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奇恥大辱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奇恥大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簡陋的木屋前,楊開右臂處鮮血淋淋,嘴角邊溢出的鮮血讓他的神色愈顯猙獰可怖,右手探進了周義的胸膛,握住了那正在劇烈跳動的心臟。去眼快

而周義則歪倒在地上,身上纏繞著金血絲匯成的金網,眼眸顫抖地凝視著面前楊開。

瘋子!這傢伙絕對是個瘋子!周義心中不住地吶喊。

兩人就保持著這樣僵持的姿勢,一動不動。

空氣之中,肅殺的氛圍沉重的讓人幾乎無法呼吸。

不遠處,劉纖雲小手捂著嘴巴,美眸劇烈地顫抖,儲飛和另外兩個虛王境也只剩下了艱辛地吞咽口水的聲音。

「嘿嘿,這位師兄,你完了!」楊開忽然咧嘴獰笑起來。

周義的臉皮微微抽搐了一下,雖然滿腹的不甘心,但眼前的局勢卻讓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現在被人拿捏著命門,生死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楊開只要再稍微用點力,便可以取走他的性命。

「殺了我,你也別想活!」周義冷眼望著楊開,並沒有求饒的意思,反而表現的極為硬氣。

「你要不要試試?看看我殺了你之後,能不能離開這鬼地方!師弟我沒什麼長處,就是逃命的本事一流!」楊開嘿嘿低笑著,那笑容顯得很是邪惡,讓周義一時間不敢再接話了,生怕對方真的一把捏碎自己的心臟。

若真如此的話,不管楊開是不是能活。反正自己絕對死定了。命只有一條,他如何敢不珍惜。

「你敢動一下,我就讓他死!」楊開忽然扭頭,冷冰冰地望著不遠處,正躡手躡腳準備逃離此地的儲飛。

直到這時,劉纖雲才猛地回過神,嬌軀一晃,來到了儲飛身邊,警惕地盯著他,以防他趁機逃跑。

儲飛哭喪著臉。果真不敢動了。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看起來,你是個聰明人,你也不想弄到最後是個魚死網破的結局吧?劃個道出來,師兄接下就是了。」周義神色閃爍著。望著面前的楊開說道。

楊開呵呵笑了一聲:「我自然不想魚死網破。但今日之事鬧到這程度。還真有些不好收場啊。這位師兄,你說我是殺了你然後逃跑呢……還是殺了你等著宗門制裁呢?別跟我說什麼只要放過你以後就不會再來找我麻煩的蠢話,這種幼稚的言辭我是不會相信的。」

周義臉色陰沉。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

「算了。」楊開忽然又樂呵呵地笑了起來,「先出口氣再說好了。」

話落,他扭頭望向儲飛,眼神逐漸冰寒起來:「說起來,這事都是你們幾個惹出來的,還害的我關了三個月的禁閉,既然如此,那便由你們開始吧,全部給我跪在地上打自己耳光,一邊打一邊罵自己是豬!」

此言一出,儲飛等三人臉色大變。

「你,你欺人太甚!」儲飛嘶吼著,雖然此地比較偏僻,一般沒什麼人會來往,但自己若真的做出這種事,日後還如何在宗門立足?只怕立刻就要傳出去成為全宗弟子的笑柄。

「士可殺不可辱!」那虛王兩層境的武者也叫嚷了起來,一臉憤怒的表情。

「是嘛?」楊開微微一笑,沒再理會儲飛等人,而是扭頭望向周義,手上一邊緩緩用力一邊森冷道:「師兄,儲師兄他們有些不太配合,你看這該如何是好?師弟我現在分身無瑕,也無法強迫他們啊,這讓我有些心煩意亂,萬一控制不好力氣……」

周義額頭上立刻滲出豆大的汗珠,只感覺心臟處受壓迫的力道越來越強,隱隱連自己的呼吸都有些不順暢了,慌的他連忙扭頭沖儲飛等人怒喝道:「冤有頭債有主,事情是你們幾個惹出來的,你們若想看著我死的話就什麼都別做,但我周義若能逃過這一劫,爾等會承受什麼樣的怒火你們自己心裡清楚。」

周義一發話,儲飛等人臉色都不禁有些發白,一個個怨毒而祈求地望著楊開,似乎在期盼他大發善心,繞過自己等人這一次。

楊開置若罔聞,手上的力氣依然在不停地加大。

「還不跪下!」周義忽然爆喝一聲。

儲飛等人哪還敢遲疑,噗通噗通全都跪倒在地上,表情難看的就如同死了爹娘一樣。

奇恥大辱啊!

想他們幾個也都是虛王境的武者,受傷流血是常事,可什麼時候被人逼得下跪過?一個個在心中將楊開罵了個狗血淋頭,暗暗發誓日後定要找機會一雪前恥,將今日之辱百倍報還,否則怎能消掉心頭之恨。

「我怎麼沒聽到自扇耳光的聲音啊!」楊開側著耳朵,一臉疑惑的表情。

周義凶厲的眼神立刻朝儲飛等人飄去。

啪啪啪……

儲飛等人揮動著自己的雙手,一下又一下,機械般地扇著自己的臉頰。

「還有呢?」楊開繼續冷笑著。

儲飛一口氣血在心口翻騰不定,險些吐了出來,恨不得現在就衝過去跟楊開同歸於盡,可迫於周義往日的淫威,哪敢有什麼反抗的心思?

把心一橫,哭喪著臉開始叫嚷。

「我是豬,嗚嗚……」

有儲飛帶頭,剩下兩人自然不敢再不出聲了,於是一幕奇景上演,三個碧羽宗弟子跪倒在地上,一邊自扇耳光,一邊自罵著,這樣的屈辱,比起任何宗門酷刑都要讓人難忍百倍。

「我不該去招惹楊師弟,我是豬啊!」

「我是豬,楊師弟你大人大量,就繞了我們這一次吧。」

……

「這不是很好嘛。」楊開滿意地笑了起來,「人果然都是逼出來的啊。」

「夠了吧?」周義冷冷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