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神秘傳音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神秘傳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時間一晃,便是十天過去了,楊開從打坐中醒來,默默地感知了下自己的身體情況,有些不滿地搖了搖頭。

太慢了,體內力量的轉化速度,讓他有些不滿意。

同為虛王境的武者,體內源力越多越純,能夠發揮出來的力量就越強大。

而此刻,他體內的聖元轉化為源力的部分,才僅僅只有五分之一多一點而已,按照這樣的速度,最起碼也要一兩年時間才能將體內力量徹底轉化完畢。

見他睜開眼,牢房裡那三個囚犯都露出討好的笑容,卻無人敢開口說話。

楊開的兇殘和強悍形象已經深入到了他們的骨髓深處,在這種地方,楊開要取他們的性命簡直易如反掌,生死不受自己掌控,他們哪敢不沖楊開獻媚。

就連劉纖雲這幾日,也被這三個傢伙拍了很多馬屁。

楊開雖然瞧不起這三個欺軟怕硬的傢伙,但也在平時的閑聊中從他們那裡打探了一些情報。

關於碧羽宗的,關於星界的,種種消息,不一而足。

正如楊開所料,碧羽宗委實算不上什麼好宗門,但也不至邪的宗門,只是宗內弟子行事有些肆無忌憚而已,附近還有個摧日閣,與碧羽宗時有摩擦,恩怨不斷,彼此實力算是在伯仲之間。

不提碧羽宗,整個星界則被分為四大域,東南西北,每一域都佔地無窮,即便是道源境強者,窮其一生精力,說不定都無法橫穿一個大域,可見星界空間之廣袤。

每一域下,又分有無數州府。而碧羽宗,便是星界南域蘄州的一個宗門。

蘄州佔地方圓八千萬里,在整個南域基本上排不上號。無論是州內高手的數量還是綜合實力,又或者是面積。皆是如此。

而在蘄州這樣的地方,如碧羽宗這般存在,又有無數。

打探到的這些消息讓楊開感覺到星界的宏偉,這絕對是比星域要廣袤的多的一片天地,那三人話語中透露出來的隻言片語,彷彿是一幅史詩般的畫卷在楊開面前徐徐展開,讓他對更廣闊的天空充滿了嚮往。

不過這三人也不是什麼大人物,都是虛王一層境的武者而已。他們本身連蘄州都沒走出過,所以對外界的局勢如何也說不清楚。

不過這些情報也足夠楊開消化許久了。

此刻,他正皺著眉頭,檢視自己體內力量的變化。

悠地,楊開猛然抬頭,皺起了眉頭。

「嘿嘿嘿……小子果然有些不同尋常,竟能察覺到老夫的神念!」一個聲音忽然在楊開的耳畔邊響起,飄渺無痕,讓人捉摸不定。

楊開不動聲色,左右觀望了一下。並沒有從附近牢房裡被關押的人中看出什麼破綻。

「不用找了,老夫被關在最裡層,你是看不見的。」那聲音再度響起。

在這裡被關了十多天。楊開也知道越是厲害的武者,被關押的位置就越深,這突然出聲的聲音主人說自己被關在最裡面,想來實力絕對不低,恐怕是個道源境的存在,否則不可能瞞過別人,神念傳音給自己。

楊開略一沉思,開口問道:「前輩是誰?找我有事?」

「自然是有事,而且是好事。」那聲音笑了起來。讓人聽著有些不太舒服,「自你進來打死宗七開始。老夫便開始關注你了。若老夫沒有看錯,你修鍊了什麼極為高深的煉體之術吧?」

「是又如何?」楊開皺了皺眉。並沒有否認的意思,既然別人一直在關注自己,自己肉身的情況肯定無法隱瞞。

「若是如此,老夫要請你幫個忙。」

「前輩有話直說吧。」

「把老夫弄出來!」那聲音的主人開口道。

楊開不禁嗤笑一聲:「前輩說笑了,小子現在自己都不過是個監下之囚,哪裡有什麼本事把你弄出來?」

「老夫既然這麼說,自然是有法子的。」那人冷哼一聲,「我可以傳你一套秘術,讓你解開體內的禁制,恢復力量,以你的本事,只要能夠恢復力量,這骨牢里便無人能夠擋你,到時候你把老夫弄出來輕而易舉。」

聞言,楊開不禁眼前一亮。

那人又道:「你也不希望自己的命運被別人掌握在手上吧,老夫那秘術絕對可以讓你解開體內的禁制!」

那話語低沉,卻帶有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力量,楊開險些脫口就答應了,不過下一刻,他猛然一驚,意識到不對,心中那人肯定動用了什麼秘術來影響自己的思維,不禁冷哼一聲道:「前輩用這種把戲來對付小子,是不是有些不妥?」

那聲音大笑起來:「小子厲害,算是老夫的不是,老夫給你道歉如何?」

他竟爽快地道歉認錯,讓楊開一時無言。

沉默了一會兒,楊開才道:「你既然有秘術能夠恢復力量,為何自己不用?反倒要藉助我手?」

那聲音回道:「我若是自己能用,還需求你么?老夫不但被禁錮力量,還被那群混蛋用湮靈金製作的鎖鏈鎖住關節,根本無法動用任何秘術,再者說,我就算恢復力量,有這湮靈金鎖鏈存在,也催動不了一絲一毫的力量!」

「原來如此!」楊開露出恍然之色。

雖然他也沒聽過湮靈金這種東西,但從那人話語中透露出來的信息,楊開也可以判斷這玩意絕對是源力的剋星,否則一位道源境強者怎麼也不可能被囚禁在此地,無法逃離。

「再問一句,這骨牢里如此多武者,為何前輩就單單找上我了?以你的眼力,不難看出我實力不高吧?」楊開謹慎地問道。

「老夫自然知道你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