他的煉丹手法和在丹道上的天賦卻是絕對首屈一指的,會長看下去便……呃……」

宗傲說話間,就見楊開不斷地將剛才艾歐給他的那些材料丟進了紫虛鼎中。

與左德大師的行雲流水嫻熟動作不同,楊開丟藥材的速度雖然很快,但那幾乎就是一股腦地全丟了進去,然後直接合上了紫虛鼎的鼎蓋,絲毫沒有觀賞性。

即便是不懂煉丹術的人,也看出問題來了。

雪月芳心不禁一沉。

艾歐也張大了嘴巴,一臉無語的神色,不過還是抱著萬一的期望沖宗傲問道:「宗大師……楊開這麼做,有何講究?」

「我也不知道啊。」宗傲的神色有些慌亂。

哪個煉丹師在煉丹的時候會將所有藥材一下全丟進丹爐里的?每一種靈丹的煉製,都需要把握住投入藥材的先後順序,把握住投藥的時機,每當一種藥材被投放進丹爐的時候,煉丹師都要耗費心神和精力控制丹爐里的火候,配以合適的法決融合藥液。

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也是一個慢工出細活的過程。

只有這樣,煉丹師才能煉製出好的靈丹。

「他這樣做會毀了藥材的。」宗傲大急,「每一種藥材對溫度的反應都不一樣,待一會他抽取地火之力的時候,勢必要出現很糟糕的情況。」

地火之力的大小雖然可以控制,但絕對沒有武者自身聖元控制的那麼靈活,沒見到左德大師那邊不斷地在控制陣法,改變地火的大小么。正因為這樣,藥材才需要一株株地投入,這又不是亂炖食物,怎能一下全丟進去?

「他不會是自知無法勝過左德,自暴自棄了吧?」艾歐想到一個可能性。

楊開提議跟左德比拼煉製太初轉魂丹,為的肯定是救治谷碧湖,只要左德答應了這次比試,谷碧湖就有希望醒轉,楊開的輸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不是這麼魯莽的人,再看看!」雪月輕咬著薄唇,手心處都滲出了汗水,一雙美眸緊盯著那邊不放。

而在投放完幾乎所有的藥材之後,楊開竟然也沒有去開啟陣法引動地火之力,反而閉上了雙眸,盤膝坐在那邊,一動不動,手上掐了一個玄妙的靈決。

這一幕叫一直在觀察楊開動靜的詹元看在眼中,霎時間,他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我以為那傢伙有什麼本事呢,原來連煉丹最基本的常識都不懂,他居然將所有藥材都丟進丹爐里了,哈哈哈!」

旁邊的煉丹師們聽他這麼一說,都朝楊開那邊看了一眼,下一刻紛紛搖頭不斷,有人道:「暴殄天物啊,浪費了那麼多好的藥材,實在是太可惡了。」

在煉丹師眼中,任何一株好的藥材都應該發揮出自己的作用。

楊開這樣浪費,自然引得一些不滿。

本來還對楊開報以同情的煉丹師,此刻望著那邊的目光已經充滿了怨念。

驀然,一股灼熱之力從那邊跌宕出來,這股灼熱之力給人的感覺很奇怪,似乎有些變化無常,溫和與狂暴並存,難以窺測。

那種感覺就像是各種溫度的火力集聚在一起,卻彼此不衝突不融合,詭異無比。

「哪裡來的灼熱之力?」

「奇怪,他沒有抽取地火啊,也沒有運轉聖元的跡象啊,怎麼那邊會有這種力量傳出?」

不少煉丹師都狐疑地望著楊開,有些不明所以。

「神識之火!」詹元一開始也是疑惑不已,不過猛地,他像是想明白了什麼,不禁低喝一聲,眼中浮現出狂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