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居然沒死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居然沒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體內溫養祭煉的三大秘寶,無論哪一樣都不是能輕易示人的,那三樣東西即便放在星界,也都是能引起一片腥風血雨的存在。

帝寶二珠自不必說,那是陽炎和另外一位帝尊傳承下來的東西,檔次極高,威力巨大,足以讓帝尊境以下的武者拼上性命去搶奪,即便是帝尊境,恐怕也會垂涎不已。

而龍骨劍滴翠雖然檔次不高,但那是因為楊開並沒有將之徹底煉化成真正的秘寶,龍骨劍現在基本上還算是一種半成品而已。

而它的主材料,卻是真龍脊骨和龍珠。

這是上古真龍的身體秘寶,與楊開體內融合的那一片龍鱗,是同一個檔次的存在,論價值之高,即便不如頂尖的帝寶,也相差不遠了。

所以那掠寶蛇一入體內,楊開就感覺不妙了。

這三樣秘寶,無論哪一樣被奪走都不是他能夠承受的,可是如今他一身力量被禁錮,只能默默承受掠寶蛇在自己體內肆掠帶來的痛楚,根本無力反抗。

更何況,即便他恢復全盛時期,也未必是這個閻休然的對手。

閻休然在一旁嘿嘿冷笑著,眸中一片冷厲期待,顯然不是頭一次幹這種事了,獰笑道:「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若不想承受痛苦,乖乖合作便可,你要知道,秘寶雖然貴重,還沒了命,即便有再多的秘寶也無法使用啊。」

楊開冷眼望著他,一聲不吭,那眼神之怨毒,彷彿是要將眼前這人的模樣刻進骨頭深處。

閻休然撇撇嘴道:「冥頑不靈,既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說話間,他伸手掐了個法決。

本就在楊開體內肆掠的掠寶蛇肆掠的更加兇猛了。

楊開的慘叫聲,驟然傳出。

他能清楚地感覺到掠寶蛇在自己體內穿梭的軌跡,這妖獸也不知道具備怎樣的天賦能力,對尋找祭煉在武者體內的秘寶有著難以想像的嗅覺和追查能力,似乎任何隱藏起來的秘寶都無法逃避它的探查。

它竟很快地找到了龍骨劍所在的位置,直直地朝那邊鑽了過去。

楊開強忍著痛苦,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滑落,有心控制龍骨劍躲避移動,卻根本無法做到。

掠寶蛇很快就來到了龍骨劍附近,看都沒看,嘴巴一張,似乎就要將龍骨劍吞入腹中,強行掠奪。

若被它得逞,楊開的損失就大了。

可讓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掠寶蛇這個吞噬的動作才剛剛完成一半,忽然間,它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似的,竟倉皇后退。

直線避開了龍骨劍所在的位置。

在那一瞬間,楊開分明感覺到龍骨劍內跌宕出一絲淡淡的龍威,而鑲嵌在龍骨劍劍身處的龍珠里,那一條龍魂悠悠地睜開了眼帘,淡淡地瞥了掠寶蛇一眼。

而正是這一絲龍威和龍魂的一撇,將掠寶蛇驚退。

楊開心中一喜,只是略一思索便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並非龍骨劍檔次太高,而是龍骨劍本身自帶的龍威和擁有的殘存龍魂,對掠寶蛇有天然的剋制和威懾能力。

想想也不奇怪,真龍乃是上古聖靈,傳聞中,蛟、蟒、蛇都是真龍血脈經過無數代的稀釋轉變而成,真龍的存在,自然對這三種生靈有天然的剋制之力。

掠寶蛇也是蛇類的一種,哪敢在老祖宗的餘威面前放肆,所以它立刻避的遠遠的。

「恩?」一直在觀察的閻休然不禁輕咦一聲,皺起了眉頭,不知道自己的掠寶蛇出了什麼意外,竟沒能第一時間將對方的秘寶從體內掠奪過來。

以前自己的掠寶蛇只要一出動,前後不過十息功夫,就能將別人的秘寶搶奪,可是今天,似乎有些意外啊……

他不禁大有深意地瞥了楊開一眼,倒也沒太在意,而是繼續等待著。

那掠寶蛇不敢吞噬龍骨劍,只能尋找其他的秘寶。

而它的下一個目標,赫然便是寂滅雷珠!

寂滅雷珠自然沒有能夠威懾它的龍威,但這東西內存有的寂滅神雷卻根本不是掠寶蛇敢去招惹的,所以它僅僅只是在寂滅雷珠附近轉了一圈,便灰溜溜地走開了。

以掠寶蛇的本事,根本不敢去染指寂滅雷珠這樣的帝寶,強行掠奪的唯一下場,便是被寂滅神雷轟成飛灰!

它倒也有些靈性,懂的趨利避禍。

很快,它又來到了玄界珠面前,似乎是因為龍骨劍和寂滅雷珠之前給它的經驗,所以這一次掠寶蛇倒是沒急著去吞噬玄界珠,而是在附近遊盪,仔細觀察。

確定玄界珠沒有絲毫危險的感覺之後,它才張開蛇口,一口將玄界珠吞入腹內,然後便要從楊開體內退出。

可是已經遲了。

玄界珠入腹的瞬間,竟有一股澎湃的世界偉力,在它的腹部炸開,只是一瞬間,掠寶蛇的腹部便被炸出一個大洞,嘶嘶錚鳴著,倉皇朝外逃竄。

玄界珠內,自成一方世界,楊開也是因為煉化過它,才能將之收入體內,掠寶蛇這麼一口吞下,就等於吞下一片世界,以它的能耐,如何能夠承受?沒被當場撐爆已是好運。

它算是發現了,楊開體內的所有東西,都不是那麼好掠奪的,它多少也有點靈性,受此重創,哪裡還敢逗留?

而與此同時,閻休然也不禁臉色一變,低喝道:「怎麼回事?」

他與掠寶蛇有一些聯繫,所以掠寶蛇受創的一瞬間,他就有所察覺,驚慌之下,連忙雙手掐訣,想要催動掠寶蛇,讓它出來。

楊開強忍著那難以忍受的痛苦,忽然往後退出幾步。

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