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不甘心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不甘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

在劍盟的日子,跟在恆羅商會幾乎沒有區別,四處奔波,乘坐戰艦前往那一顆顆修鍊之星,葯星,礦星,布置超級空間法陣。

所幸有青木星作為中轉,所以消耗的時間並不長。

前後不過一年半而已,劍盟十七顆星辰便已全部聯繫到一起。

楊開又為劍盟的那些煉丹師們開壇講丹了一次,這才得以脫身。

此時,距離他與鬼祖當年的十年之約,只剩下六年了。

他重返幽暗星!

楊開回宗,凌霄宗上下自然欣喜非常,上萬弟子齊齊迎接。

楊開愕然地發現,宗內武者的水準比他走之前又上了一層樓,尤其是蘇顏和夏凝裳兩人,竟不知何時已齊齊突破虛王境!

突破之後,蘇顏的氣息愈發純凈無瑕,她雖然是後天修鍊成的冰晶yu體,並非天生擁有,但這一套來自於赤瀾星冰谷的不傳之秘還是有莫大的神威,足以改造她的先天體質。

冰晶yu體,配合她體內的冰鳳本源之力,手持玄霜神劍,如今的蘇顏,可不是一個簡單的虛王一層境。

對上一般的虛王兩層境,都不會落入什麼下風。

若能與楊開雙劍合璧,輕鬆斬殺虛王三層境恐怕都不是什麼難事。

夏凝裳在突破之後氣息愈發自然了,彷彿整個人都跟這天地融合到了一起,楊開瞧了半晌也沒瞧出端倪,只覺得這應該是葯靈聖體返璞歸真的緣故。

戰鬥方面不是夏凝裳的強項,但是在煉丹一道上,她卻是絕對的天才。

晉陞虛王境之後,她的煉丹術一日千里,早已超越了如今的楊開。

她也曾經幾次返回過通玄大陸,見證了那一片大地的蓬勃生機和良好發展,知道只有自己的實力提升,才能給通玄大陸帶來更旺盛的未來,所以修鍊起來也是不遺餘力。

她的修鍊就是煉丹!

而導致的唯一結果便是凌霄宗內如今靈丹儲藏巨大,無論有多少藥材流進凌霄宗,都會被夏凝裳煉製成丹,旋即送往幽暗星各地銷售,再換回更多的藥材。

除了兩女之外,其他人在修為上也有不小的進展。

不過葉惜筠才剛剛突破虛王境不久,並沒能再進一步,而鬼祖一直在處於閉關狀態之中,同樣未能邁出那關鍵的一環,一直卡在虛王兩層境的境界上。

楊開在凌霄宗中休息了一個月時間,利用這一個月,好好地陪同了下自己的父母,師公,祖師等親人們,與蘇顏和夏凝裳兩人也幾乎是形影不離。

直到一個月後,他才忽然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中。

除了少數幾人知道他去了何處,無人知曉他現在的位置。

夜,漫天繁星。

凌霄宗,葯峰之上,夏凝裳坐在大殿外的石階上,雙手托腮,抬頭看天,透過那點綴繁星的夜幕,她似乎能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沙沙……

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夏凝裳扭頭望去,看清來人的面貌之後,不禁微微一笑:「蘇師姐!」

蘇顏輕輕頷首,走到夏凝裳旁邊站定,同樣抬頭望向天空某處。

兩個絕代風華的女子一站一坐,霎時間成了這世上最美的一道風景。

有微風拂來,拂動如瀑般的髮絲。

蘇顏微微眯起美眸,開口道:「師妹在擔心他么?」

夏凝裳緩緩搖了搖頭:「不擔心,他每次都會平安歸來的。」

「那就是捨不得?」蘇顏又問道。

夏凝裳臉色不禁微紅,輕咬著紅唇道:「師姐捨得?」

蘇顏白皙如玉般的臉頰上,也不禁閃過一絲羞紅之色,搖頭道:「自然不舍。不過……也沒什麼關係,每次都是這個樣子。」

「是啊,每次都是這個樣子!」夏凝裳輕輕一笑,「我都已經有些習慣了。」

蘇顏道:「男人嘛,是挺讓人操心的。當年我們都只不過是中都世界的小小人物而已,後來去了通玄大陸,再後來來了星域,每換一個地方,眼界都要高上不少,而每一次,都是他去打先鋒,這一次同樣如此,雖然我們也不知道星界那邊到底是什麼情況,又有什麼危險,但是我們能做的,除了不被他拉下太多修為之外,就只能等候了。」

「師姐有點不甘心?」

「我想伴他左右,共歷風雨!」蘇顏的美眸閃過一絲黯然。

想想楊開這麼多年來的經歷,沒有哪一次當他在遇到危險時自己陪伴在側的,倒是每一次自己有什麼危機,他都能如天神一般出現在自己面前,用那英偉的身軀替自己擋住所有襲來的狂風暴雨。

在享受著被保護被關愛的同時,蘇顏自然有一些小小的……不甘心。

即便是刀山火海,即便是地獄修羅,哪怕是一次,我也想與你一路攜手走過,即便鮮血淋淋,遍體鱗傷,哪怕是付出生命,神魂俱滅,亦無怨無悔。

一時無言,兩女的美眸穿過虛空,凝視極遠的位置。

幽暗星外,萬里疆域,乃是一片死域,這裡殘存著大量的恐怖能量,乃是當年星空大帝與蟲帝大戰之時遺留下來的毀滅氣息,這裡有濃郁的帝威之力,有混亂的法則,虛王境強者也不敢擅闖其中。

正是有這麼一片死域的包裹,所以幽暗星這麼多年來一直才沒有被外界發現,處於一種半封閉的狀態。

此時此刻,楊開赤裸著上身,正處於死域的正中心位置。

他渾身鮮血淋淋,散發著金光,自身金血的強大癒合能力正在不斷地修補著他的傷勢,但四周的恐怖帝威,卻也在不停地摧殘他的身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