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丹成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丹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藥師殿第九層,紫虛鼎上紫氣縈繞,鼎蓋緊閉,任誰也看不出裡面到底有著怎樣的變化,甚至連一絲聲音都聽不到。

那五百多煉丹師也逐漸收回了目光。

他們從楊開這邊看不出任何東西,只能再次將注意力轉移到左德身上。

如此近距離地觀摩一位虛王級煉丹宗師煉丹的機會可不多,若是不好好把握,必會遺憾終生。

再者,傳聞左德大師素來架子很大,放在平時,這些煉丹師即便親自登門拜訪恐怕也見不到左德一面,此刻能夠在此觀摩他煉丹,也是託了楊開的福。

這麼想著,不少人竟在心中微微感激楊開了,雖然也有些同情他。

因為就算他有神識之火,在煉丹術上也不可能贏的了一位老牌的虛王級煉丹師。

時間緩緩流逝,整個藥師殿第九層的氣氛相當凝肅。

最開始的時候,那些煉丹師還時常為左德的一些驚人舉動而讚嘆不已,議論紛紛,可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個人都不開口說話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和心神都放在左德面前的那個丹爐上,都放在左德身上。

不少煉丹師若有所悟,顯然是有了收穫,卻沒時間細細參悟,只能將諸多想法和念頭壓下,等到日後再慢慢回憶。

葯香氣逐漸飄蕩了出來,那是從左德丹爐里誕生的。

香氣清淡,讓人聞之舒爽。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小手,正在撫摸每一個煉丹師,讓眾人都露出甘之如飴的神色。

詹元最是興奮,望著左德丹爐里的動靜,時不時地撇一眼楊開那邊,嘴角邊掛著譏諷嘲弄的微笑,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他發現自從楊開催動起神識之火之後,那邊就沒什麼異常的動靜了,好似那邊沒在煉丹一樣。

這讓他愈發得意。

想想楊開若是輸了,那就會成為左德的奴僕。而自己身為左德的弟子。地位自然要比奴僕高一些,日後與楊開生活在一起,豈不是可以隨意指使他做事?

恩,對方是個虛王兩層境。還是稍微給他點面子。要不然逼得他惱羞成怒。自己恐怕還真打不過他。

就讓他每天給自己打掃房間好了,而且這人看樣子有些煉丹的底子,也可以讓他給自己打打下手。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詹元想到日後的美好生活。比娶了一個天香國色的美人還要高興,恨不得手舞足蹈一番來宣洩自己心情的激動。

時間悠忽,一晃便是兩日過去了。

左德渾身狼狽,大量的汗水從他的軀體內滲出,再被此地的高溫蒸發,讓他整個人的形象看起來邋遢至極。

但無人會鄙夷他。

因為左德只不過是個返虛鏡武者而已,更上了年紀,持續兩日不間歇地煉丹,任誰也有些無法承受。

不過左德的形象看起來雖然不怎麼樣,可精神卻飽滿亢奮,雙眸中爆射出道道精光。

反觀楊開那邊,一直平平淡淡,期間沒有發生任何引人注目之事,唯有紫虛鼎內的紫氣蒸騰霧繞。

某一刻,左德身子一震,雙手忽然迅速地掐動起繁奧的法決來。

眾人齊齊驚呼。

「大師自創的收丹決!」

「這便是傳聞中的紅蓮妙手決?果然名不虛傳!比起歷代的收丹法決絲毫不差,甚至猶有過之。」

「這一套手法我也曾學習過,可與大師比較起來,卻不足萬一啊!」

「這收丹決本就是大師獨創,你如何能與大師相提並論!」

一群煉丹師也頓時來了精神,每一雙眼睛都死死地盯著左德的動作,不肯放過任何一個細節,若是能通過這一次左德收丹瞧出這一套收丹決的玄妙之處,那也是收穫巨大。

只見左德雙手如蝴蝶一般穿梭變幻,一掌掌拍向自己面前的丹爐,那掌印拍出,每一次都會出現出一朵紅蓮的模樣,旋即崩碎,印入丹爐之內,與丹爐內即將成型的靈丹發生神奇的作用。

這正是左德自創的紅蓮妙手決!

左德接連拍出了九九八十一掌,八十一朵紅蓮之印打進丹爐。

待到最後一掌打出之後,丹爐里忽然傳來一陣滴溜溜的清脆聲響,與此同時,一直飄蕩的葯香氣,陡然間變得濃郁了許多。

「丹成!」有人失聲驚呼,眼中神色狂熱起來。

眼前的這一幕,在場的煉丹師都熟悉無比,這顯然是丹成的徵兆,而且從丹爐內傳出的聲音和此刻飄蕩的葯香氣來看,左德大師這一次煉丹絕對是以完美收功!

不愧是大師,一枚虛王級中品靈丹,竟然只消耗了兩日便煉製出來,放眼整個星域,在所有虛王級煉丹師當中,左德也是首屈一指的!

驀然,左德神色一肅,狠狠一拍自己的丹爐,鼎蓋飛起,同一時間,一道淺藍色的光芒自丹爐里飛射而出,速度奇快。

左德早有準備,伸手一點,立刻將那淺藍色的光芒定在原地,再一招,一收,往另一隻手上的備好的玉瓶丟去。

滴溜溜……

一陣響動傳出,讓眾人的眼珠子都看直了。

左德長身而起,哈哈大笑一聲,雖然疲勞無比,但臉色卻紅潤至極。

「恭喜大師,賀喜大師,今日能煉製如此完美的靈丹,大師晉陞虛王級中品指日可待啊。」

「不錯,太初轉魂丹乃是虛王級中品靈丹,便是讓同等級的煉丹師來煉製,恐怕也不如大師這般輕鬆寫意,大師儼然已經有虛王級中品的水準了。」

「大師果然乃我輩楷模,我等自嘆弗如!」

一群煉丹師七嘴八舌地說了起來,有趁機拍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