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反噬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反噬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

冰心谷的創派祖師冰雲實力到底有多強,楊開不知道,但是冰心谷在很久之前可是威震星域的大宗門,比起恆羅商會,劍盟和紫星三大巨頭只強不弱。

只不過因為時間太久,弟子們不爭氣,冰心谷才逐漸落寞下去,繞是如此,谷內也依然有虛王境武者坐鎮。

能創建出這樣一個宗門的人,自身實力又能差到哪去?這個宗門可是傳承了一兩萬年的。

若是說冰雲早就離開了星域,抵達星界,倒也解釋的通。

而妖蟲母體施展出來的雪若清天秘術,絕對是跟冰雲有關的,甚至可以說這冰崖的形成,也極有可能與冰雲脫不了關係。

冰雲若是還活著,以她的年紀和資質,達到帝尊境並不難。而這裡殘存的意境,也與冰心谷一脈所修鍊的冰系功法和秘術相符。

楊開逐漸梳理出的事情的脈絡,不過到底是不是真相,他就不得而知了。最起碼,他的這個猜測解釋了雪若清天為何會出現在星界。

背後不斷地有劍芒襲來,楊開很快發現了一個讓他略微感到輕鬆的跡象,那就是背後追來的妖蟲母體似乎只會那麼一招雪若清天,其他的秘術根本不會使用,它所有的殺招,都是從雪若清天的基礎上演變過來。

這讓楊開大喜過望,畢竟若是如此的話,那他就有了應付的空間和把握。

幸虧他精通空間力量,而精通力量的武者在逃亡這件事上是出了名的出色,想要擊殺精通這種力量的武者,其實是很難的。

無論在星域還是星界,都是如此,武者們最不願意得罪的就是如楊開這樣的傢伙的了,空間之力讓他們來無影去無蹤,若不能做到一擊必殺,肯定是麻煩不斷。

所以武者們一旦得罪了這樣的敵人,最穩妥的解決辦法只有兩種,速而殺之或者化干戈為玉帛!否則倒霉的必定會是自己。

從崖底一路往上,楊開幾次徘徊在鬼門關口,因為無法動用神念,所以楊開也不知道這妖蟲母體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只知道它絕非自己現在能夠抗衡的,自然熄了與之爭鬥的心思,只想擺脫這傢伙再說。

可妖蟲母體也不知道發哪門子瘋,如跗骨之蛆般追著楊開不放,那龐大的身軀扭動之間說不出的靈活敏捷,在冰崖崖壁上騰挪跳躍竟絲毫不比楊開慢多少。

足足一炷香後,楊開才如炮彈般從冰崖之中激射出來,飛落到了附近的峰頂,直到這個時候,他才終於喘了口氣。

沒有了下方濃郁帝威和冰寒法則的壓制以及對妖蟲母體的天然優勢,局面總算不是那麼糟糕了。

他轉過神,凝神以待,輕輕地呼了口氣。

下一刻,雪白的巨大身影緊隨而至,直接落到楊開前方十幾丈處。

在峰頂觀察妖蟲母體,看的愈發清晰,那猙獰的面目讓楊開頭皮發麻,神念掃視過去,妖蟲母體身上跌宕出來的能量波動竟絲毫不比那個卞雨晴差多少,甚至還猶有過之的樣子。

「帝尊境?」楊開駭然變色。

這隻妖蟲母體就算不是帝尊境級別的妖獸,恐怕也相距不遠了,與楊開相差了兩個大境界。

與這樣的敵人爭鬥,跟自尋死路沒區別啊!楊開不由地有些慶幸自己沒在崖底被它給一擊斃命。

正當楊開額頭上冷汗淋淋而下,怎麼擦也擦不完的時候,他忽然又發現了一個及其詭異的事情——這隻妖蟲母體似乎沒有絲毫生命波動,連體內的氣血都沒有流淌的跡象。

「死的?」楊開不禁皺眉。

沒有生命波動,沒有氣血流淌的跡象,說明這妖蟲母體是個死物,只是死物怎麼會如此靈活?甚至施展出雪若清天那樣的劍道秘術?

不過這倒也解釋了它為何空有帝尊境的強大力量波動,卻沒能輕鬆擊殺楊開,它一隻死物,根本無法發揮帝尊境應有的力量。

楊開再仔細觀察過去,赫然發現它的腹部處,有一道明顯的傷痕,那彷彿是被劍氣所傷,貫穿了整個身軀,傷口處一片冰晶,可以看到腹部的內臟,卻詭異的沒有血水流淌。

果然是死物!難道跟屍靈族一樣?靈魂沒滅,在冰崖底部那特殊的環境下死而復生了?

自遇到這隻妖蟲母體,楊開就有很多不解,他也沒有去一探究竟的時間,因為妖蟲母體在衝上來之後,很快就展開了攻擊。

那由能量幻化出來的長劍在它鉗上划了一個圈,劍鋒所指,凌厲的勁氣爆發出來。

天空中,驀然下起了大雪,鵝毛般大小,天地頃刻間被一片雪白的銀色包裹。

呼嘯的寒風肆掠起來,以妖蟲母體為中心,方圓十里範圍內,盡數被一片無法言喻的冰寒所籠罩,在這片天地間,似乎所有的法則都不再存在,只剩下了寒與冷。

而在這裡,妖蟲母體便是主宰!

這是帝尊境強者對法則之力的掌控,一念滄海桑田,一念移星換月。

楊開臉色大變,拚命地運轉力量抵擋,卻依然凍的牙關打顫,渾身發抖,之前在崖底受了對方一擊,雖然用虛無化解了致命的傷害,但也沒能完全規避,受傷不輕,此刻對方劍勢一出,他立馬雪上加霜。

妖蟲母體的雙眸泛著詭異的雪白光芒,口中發出尖銳的刺耳鳴叫,隨著它的鳴叫,那冰寒的劍意愈發牽引起附近的天地法則流淌,讓本來不是那麼寒冷的峰頂變得比崖底還要讓人難以忍受。

楊開面沉如水,意識到這次玩大了。

他確實可以越階作戰,但也是有極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