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烏蒙川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烏蒙川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本莫夜觀天象,見北方破軍、貪狼、七殺三星蠢蠢欲動,大耀其輝,今夜恐怕又是個血流成河、眾生哀嚎之夜,本莫決定晚上待在家裡,閉門不出,念那超度往生咒,普度眾生,我佛慈悲,善哉善哉。追小說哪裡快去眼快

友情提示:平安夜晚上出門吃麻辣燙別忘記帶身份證哦……

待確定楊開真的在衝擊禁制之後,周義不禁臉色大變,爆喝一聲:「小子,你竟敢如此行事,就不怕宗規處置!」

儲飛也大叫起來:「楊開你死定了,這下你死定了,哈哈,竟敢強行衝擊禁制,你這是沒把苗護法放在眼中啊,誰也救不了你了,你就等著承受苗護法的滔天之怒吧。」

他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彷彿真的看到了楊開的死期一樣,高興的手舞足蹈。

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就這麼一會兒的工夫,楊開體內的力量波動竟是越來越明顯,越來越強烈了。

他體表處,更是有一道道如繩索般的符文鎖鏈浮現出來,不過那符文鎖鏈彷彿正在被什麼力量衝擊,隱隱有一種快要崩碎的徵兆。

禁制即將被衝破!

「怎麼可能?」儲飛驚駭滿面。

楊開不過是個虛王三層境的武者,在被禁制一身力量的前提下,竟能衝破龐師兄下達的禁制,這讓他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

「不好!」周義卻是考慮的更多,如今他與楊開算是結下了死仇,若真的叫楊開恢復力量,從骨牢里逃出的話,那他要對付的第一個人恐怕就是自己!

而自己現在……本就受傷在身。又被禁錮了力量,根本毫無還手之力啊!那是必死的結局。

一念至此,周義臉色陡然倉皇失措起來。高聲呼喊道:「閻師弟……」

他話才剛出手,對面就忽然傳出一陣爆裂的聲響。勒緊在楊開身上的那符文鎖鏈化為點點熒光消失不見,屬於虛王三層境強者的氣勢沛然而出。

楊開長身而起,在周義還沒喊出第二聲之前,直接肉身成盾,撞向前方牢壁。

嘩啦一聲,骨屑紛飛,楊開如脫困的猛獸般,從骨牢里竄出。閃電般來到周義面前,探出一隻手,緊緊地抓住了他的脖子。

周義霎時間僵硬在原地,動也不敢動,一雙眼珠子中溢滿了驚恐之色,顫抖地望著近在咫尺的楊開,喉嚨里除了嗬嗬的聲音之外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響。

儲飛等人卻被如此驚變嚇得倒退幾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楊開神色冷漠地凝視著周義,嘴角慢慢上揚,浮現出一絲殘酷的冷笑。

「楊師弟……」周義吞咽著口水。並沒有去掙扎什麼,而是祈求地望著楊開,艱澀道:「你不會真想殺我的。師兄之前確實有做錯的地方,但你我畢竟是同門……饒過我,我給你道歉!今日之事我不會外泄,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

「你覺得可能么?傻逼!」楊開鄙夷地望著他,手上微微一用力。

咔嚓一聲,周義的脖子立刻被擰斷,歪曲地扭到一旁,楊開直接丟掉了他的屍體,順手將他的空間戒取了下來。

也沒去細看他的空間戒里到底都有多少財富。楊開轉手就塞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牢房內,儲飛等人早已瑟瑟發抖。癱軟在地,眼看著周義死在自己面前。儲飛等三人哪裡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大禍臨頭?滿是驚慌地望著楊開,內心深處涌處無盡的後悔。

他們也沒想到,得罪了楊開,最終的結局居然會是這樣。

「楊師弟,饒命啊,師兄錯了,求求你繞我一條狗命吧。」儲飛哭天搶地,大聲地求饒起來。

楊開冷冷地望了他一眼,眼中滿是鄙夷地厭惡之色,伸手一點,一道金血絲飛射了出去,正中儲飛的額頭。

有一點殷紅從儲飛的額頭處顯露,他卻保持著僵硬地姿勢癱在原地,動也不動,生機和光彩迅速地從他雙眸之中消散。

那金血絲在牢房中飛射,接連穿過剩下兩人的要害之處,帶走他們的生命,旋即又將三人的空間戒全部捲起。

做完這一切,楊開才回過頭道:「纖雲你待在這裡,我去去就來。」

「你去哪裡?」劉纖雲一臉錯愕,畢竟從她感受到楊開體內湧起力量波動到禁制解除,再到楊開擊殺周義等四人,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

她還沒能完全反應過來,楊開就已經大功告成。

劉纖很快意識到,楊開這是要反出碧羽宗了,否則行事不會如此果決狠辣,她並沒有什麼排斥之意,對碧羽宗,她跟楊開的態度是一樣的。

若非逼不得已,誰會莫名其妙地加入這個宗門?

如今要反出碧羽宗的話,她也沒有絲毫心理負擔,唯一有些擔心的便是憑藉兩人的實力恐怕無法殺出一條血路,最終只會功虧一簣。

此刻聽楊開這麼說,她連忙問了一句。

楊開卻沒時間解釋了,只給她遞了一個不用擔心的眼神,身形一晃,便朝骨牢深處行去。

骨牢深處是什麼樣子他也不知道,只是會關押烏蒙川的地方,顯然是銅牆鐵壁,防範森嚴。

楊開一路行去,越往內走,越是陰暗潮濕,四周有明顯或隱蔽的能量波動,顯然都布置了極強的禁制或者陣法,一旦觸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讓楊開極為意外的是,那些被關押在骨牢里的武者,竟都一臉漠然地望著他,並沒有一個人大聲喧嘩,反而像是對他的到來早已洞悉。

甚至有人還在給他指引著前進的路線,讓他安全地避開那些禁制和陣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