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劉纖雲

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劉纖雲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得知自己識海中的星圖居然跟故鄉的星域有莫大關係,甚至能讓自己感知到故鄉的位置之後,楊開不禁咧嘴笑了起來。

如此一來,無論他身在何地,只要抬頭仰望,就能見到故鄉的存在,似乎也能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這讓他內心充實起來,即便此刻孤單一人,也並不寂寞。

就不知道身在星界,是否還可以引動星辰之力。

自己是幽暗星的星主,之前身處在故鄉星域的時候,無論在哪裡,心念一動都可以引動幽暗星的力量,加持己身,讓實力增強,如今到星界,不知道還有沒有這個便捷。

想到這裡,楊開將神魂回歸軀殼,驅動體內幽暗星的星辰本源。

與此同時,他緊密地關注著故鄉星域所在的那片星域的變化。

驀然,一點光芒在那星雲某處閃爍了一下,隱隱有一道微弱的星光,跨域億萬里的距離,直朝自己激射過來。

眨眼間,這星光就衝進了楊開體內。

竟真的可以?楊開大為驚訝。

他本意只是突發奇想,稍作試驗罷了,卻沒想到即便身在星界,也依然可以引動幽暗星的力量。

只不過……或許間隔的距離太遠了,所以即便引動,也沒有什麼作用,微弱的星光入體,楊開並沒有得到多大的幫助。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連忙斷絕自己與幽暗星的聯繫。

畢竟此刻自己身處異地,如此異象若是持續下去的話,只怕會招來無妄之災。

他已經隱隱有些後悔自己的冒失了。

緊接著,他閉上雙眸,運轉玄功煉化藥效,補充自身損耗的力量。

四周的環境極為舒適。天地靈氣濃郁至極,比起星域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要濃郁很多。而且,這裡的天地靈氣跟星域比較起來。似乎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差別,在這種環境下,楊開估計自己用不了幾日功夫,就能恢復到全盛時期。

至於接下來的打算,楊開還沒考慮好,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尋找鬼祖等人的蹤影,尤其是火鳥流炎和小小。楊開總是有些放心不下他們。

時間流逝,這大山之中萬籟俱靜,似乎連一隻猛獸都沒有,唯有風拂來,落葉的沙沙之聲。

驀然,楊開似有所察般地睜開了雙眸,眼神冰冷地盯著天空某處。

那裡,不知何時,一道身影出現,正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中。月華撒落,讓這人纖細美妙的身材一覽無餘。

「是你!」來人望著楊開,一臉驚詫的表情。

「死!」楊開忽然如炮彈般從地上彈射出去。身在半空之中,已施展出龍化秘術,整條胳膊都變成了龍爪之態,伴隨著高亢的龍吟之聲,摧枯拉朽般的狂暴力量,朝來人襲去。

「等等!」那女子大驚失色,一邊施展招式化解楊開的攻擊,一邊急速後退,口上急急道:「我們之間有點誤會!」

楊開一聲不吭。龍爪劃破虛空,自朝她胸口處探去。彷彿要抓出她的心臟一般。

女子大驚失色,皺眉道:「你且住手。你現在這狀態,再強行動手只怕要傷上加傷!」

「無需你來貓哭耗子!」楊開冷哼,手上力道更添一分,體外縈繞著空間力量,身形飄忽不斷,眨眼間就突破了女子的防禦,直接出現在她身側,一掌拍去。

女子嬌呼起來,素手在身側划出半圓,一圈防禦光芒閃爍,抵擋住楊開的這一擊,同時急速後退,美眸不可思議地望著楊開:「重創之下,你竟還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你果然不是一般人,難怪能在尹師兄手下全身而退。」

楊開皺起眉頭,並沒有再出手。

他現在的力量恢復的不多,既無法在短時間內將這女子擊殺,就不宜再動手了。

見他安穩下來,女子強擠出一絲微笑,開口道:「這下我們是不是可以好好談談了?」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楊開沒給這女人什麼好臉色,冷聲說道。

對方皺了皺黛眉,雖然有些惱火,但也知道楊開這態度怪不得他,只能道:「你現在傷勢未愈,我也忌憚你手上的帝寶,所以大家最好不要起什麼衝突。至於之前的事情……我也是逼不得已。」

楊開冷冷地望著她,點頭道:「繼續說!」

這女子正是之前在星光通道中跟尹樂生在一起的那個虛王三層境武者,當時與光頭青年聯手,合攻鬼祖等人。

楊開之前觀察過,她出手跟那光頭男子不同,並無殺機,所以聽她現在這麼一說,倒也信了三分,若是換做尹樂生或者那光頭青年在此,楊開說什麼也不會罷手的。

若非有這三人攪和,他哪裡會跟鬼祖等人分開?哪裡會讓小小和火鳥流炎獨自流浪進虛空裂縫?

楊開對這三人,可謂是恨之入骨。

「先自我介紹一下,妾身劉纖雲,與那尹師兄一樣,是來自大荒星域的。」劉纖雲輕啟朱唇道,美眸盈盈地望著楊開。

楊開眼神閃爍了下,沉聲道:「楊開!」

「原來是楊兄!」劉纖雲抿嘴一笑,「那我們就算認識了,我想跟你解釋一下,我跟尹師兄雖然一同來自大荒星域,但並非出身一個宗門,此前也是迫於無奈,才會對你的同伴們出手,妾身在此跟你道歉了。」

「道歉若是有用,修鍊做什麼?」楊開冷笑不迭。

「隨你怎麼想吧。」劉纖雲無所謂地笑了笑,她也算是一方霸主級別的人物,能拉下面子跟楊開解釋這麼多,也是因為心有愧疚的緣故,楊開有怨氣,她自然能夠理解。

「現在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