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話不投機半句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話不投機半句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尹樂生一副旁若無人地撫掌大笑,讓楊開一行人極為不喜,尤其是被他盯住的艾歐,不由地生出一種及其危險的感覺,渾身毛孔都驟然緊縮起來。

出於禮節,艾歐並沒有動怒,而是凝神抱拳道:「在下艾歐,敢問諸位朋友如何稱呼,在此地又所為何事?」

尹樂生咧嘴一笑,老神在在道:「本座大荒星域,黃泉宗尹樂生,你們來自哪個星域?」

來自哪個星域?

楊開等人面面相覷,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不過眾人在此之前,都曾從楊開這裡聽聞過,這世上並不單單只有眾人之前所處的那一個星域,還有許許多多無法發現的星域,這些星域之間被隔界之力阻礙,彼此並不交匯,非有大神通者無法通過。

所以聽聞對方自報家門,提起什麼大荒星域,他們倒也能夠接受。

「你們不會連自己的星域叫什麼都不知道吧?」一旁,那光頭青年封德表情古怪地望著楊開等人,就如同望著一群鄉巴佬。

艾歐訕笑一聲:「這個……我們還真不知道,我們所在的星域封閉了幾萬年,一直未曾與星界接觸過,所以並不知曉外界如何稱呼我們那裡。」

「封閉了幾萬年?」封德和劉纖雲面色訝然,後者奇道:「那你們如何找到星光通道,來到此地的?」

她知道有些星域與星界之間的聯繫出了問題,比如天地法則失調,武者修為無法提升,又比如通道崩塌,找不到前往星界的路。

所以很是好奇艾歐等人如何在幾萬年之後修復了通道。

「這個……」艾歐面露難色,不太想解釋這個問題,畢竟此事牽連到星空大帝,對方又是偶遇的陌生人,還沒到推心置腹的程度。

劉纖雲察言觀色,微微一笑道:「是妾身魯莽了。」

「無妨!」艾歐見她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心中的抵觸倒也減少了不少,當下道:「幾位也是要前往星界的么?」

「正是!」劉纖雲點頭。

「那為何停滯不前了?可是迷路?」

劉纖雲和封德一時間不知該如何作答,而是將目光投向了尹樂生。

艾歐頓時知道,這個給人感覺及其不舒服的人,才是這三人當中的話事人,他重新將目光投向尹樂生,正準備再詢問一番,可就在此時,尹樂生忽然眉頭一揚,愕然至極地盯著一直被眾人擋在後方的楊開,眼中爆射出駭人的精光。

在艾歐與對方談話套取情報的時候,無道赤月等人就在觀察對方三人,眾人都是活了幾千年的人物,在星域之中獨霸一方,論眼力閱歷見識,早已登峰造極。

什麼人有什麼樣的品行,往往他們一眼掃過去,心中就有個大概的猜測了。

劉纖雲和封德兩人給人的感覺還算不錯,但那尹樂生,卻讓每個人都心中不喜,無他,他身上的煞氣太過濃郁。

此刻見他竟對楊開大感興趣的模樣,哪裡不知道情況有變?霎時間,眾人便微微移動步伐,將楊開的身影遮擋起來。

「哈哈哈哈!」尹樂生忽然放聲大笑起來,「竟然不止一個星主,而是有兩個!果然是天佑本座啊!」

在這星光通道之中,星主與其他人是有很明顯的區別的,通過四周星光的依附吸收速度,一眼就可以看的出來。

之前尹樂生的注意力被艾歐吸引,沒曾注意到楊開的存在,後來才發現躲在最後面的楊開,而且楊開吸收星光的速度竟比艾歐還要強大十幾倍不止。

更讓他不敢置信的是,對方赫然是一位虛王兩層境武者。

這讓他如何不欣喜?

在此地苦等五年,本來只想帶個禮物前往黃泉宗,可現在上天去送了兩份大禮到眼前。

尹樂生的雙眸一瞬間變得貪婪起來。

「這位朋友……」艾歐臉色一寒,閃身擋在眾人面前,凝神望著尹樂生。

「朋友?」尹樂生把眼一斜,睥睨向艾歐,似乎一點也沒將他放在眼中的樣子,一步步地朝那黃泉冥域罩中走了出來,慢條細理道:「誰是你朋友?」

「閣下這是什麼意思?」艾歐面色陰沉下來,他怎麼也想不到對方這為首之人跟其他兩個的態度竟如此截然不同,畢竟大家之前還談的好好的,對方怎地說變臉就變臉了?

「沒什麼意思!」尹樂生來到了黃泉冥域罩的邊緣處,眼神冷漠地望著前方,淡淡道:「爾等螻蟻若不想死的話,就敞開自己的識海,讓本座種下神魂烙印,視本座心情好壞,或許可以留你們一條活路!」

「什麼?」

「螻蟻?」

「放肆!」

「就憑你也想奴役我等?笑死老夫了!」

艾歐等人頓時義憤填膺起來,他們一行六人,撇開楊開不談,哪一個不是站在星域的最巔峰?哪一個不是手掌風雲的星域至強者?

從來都只有他們站在絕頂之上,俯瞰那芸芸眾生,何曾被人如此輕視過?

螻蟻這兩個字眼,他們已經許久許久沒曾聽過了。

更讓他們不能接受的是,尹樂生竟讓他們放開識海,種下神魂烙印!

若真如此,那他們一輩子都得聽從尹樂生的號令,生死由他掌控。

被人騎到頭頂上放肆,艾歐等人即便有再好的脾氣也會勃然大怒。

楊開的臉色也瞬間陰沉下來,知道這次是禍非福了。對方雖然也只是虛王三層境,但敢如此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中,顯然是有所依仗的。

只是楊開也不太明白,他的依仗到底是什麼,唯有真正動手才能窺探出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