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不是流炎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不是流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確定要將這雙劍給我?它的價值可不低。去眼快」楊開望著莫小七,皺眉問道。

「楊兄若是覺得不妥的話,我拿那把重纓尺跟你換好不好?」徐青在一旁殷切地詢問,他又不是傻子,哪裡還不清楚重纓尺和這雙劍之間的價值差距。

楊開瞧了他一眼,冷冷一笑。

徐青不禁有些臉色訕訕,尷尬地撓了撓腦袋。

莫小七卻是微笑道:「可是我沒有楊大哥需要的秘寶啊,只有這雙劍勉強附和要求,楊大哥若是不嫌棄的話,就請收下吧。」

「咳……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楊開從莫小七手上接過那紫青雙劍,轉手就丟進了玄界珠里,送到妖蟲母體身旁,讓它熟悉煉化這秘寶去了。

直到這時,徐青和於若梅才收回戀戀不捨的目光,不過一想起財主就在身邊,說不定還有更多的好處在等著自己,兩人就心平氣和起來,對視一眼,眼神交匯間,似乎在暗地裡交流著些什麼。

莫小七渾然沒察覺到這一幕,見三人都收下自己的好處,面上掛著欣喜的笑容道:「那咱們就算是說定了?等會若是真能抓住那小傢伙的話,還請諸位信守承諾,小七另有重謝。」

「應該的應該的。」徐青面上重新掛起和煦的笑容。

「事不宜遲,這就走吧。」楊開催促起來,在幾人商議的這一會兒工夫,已經有不少隊伍集結著朝玉清山內趕赴了,他很擔心流炎的近況,迫不及待地想要趕緊找到她。

「跟我來。」莫小七一轉身,便在前頭領路去了。

「楊兄請!」徐青笑眯眯地伸手示意。

楊開不動聲色地道:「兩位先吧。我殿後!」

徐青微微一笑,也沒推辭,開口道:「既然如此。那就有勞楊兄了。」

說話間,他立刻跟了上去。於若梅也沖楊開微微頷首後走進了玉清山,楊開左右觀望了一下,最後一個進入。

玉清山,山脈連綿不知多少萬里,山林深幽,多有凶獸出沒,不過一行四人都是虛王三層境的武者,聯手之下即便來個道源境級別的妖獸也有一戰之力。所以倒也不怎麼畏懼,而且,這也沒有深入到玉清山內部,所以並沒有什麼強大的妖獸存在。

那莫小七似乎真的知道火鳥的具體位置,進了玉清山之後,根本不用辨別方向,直接領著眾人一路前進,速度極快。

她的這番表現也讓楊開稍微對她有了些信心。

不過讓楊開感到詫異的是,莫小七這一路走來,似乎對其他三人絲毫沒有設防的意思。就好像真的非常信任三人一樣。

而夾在中間的徐青和於若梅兩人之間,隱有隱蔽的神魂力量波動傳出,顯然是在暗暗做著某些交流。

可笑他們自以為行事隱蔽。但在楊開那強大的不屬於虛王三層境武者該有的神念面前,卻是無所遁形。

一個隊伍中,莫小七來歷神秘,徐青和於若梅鬼鬼祟祟,楊開同樣另有算計,也不知道誰能笑到最後。

沿路所過,隱能聽到遠處破空飛行的聲音,那顯然是其他隊伍正在搜索火鳥的行蹤。

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樣的動靜越來越少了。而四人所處之地,也越來越深入到玉清山深處。

足足半日之後。走在前方領路的莫小七才忽然停下步伐,其他三人自然也急忙頓住身形。

「我最後一次見到它。就在前方的山坳之中,大家做好戰鬥的準備。」莫小七沖眾人提醒道。

徐青和於若梅點點頭,暗暗催動體內力量,隨時準備出手。

楊開卻眉頭緊皺了起來,因為若是流炎就在前方的話,他早就應該有所感知了,可是直到現在他也沒有感覺到流炎的氣息,這隻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流炎已經離開了前方的山坳,另覓他處棲息。

第二種可能也是楊開不希望看到的——玉清山內的,並非流炎,所以他才感知不到。

莫小七已經施展了隱匿身形的秘術,收斂自身的氣息和力量波動,徐青和於若梅同樣如此。

三人的秘術各不相同,但孰強孰弱卻是一目了然。

莫小七施展了秘術之後,氣息和生命的波動完全消失不見,若不用肉眼觀察的話,即便是楊開也難發現她的行蹤,可見她修鍊的秘術檔次極高。

而徐青和於若梅就差了許多了,雖然就楊開的眼光來看還算不錯,可與莫小七卻是完全沒法比的。

楊開同樣施展了收斂氣息的秘術。

虛無!

不過他沒有動用虛無的全部威能,只是略微施展了一下罷了,如此一來,在足夠隱蔽的同時也不虞擔心自己暴露空間秘術的秘密。

可讓楊開怎麼也想不到的是,當他施展出虛無秘術的弱化版本之後,前方的莫小七竟是回頭看了他一眼,美眸里閃爍著疑惑的光芒,旋即又一臉茫然地轉過頭去。

這丫頭……難道看出什麼了?楊開心中一驚。

四人悄無聲息地朝前方接近,須臾,便來到了那山坳上方,低頭朝下看去,莫小七不禁啊地叫了一聲。

「怎麼了?」徐青一驚。

「它不在這裡了。」莫小七說著,便站了起來,直接朝下方的山坳處飛去。

剩下三人對視一眼,也懶得去隱藏身形了,緊隨在莫小七身後。

山坳處,似乎才剛剛發生過激烈的戰鬥,到處都是被焚燒後的痕迹,地上還有幾具焦糊的屍體,看起來慘不忍睹,空氣中滿是糊臭的味道,另人作嘔。

這樣的場景讓眾人眼帘一縮。

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