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焚滅四方

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焚滅四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上一章的章節序列號又弄錯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可喜你妹啊。手機版請訪問m.,書架賬號是互通的。追書秘籍:您可以搜索本書名稱+眼快看書快速找到最新章節。最近似乎老是犯這種錯誤,恩,一定是小莫的鍋,不過內容並沒有錯,所以並不影響閱讀。

月底了,求月票,現在似乎是雙倍期間,投一張變兩張哦。

********

鸞鳳幼體註定無路可逃,在如此多武者的環視之下,它又能逃到哪裡去?剩下的問題便是誰能將之收服了。

不過看那眾人無人退讓的架勢,短時間內肯定是商議不出什麼好結果的。

果不其然,那些還活著的武者們在原地扯皮吵鬧了一個時辰,也沒有什麼不錯的對策,局面依然僵持,空氣的氣氛逐漸凝固,似乎有馬上要爆發第二次戰鬥的架勢。

而整個過程中,鸞鳳幼體都一直躺在地上,口中發出著輕鳴。

躲藏在三十里外的楊開皺了皺眉,已經沒什麼耐心繼續等候下去了。

一旦那些人商議出鸞鳳的歸屬,那麼下一個目標就極有可能是莫小七,畢竟她的價值似乎也不比鸞鳳幼體小到哪去。

正當楊開準備撤離此地的時候,他忽然渾身肌膚一緊,平白地有一種危機感和驚悚感湧上心頭。

這讓他不禁眉頭緊皺起來,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竟引起自己這樣的感覺。

扭頭朝另一邊望去,莫小七似乎也有所察覺的樣子,此刻正鬼頭鬼腦地四下張望。

驀然,天空一暗,彷彿有烏雲遮蔽了頭頂的陽光,巨大的陰影遮蔽了大地。與此同時,空氣的溫度驟然上升,讓玉清山那青蔥樹木都開始枯萎焚燒起來。

「唳……」頭頂處,一聲高亢尖銳的鳴叫,響徹雲霄。

楊開悚然一驚,抬頭望去,下一刻,徹底僵硬在原地。

在那天空中。一隻與那鸞鳳幼體一模一樣的存在,正揮舞著雙翅。從頭頂處飛過。

但這個存在,卻比那鸞鳳幼體大上無數倍,儼然就是一個放大版的鸞鳳幼體。

它所過之出,連天空都留下了燃燒的痕迹,空間破碎,龐大到難以想像的威壓猶如山嶽倒塌一般朝下方襲來,壓制的楊開渾身骨頭咔嚓嚓作響。

「鸞鳳!上古聖靈?」楊開失聲驚呼。

這是真正成熟的鸞鳳,是只有在傳說中才會出現的強大存在,是能與真龍角力的絕世霸主!

楊開內心深處呻吟不斷。雖然他早有猜測,既然有鸞鳳幼體,那麼肯定是有成熟的鸞鳳的,但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成熟的鸞鳳竟會出現在自己眼前!

單單那龐大的身軀帶來的威懾力便幾乎讓楊開無法動彈,更不要說它那渾身燃燒的漆黑火焰。那是足以毀滅一界的黑炎。

他眼珠子劇烈顫抖著,想動一下手指,卻發現根本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目送鸞鳳從頭頂上飛馳而過。

「唳……」三十里外,鸞鳳幼體發出急切的悲鳴之聲,撐著及其虛弱的身軀站了起來,彷彿走丟的孩子見到了父母一樣,對著高空不斷鳴叫回應。

羅殿主,鳩老,陳世奇等人全都僵硬在原地。當那遮蔽光明的陰影降臨到他們頭頂上的時候,每個人都知道大難臨頭了,豆大的汗珠從他們額頭上滾滾落下,每個人都拚命地鼓動自身力量,想要迅速逃離此地。

可是在上古聖靈的威壓壓制下,他們就如幼童一般,不堪一擊。

道源境強者都是如此了,那些虛王境和返虛鏡更是不堪。

甚至有幾個實力太差的返虛鏡,直接吐血而亡。

鸞鳳在空中盤旋著。似乎是瞧見了自己的孩子的慘狀,那雙眸陡然間變得赤紅起來,狂暴的戾氣從它體內逸散而出,席捲四方。

它停在半空之中,張開大嘴,腹部微微一縮再一鼓脹,滅世的黑炎如海嘯一般從空中席捲下來。

「不!」羅殿主拚死也只能喊出這麼一個字,下一刻,便被黑炎焚身。瞬間化為虛無。

黑炎所過之處,一切都不復存在。在場還活下來的兩百多武者,竟沒一個逃過此劫,全都被焚燒致死,神魂俱滅。

黑色的火光衝天,即便遠隔百里,也依然能看的清清楚楚,那火光似乎要連天地都一起焚燒掉一般,兇殘至極。

大地變為焦土,寸草不生,方圓十里內化為一片死域,而這片死域還在以極快的速度朝外圍蔓延。

三十里外,楊開一陣毛骨悚然,眼看著那黑炎迅如雷霆地朝自己這邊焚燒過來,他再也不敢猶豫,催動了自身的金聖龍本源之力,抵擋來自鸞鳳的狂暴威壓,總算是恢復了一點點自由。

下一刻,他直接祭出了玄界珠,躲進其中。

就在楊開消**影的那一瞬間,黑炎就焚燒過他隱藏的位置,只怕慢上一線,他就要赴羅殿主等人的後塵了。

「壞了!」才躲進玄界珠里,楊開就忽然想起來,自己把莫小七給忘了。

莫小七雖然一身威能強大的秘寶,但在上古聖靈的絕世凶焰面前,怕也是沒有什麼抵擋之力,剛才太過緊急,他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莫小七的事情。

現在想來,就算出去救她,只怕也為時已晚。

楊開不禁有些懊惱。

雖然他與莫小七談不上有什麼交情,但這個單純到蠢笨的少女毫無心機,讓她就這麼葬身在黑炎之中,楊開也有些愧疚。

但願她吉人自有天相吧!

楊開心中暗暗想,雖然知道這個可能性微乎其微。

玉清山在焚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