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笑你們無知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笑你們無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心中腹誹,艾歐表面卻不露分毫,實力身份擺在這裡,艾歐早就能做到大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呵呵,會長大人,恩師的靈丹已然煉好,不知這位朋友……」詹元走了出來,手指著楊開問道。

放在以前,他無論如何都不敢用朋友二字來稱呼楊開,雖然他是一個虛級煉丹師,但楊開卻是實打實的虛王兩層境強者。

他根本沒這個資格。

可是此刻大局已定,詹元自然沒必要對一個在未來兩千年內要給自己老實當奴僕的人客氣。

這一聲朋友稱呼的理所當然。

「看樣子是還沒有煉好。」艾歐表情平淡,有一說一。

詹元微微一笑:「會長大人此言差矣,我看他不是沒有煉好,是完全無法煉製成功了。都已經過去兩日時間,再怎麼樣,丹爐里也應該有些丹香瀰漫出來才是。」

聽他這麼一說,來到此地的那幾百鍊丹師也是微微一怔,心想也對啊。

不管楊開的進度是快是慢,都過去兩天了,左德大師的太初轉魂丹已成,楊開這邊就算慢一些,也該有香氣瀰漫出來才對。

現在一點香氣也無,顯然是出了什麼問題。

「他說的有些道理!」一直站在旁觀,有所感悟的宗傲微微頷首。

艾歐不禁瞅了宗傲一眼,心想你到底是站在哪邊的啊?

「實話實說。」宗傲又說道。

艾歐哭笑不得,心知這些煉丹師都是一根筋,在煉丹之道上的態度嚴謹無比,並不會因為關係親疏而褻瀆丹道。

「這確實……」艾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畢竟對煉丹一道他是一竅不通,不敢冒然說些什麼。

「雖然沒有丹香,但也沒有焦糊味,說明楊開丹爐里的藥材還好好的。」雪月忽然站了出來,「這並不能說明他煉製失敗了吧?」

詹元為之愕然,張了張嘴,竟也有些無言以對。

確實,楊開的丹爐里雖然沒有飄蕩出應有的丹香,可也沒有失敗的焦糊味,眾人一下子有些鬧不明白,眼前這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了。

「而且大師此前也說了,並沒有給楊開限定時限,這才兩日而已,諸位不妨多等候一陣。」雪月開口道。

「恩師確實說不限定時限。」詹元皺皺眉,沉聲道:「可若是這人一直這樣煉製下去,我們豈不是要永遠等下去?那這一場比試也無法分出勝負啊……」

說話間,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一拍手道:「是了,我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了。他定然是將所有的藥材投進了丹爐里,然後不管不問,就這麼耗著時間,等到我們不耐煩了,便誰也不會去追究了。」

詹元這話雖然是臆測,但眾人仔細想來,還真有幾分道理。

左德大師之前自恃身份,並沒有給楊開限定時間,若是楊開從這方面入手的話,絕對可以化解眼前的危機。

畢竟誰也不可能在這裡等他一年兩年,五年十年的……

他一個虛王兩層境強者,定然經常一閉關便是十幾年,萬一他趁著這個機會參悟什麼玄通秘術……

他倒是不會浪費時間,可其他人就不一樣了。

詹元的話,讓眾煉丹師似乎一下子洞悉了楊開的意圖,望著他的眼神變得不悅和憎惡起來。

敢跟左德大師比拼煉丹術,本身就是一種褻瀆,此刻竟還用這種耍賴的手段來拖延功夫,簡直令人髮指!

當下便有一個虛級上品煉丹師站了出來,沉著臉沖艾歐抱拳道:「會長大人,此事還請您給個說法,若這人真如詹大師所說這般不堪,還請會長大人定要還左德大師一個公道。」

「不錯,丹道神聖無瑕,不容褻瀆,這種人此刻的做法就是在侮辱我等追求的丹道,侮辱整個星域的煉丹師,不能容忍姑息!」

「請會長大人主持公道。」

「若不出讓我等滿意的答覆,我等即刻便立刻恆羅商會,另謀高就!」

「算上我,這人簡直太可惡了。」

幾百鍊丹師,嘩啦啦站出來一大半,一個個都要艾歐給個說法,即便面對的是恆羅商會會長,這些煉丹師也是怡然不懼,一雙雙眼睛直視艾歐的雙眸。

艾歐頭都大了。

他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只不過是因為一場比試,竟引的兩三百鍊丹師眾怒!

他知道,此事若是處理不好的話,那恆羅商會勢必要元氣大傷。

這些站出來的煉丹師,可都是他花了高價聘請過來的,並不算是商會自身培養的煉丹師。他們完全可以自由離開商會,前往別的勢力,相信別的勢力會很樂意接納他們。

焦慮的同時,艾歐也是暗暗惱火,惱火這些傢伙竟如此不知輕重,跟著瞎起鬨。

另一邊,詹元卻是忍不住咧嘴笑了起來,他自己也沒預料到只是隨口說的一番話,竟產生這樣的效果。

不過這樣的一幕卻是他和左德喜聞樂見的,他悄悄地看了一眼左德,發現對方正用讚許的目光注視著自己,一副讚揚自己未來不可限量的模樣。

詹元趕緊將腰桿挺直!

如標槍。

「會長大人,今日之事已經很明顯了,還請會長給我等一個說法!」

見艾歐遲遲沒有動靜,那些煉丹師不禁開口催促了起來。

艾歐皺著眉頭,沉吟片刻,沉聲道:「諸位認定楊開是在故弄玄虛,拖延時間了?就這麼下定結論是不是太過武斷了一些?本座覺得應該再觀察一陣。」

「還需要觀察什麼?」有人不滿道。

左德忽然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