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不想死就滾開

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不想死就滾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怡然不懼,反而咧嘴一笑道:「殺了我,你恐怕無法交差啊!」

「區區一個監下之囚,有何資格與我討價還價?殺了你,也無人在意!」

「是嘛?」楊開吐了口血水,「那寇師兄說過,他要去請示卞護法,問問如何處置我們,你說,若是卞護法得知你把我殺了,你會是什麼下場?」

聽到卞護法三個字,閻休然的眼中閃過一絲濃濃的忌憚之色,暴怒的情緒也仿若被潑了一盆涼水,陡然冷卻了下來。

賭對了!

見他這幅神態,楊開心中大定。

從自己碰到的這幾個碧羽宗的弟子的行事風格來看,這個宗門似乎不是什麼好宗門,裡面的武者也都不是好人,恐怕規矩及其森嚴,一旦觸犯的話必定會受到極為嚴厲的懲罰!

所以楊開才會扯著那從未謀面的卞護法的名號做大旗。

閻休然果然被震住。

誠如楊開所說,在卞護法的指令沒下達之前,他就殺了楊開,那絕對是僭越,到時候叫卞護法知道的話,不死也得脫一層皮。

所以他不敢再下殺手了。

但是掠寶蛇被楊開咬死,就這麼罷手又不太可能,所以閻休然只是略一猶豫,便又猙獰地朝楊開行去,口上道:「算你小子能言會道,你放心,若是卞護法要你死,我必會親手送你上路,且先讓你苟活幾日!」

楊開聞言猛撇嘴。

「不過現在嘛……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的肉身素質似乎不太一般,希望你能接下這一招!」

話落,閻休然已經衝到了楊開面前,拳頭上凝聚著燃燒的憤怒和狂暴的源力。狠狠朝楊開腹部砸下。

轟……

楊開頓時如遭雷噬,整個身軀都彎成了蝦米狀,疼的直抽搐。不過在此之前,他已經一口鮮血噴出。如狂風驟雨般噴向閻休然。

後者一時不察,竟被噴的滿臉污垢。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如此挑釁,他哪裡還忍得住,幾乎是本能地一抬腿,狂掃在楊開的頸脖上。

下一刻,楊開飛了出去,跌在地面上,一動不動。

看那樣子。似乎是昏死過去了。

「便宜你了!」閻休然冷哼一聲,扭頭惡狠狠地注視了劉纖雲一眼,低喝道:「把他拖過來,跟我走!」

如今掠寶蛇已經死了,閻休然即便想搶奪劉纖雲的秘寶也不太可能,只能先將兩人關押進骨牢,再想辦法好好折磨他們。

劉纖雲聞言,連忙小跑到楊開身邊,伸出手指試探了下他的脈搏,待確定他還活著之後。不禁輕呼了一口氣。

想了想,劉纖雲伸出手將楊開提了起來,然後背在背上。

緊隨在閻休然的背後。走進面前的山峰底下的山洞內,頓時,一股陰測測的感覺縈繞全身,讓劉纖雲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山腹內,隱約回蕩著一陣陣慘絕人寰的叫喊聲,聽在耳中讓人毛骨悚然。

閻休然在前頭領路,一邊走一邊冷笑著道:「入了骨牢,能活著出來的人還沒幾個,你若不想承受什麼非人的待遇。就趁早將秘寶交給我,我可以讓他們給你個痛快。否則的話……你會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劉纖雲俏臉發白,嬌軀微微顫抖。輕咬著毫無血色的薄唇,一聲不吭。

越往內深入,環境越是陰暗潮濕,一股股難聞的騷臭味充斥著這整片空氣,讓劉纖雲不禁皺了皺眉頭。

一路往下,似乎深入了足足有千丈距離,才來到一個地牢般的地方。

那牢房被一片片隔開,似乎是用什麼妖獸的骸骨製作而成的牢房柵欄,顯得極為堅固。

在昏暗的牢房內,有一道道猩紅的目光,猶如野獸一般,緊盯著閻休然等人,讓劉纖雲情不自禁地心裡發毛。

「殺了我,殺了我,求求你殺了我!」慘嚎聲從某處傳來,那是對死亡的極度渴求,劉纖雲實在想像不到,到底那人是承受了什麼樣的折磨,才讓他只想一死了之。

可是在這裡,死亡顯然都成了一種奢望,那邊的聲音很快變成了極為凄厲的慘嚎。

劉纖雲的臉頰已經慘白無血了,只感覺這可能就是自己將來的命運,頓時悲從心來。

「滾進去!」閻休然忽然停在一件牢房面前,打開房門,沖劉纖雲示意道。

劉纖雲不敢違抗,只能背著楊開走進那牢房內。

閻休然又將牢房關緊,這才冷笑一聲,伸手拍了拍那骨質柵欄,陰測測地道:「來了兩個新人,好好招待下吧。」

話落,他轉身離去。

而與此同時,那一間原本寂靜無聲的牢房內,忽然亮起了數道猩紅的目光。

劉纖雲被嚇了一跳,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發現這牢房裡本來竟然關押了四個人,之前剛進來的時候竟然一時沒能察覺。

「咦?女人?」忽然,一聲驚喜的呼喊傳出,那原本被關押在此地的武者輕嗅著鼻子,顯然是嗅到了劉纖雲身上傳來的淡淡體香,頓時整個人都亢奮了起來。

「竟然來了個女人?哈哈哈哈!兄弟們有福了!」立刻有人大笑起來。

這話傳出去,一下子引的旁邊的牢房一陣騷動,無數囚犯擁擠到柵欄旁邊,饒有興緻地朝劉纖雲所在之地打量過去,口中不斷地發出淫笑之聲,似乎是在期待些什麼。

劉纖雲面色一沉,連忙往後退去,直退到最裡面的位置,背後依靠著牆壁,警惕地盯著前方。

牢房內,有一個魁梧如鐵板的男子緩緩站了起來,這人最少身高兩丈有餘,龐大的體型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他雖然也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