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雪若清天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雪若清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無意間得到冰花這樣的異寶,楊開心情大好。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這東西對他確實無用,但卻可以換取大量的修鍊資源,尤其是他現在緊缺的源晶。

若是能尋個不錯的拍賣場將那三枚冰果拿去拍賣,楊開估計自己短時間內肯定無需為源晶而發愁了。

崖底不是久留之地,所以在入手冰花之後,楊開便準備撤離了。

但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怪異嘶鳴忽然在耳畔邊響起,緊接著,一道匹練般的雪白光芒忽然從不遠處激射而來,呼嘯如奔雷,氣勢凌厲。

楊開眼帘一縮,一股莫大的危機感從心中浮起,一瞬間從原地閃開。

嗤……

雪白的光芒打在空處,將地面犁出巨大的溝壑,冰岩翻飛,威勢駭然人。

「誰!」楊開下意識地以為是誰隱藏在這冰崖底部偷襲自己,因為剛才那突然出現的一招,給他一種劍道秘術的感覺,而那雪白的光芒,分明是一種飽含了冰寒意境的劍芒!

不過話一出口他就覺得有些不對了,這裡是冰崖底部,自己是利用虛無秘術,作弊般地潛入下來的,若是真有人隱藏在此地的話,那這人的實力該有多麼恐怖?

這樣的強者,對付自己還需要偷襲么?

所以他連忙朝攻擊來源的地方望去。

這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前方又是一道雪白的劍芒,裹著凍徹心扉的寒冷意境迎面襲來。法則之力迸向四及,濺射虛空,猛不可擋!

無法抵禦!楊開心中一瞬間做出了這樣的判斷,再一次施展出瞬移,從原地閃開。

在這崖底,他要時刻注意四周帝威和冰寒意境的壓制,保持著自身的虛無秘術,如此才不會被碾壓致死,此刻又突然出現了這樣狂暴的攻擊,楊開應付起來著實有些手忙腳亂。

避開對方的第二擊之後。楊開這才忙裡偷閒地朝攻擊來源之地仔細望去。

待看清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襲擊自己之後。楊開眼珠子都快吐出來了,心中狂震,失聲驚呼道:「怎麼可能?」

偷襲自己的並非是什麼人,而是一隻妖蟲模樣的存在。那妖蟲看起來就如屎殼郎一般。背上厚厚的甲殼。原本應該是呈現出青綠色,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這崖底帶的時間太長的緣故,讓它整體都呈現出一種晶瑩的雪白。

「食靈妖蟲?不會吧?」楊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食靈妖蟲並非是星界的特產。在星域之中也有存在,所以楊開認得這種奇蟲異豸。食靈妖蟲無物不食,但凡有點靈氣的東西,都可以成為它們的食物。

秘寶,寶甲,武者的肉身,聖晶……等等等等,而且它們的啃食是無視防禦的,甚至連威能巨大的上古禁制都能吞噬。

故鄉星界之中,有這麼一個傳說,在某個修鍊之星上,有一處上古封印之地,封印了一個兇殘的存在,而正是一群食靈妖蟲啃食了那上古封印的能量,才讓那兇殘的存在脫困而出,讓那修鍊之星陷入血雨腥風之中,死傷無數。

當然,這只是個傳說而已,是真是假無從考量,可畢竟無風不起浪,食靈妖蟲的難纏之處可見一斑。

好在這種東西成長的速度極慢,武者們也都知道它們的危害性,所以一旦發現,都會全力擊殺。

楊開也見過食靈妖蟲,所以一眼就認出了。

但是……他見過的食靈妖蟲,不過是一群毛毛蟲大小的傢伙而已,根本無法對武者造成什麼危害。

而眼前這隻雪白的食靈妖蟲卻足有兩人之高,看起來威武雄壯,單是那兇惡的賣相便給楊開極大的壓力。

「妖蟲母體?」楊開臉色一沉。

食靈妖蟲並非都是極為小巧的存在,它們的結構跟螞蟻有些相似,在一群食靈妖蟲當中,有那麼一個母體的存在,所有的食靈妖蟲都聽從母體的號令。

眼前這一隻絕對就是妖蟲母體了!

最為離譜的是,這隻雪白的妖蟲母體身軀前段有兩隻大鉗,其中一隻大鉗上還凝聚了一柄由能量幻化而成的利劍,閃爍著盈盈白光。

楊開幾乎看傻了眼。

在這冰崖底部,忽然出現一隻如此巨大的妖蟲母體就已經足夠匪夷所思了,而這妖蟲母體竟然還會自主地凝聚出能量長劍。

這是什麼情況?

而剛才那兩招一模一樣如劍道秘術般的攻擊,分明就是這妖蟲母體斬擊出來的了。

繞是楊開見慣了大風大浪,閱歷不淺,一時間也覺得有些腦袋不夠用,眼前所見的一切徹底顛覆了他的常識,摧毀了他的認知,讓他找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來。

食靈妖蟲的靈智是很低的,即便成長几萬年,也不能進化到懂的施展劍道秘術的程度。

可從剛才那兩次劍芒中蘊藏的意境來看,它在劍道秘術上的造詣還不低!那兩劍絕對有著大師級的風範。

還有一點讓楊開覺得疑惑——他隱隱覺得那兩劍,或者說那一招劍道秘術,有些眼熟。

就在他失神的時候,那妖蟲母體再一次高高舉起了鉗上的能量長劍,兩隻小巧的眼珠子中泛著森冷的白光,冷冷地凝視楊開,有一種人性化的蔑視,旋即,四周的冰寒和法則在那能量長劍上縈繞。

白光乍現,劍芒橫空而出,劃破虛空,如游龍奔走!

未及身,楊開便呼吸一滯,己身所處之地,如被冰封,空間凝固。

這是劍意,一種至高至寒的劍意!天地間遊走的能量化為細小的冰針,朝楊開瘋狂攢射而來。

雪,驀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