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我有那麼老么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我有那麼老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在那星光通道內,楊開施展出的空間秘術讓通道變得不穩定,導致與小小和流炎它們都分散開了,這段時間楊開也一直在擔憂它們的安危,可惜根本沒有渠道去打探它們的下落。追書必備

小小先不說,一看就是個傀儡的樣子,恐怕誰都會對它產生興趣,若真的在外人面前暴露身形,鐵定要被盯上。

不過小小的逃生手段極為不俗,它是石傀一族,天生便可遁地而行,旁人想要抓它也是挺有難度的。

流炎就不同了,她可沒有小小那麼厲害的逃命手段,而她的存在同樣也能讓所有武者產生興趣,抓了她融合進自己的秘寶,就等於讓自己的秘寶產生器靈,足以讓秘寶的威能提升一個檔次!

不但如此,一些精通火系力量的武者甚至可以直接吞噬流炎,將其的力量融合進自己體內,從而讓實力大增。

即便對自己無用,抓到了也可以賣啊!相信絕對可以賣出個好價錢。

所以流炎的處境,要比小小危險的多。

而此刻楊開聽到那中年人提供的情報之後,不由地心中大急,若那玉清山中的真的是流炎的話,那她現在的處境可不妙。

如此多的武者趕赴過去,流炎根本無法應對,被人抓住是早晚的事。

一念至此,楊開也連忙施展身法,追著那些人飛馳而去。

三萬里的距離,對虛王境層次的武者來說其實不算什麼,前後不過半柱香的時間,楊開就抵達了那玉清山的下方。

此地已經聚集了不少武者,粗略一數,也有兩百人左右。

不過讓楊開稍微心安的是。這些人的修為都不算高,大多數都是返虛鏡和虛王境的層次,道源境及其少見。

看樣子那楓林城的整體武者水準。並不算太強,楊開心中暗暗猜想著。

聚集在此的武者。竟也沒有要進入山脈搜尋的打算,反而開始三五成群地吆喝結成隊伍,看樣子是想依仗人數的優勢來行事。

還有一些傢伙看起來遍體鱗傷,那傷勢一看便是被火焰焚燒的,地上甚至還有幾具死屍,看起來慘不忍睹,渾身焦糊。

「那火鳥委實兇殘,雖然從它體內的力量波動來推斷。只有虛王三層境的程度,但它噴吐出來的火焰卻是極難抵擋,趙兄和張兄也都是老牌的虛王境了,可一個照面之下,竟直接被焚燒死了,還好我們跑的快,要不然的話……」

說話之人正端坐在那幾具屍體旁邊,一邊處理自己的傷勢一邊心有餘悸地闡述著之前與火鳥遭遇的情況。

不少人圍聚在他們身邊,通過那傷勢來推斷火鳥的戰力如何。

也正是因為這幾人的遭遇和闡述,才讓那些實力不算多強的虛王境放棄了吃獨食的打算。轉而成群結隊起來。

他這些話楊開自然也聽到了,不由地心中一陣激動。

虛王三層境的力量波動,火焰恐怖。與流炎的特徵及其相符啊!若說楊開之前還在懷疑玉清山中的火鳥到底是不是流炎的話,那麼現在基本上就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了。

流炎也是有著虛王三層境的力量波動,而且因為她吞噬了太多的異火,甚至連太陽真火這種東西也一直在吞納,所以她的火焰極為恐怖,就連楊開都不敢輕易沾染。

「幾位,如此說來,你們見過那火鳥了?」楊開撥開人群,走上前去詢問。

「自然是見到了。」說話之人抬頭看了楊開一眼。苦笑道:「要不然我們又如何一身傷殘地回來。」

「那敢問那火鳥到底是什麼模樣?」

「說不上來,看起來挺怪異的。尾翼極長,不過個頭倒是不大。只有一丈左右。」

楊開聞言愕然,流炎的本體模樣呈現出來的話,應該是個龐然大物才對,這一點倒是與流炎的形象不太相符。

「那它只有火鳥一種形態么,會不會變化成別的什麼樣子?」楊開繼續問道。

那人頓時笑了起來:「那你想它變成什麼樣子,難不成變個穿著暴露的冷麵紅髮美人?」

圍觀的人頓時大笑起來,看著楊開的眼神及其怪異,就彷彿看著一個精蟲上腦的傢伙一樣。

「多謝了。」楊開訕笑一聲,從人群中退出。

雖然從別人那裡打探到的情報並不多,但多少也算有些收穫。

玉清山中的火鳥到底是不是流炎,進去一看便知。他暗暗催動識海中的靈魂烙印,默默感知著。

他與流炎之間有一層神魂上的聯繫,是當年收服流炎的時候種下的,只要距離不是太遠的話,催動神魂烙印便可以互相感知。

可讓他失望的是,他並沒有感覺到流炎的回應。

看樣子,只能進去一探了。

正當他打定主意進入玉清山的時候,忽然一個人悄無聲息地從後方逼近,楊開眉頭一皺,回頭望去,正見到一個身形嬌小,胸前卻波濤澎湃的少女笑吟吟地望著自己。

那少女本應該是個國色天香般的美人,但她的半邊臉頰卻有一片褐色的月牙形胎記,那難看的胎記直接毀掉了她成為一個美女的資本,讓許多看到她的男人都是先眼前一亮,然後扼腕嘆息。

少女穿著綠色的長裙,寬鬆的裙子依然遮擋不住那胸前的豐偉,腰間系了幾個布囊,也不知道裡面裝了些什麼東西,鼓鼓囊囊的。

她一臉討好的表情,臉上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望著楊開怯生生地道:「這位大叔,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楊開臉色一黑,獰聲道:「誰是你大叔啊?我有這麼老么?」

雖然就凡人的眼光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