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亡命之徒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亡命之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來人的態度很是惡劣,讓楊開一肚子不爽。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不過考慮到碧羽宗弟子們之間本就不太和睦的關係,以及自己與對方沒有半點交情,甚至之前都不算認識,楊開也就釋然了。

不過寇武居然早在一個月之前就外出執行任務去了,這倒是讓楊開極為意外。

也不知道是什麼任務,讓他走的如此匆忙。

搖了搖頭,楊開沒去多想,徑直地朝前飛去。

冰崖距離碧羽宗不過萬里之地,這點距離對楊開來說並不算什麼,沒多大一會他就來到了碧羽宗總舵。

飛落到自己那簡陋的住處前,楊開放出神念查探了一下隔壁的屋子。

那是劉纖雲的住處,兩人的居所間距不過二十丈。

屋內,劉纖雲似乎正在打坐調息,察覺到楊開的神念之後,連忙睜開了眼睛,從屋子裡跑了出來,一臉驚喜地道:「楊兄你回來了?」

這幾個月她一直獨自一人,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碧羽宗之中顯得很是無助。

雖然她與楊開認識的時間也不長,但因為相似的命運和出身,還是讓她下意識地對楊開有一種親近感,尤其是楊開本人脾氣還很不錯,為人也豪爽。

當初得知楊開被關禁閉,她可是好一陣擔憂。

萬一楊開要是在冰崖那邊出了什麼意外,那她從今以後可就真的是孤零零一個人了。

「剛回來。」楊開微微一笑。

「沒出什麼事吧……咦?楊兄你居然突破了?」劉纖雲很快發現了楊開突破的痕迹,伸手掩住了小嘴,美眸里滿是驚詫。畢竟她可是聽說冰崖那邊的環境惡劣非常,很難有人能從那裡全身而退,本來她還在擔憂楊開的安危,卻不想楊開不但毫髮無損地回來了。反而還突破了一層境界。

「僥倖而已。」楊開淡淡點頭,「這幾個月過的如何?」

「還能如何?」劉纖雲苦笑搖頭,「也就這樣吧。」

說話間。她忽然輕咳了一聲,嬌嫩的臉蛋上浮現出一絲不太正常的紅潤。雖然又極快地掩飾起來,但哪能瞞的過楊開的觀察?

「你受傷了?」楊開眉頭一皺。

「修鍊的時候出了點意外。」劉纖雲急忙答道。

楊開凝神望著她的雙眸,彷彿是要直視她的內心深處,劉纖雲強笑道:「沒什麼大問題,就是修鍊的時候著急了點,我休養些日子就好了。」

「真的是修鍊的時候出的意外?」楊開的聲音逐漸冰寒下來。劉纖雲是虛王三層境武者,這個層次的武者雖說也有在閉關時出意外導致自身受傷或者走火入魔的情況,但那都是在閉死關的前提下。必定是在參悟什麼玄通和秘術。

劉纖雲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閉死關?

「我騙你做什麼。」劉纖雲急急道,「我前些日子想閉關參悟下道源境的奧秘,沒想到自身實力不夠……」

「說實話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楊開打斷了她的解釋。

劉纖雲張了張嘴,最終嘆息一聲:「楊兄,這事就這麼算了吧,不要再問了,如今卞護法和寇師兄他們都不在宗內,再惹出事的話只怕不好收場。」

「卞護法也不在宗內?」楊開眉頭一揚。

「恩,前些日子卞護法帶了很多人出去。其中就包括寇師兄,也不知道去做什麼了。而且,我也真的沒什麼事。只是受了點小傷而已。你我初來乍到的,還是能忍則忍。」

楊開微微點頭,嘴角一揚,露出一抹譏諷的微笑,道:「你能這麼想是最好不過,但就怕有些人不想就此罷手啊。」

說話間,他扭頭朝一旁望去。

劉纖雲一怔,忽然也反應了過來,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不禁臉色難看起來。

那邊,一群四五個武者迤邐而來。為首一人面色剛毅,神色冷漠。背負著雙手,一副凜然不可侵犯的模樣,他身後跟了其他三人,個個都是楊開曾經見過的武者。

其中一人正是上次被他在坊市之中狠狠教訓過一頓的儲飛,三個月不見,儲飛的傷勢似乎還沒有完好,畢竟當時楊開下手著實不輕,就算用了靈丹妙藥再配合上儲飛自身的恢復能力,也不是三個月能夠痊癒的,此刻儲飛明顯有些外強中虛的感覺,臉色也不是那麼紅潤。

而另外兩人,也是當時跟著儲飛在一起的難兄難弟。

此刻楊開才剛從冰崖返回,這一群人就直接將他堵在了屋子門口,意圖為何已經不言而喻了。

儲飛望著楊開,自然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一邊咬牙切齒,一邊跟走在最前方的那個武者低聲說著什麼。

那人表情冷漠,沒有絲毫回應的意思,但從儲飛討好的神色來看,此人在碧羽宗的身份絕對不低,最起碼也是寇武那個級別的,實力估計也跟寇武相差無幾。

一行人就這麼大刺刺地走了過來,為首的武者雙眸如鷹隼般銳利,緊盯著楊開不放,眼中儘是不屑和鄙夷。

待到五丈處站定,儲飛一臉猙獰地望著楊開,冷笑道:「楊師弟,別來無恙啊,沒想到卞護法把你關在冰崖也沒要你的命,看樣子你的命還真是大。」

楊開呵呵笑了一聲,上下打量了儲飛一眼,道:「儲師兄傷養的如何了?是不是皮又癢了,想找師弟給你鬆鬆筋骨,若是這樣的話,師弟很樂意效勞。」

儲飛聞言,下意識地打了個激靈,三個月前的一戰,他在楊開手下根本沒有絲毫抵擋之力,被摁倒在地上一頓爆捶,丟盡了臉面,此刻回想起來,依然如置身夢魘,心頭驚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