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丹方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丹方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廂房內,楊開落座,卻沒有急著去動面前的茶水。m.手機移動端唯一地址,更省流量,速度更迅猛

靈丹坊的這個掌柜熱情的有些過分了,這讓他有些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感覺,所以他表現出了該有的謹慎。

康斯然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並未在意,微微一笑,道:「聽說客人是來買丹方的?」

「正是!」楊開點點頭。

康斯然眼前一亮,開口道:「如此說來,客人是一位煉丹師了?」

楊開皺了皺眉,淡淡道:「貴坊賣東西的同時,也會打探客人的底細么?」

這話已經有些責怪的成分在其中了,康斯然卻並沒有惱怒,而是一臉歉意道:「楊公子勿怪,是老朽的不是,老朽在這裡以茶代酒,給你賠罪了!」

說話間,真的一口乾掉了自己杯子上的茶水。

他抹了一下下巴上的水澤,開口道:「若客人真是煉丹師的話,而你的煉丹師等級又足夠高的話,你需要什麼丹方,老朽可以奉送給你。」

「這是什麼意思?」楊開被他弄糊塗了。

康斯然聞言苦笑一聲,並沒有立刻回答,似乎是在斟酌措辭,過了一會兒才開口道:「既然如此,那老朽就開門見山了。」

「康掌柜請講。」

「其實是這樣的。」康斯然沉吟了一下,「我們靈丹坊現在煉丹師有些不足……客人如果是虛王級以上的煉丹師,老朽想聘請客人為丹坊的丹師,待遇方面絕對優厚,老朽有兩種提議可以你選擇,每個月給你一定數量的月俸。或者你與我們丹坊按收益抽成,一切都看你自己的意願。」

楊開聞言愕然:「你們丹坊的煉丹師不足?」

「實不相瞞。」康斯然似乎為這事煩惱了好一陣了,如今見到一絲希望,所以也沒有打算隱瞞的意思,「我們丹坊本來是有三位煉丹師的,不過前一陣子離開了兩位,而今只剩下一位了,所煉製出來的靈丹實在是有些入不敷出。所以才……不過你放心,我們靈丹坊有什麼丹方的話。你都可以查閱,老朽絕對不會私藏。」

這個答案不禁讓楊開有些心動,畢竟他現在手上根本就沒有多少源晶,真要是拿起購買丹方的話,說不定只能買到一兩張尋常的丹方,至於那源凝丹的丹方……肯定貴重無比,以他現在的財力是絕對無法承受的。

他本來只是打算先打探一下丹方的價錢,再去籌集源晶來購買的。

沒想到來了這靈丹坊,竟碰到這意外的驚喜。

楊開不動聲色地問道:「那兩位煉丹師為何忽然離開了?難道是康掌柜給的酬勞不足?」

「哪有這樣的事。」康斯然苦笑不迭。「老朽自問在這楓林城中,做生意價格公道,為人誠信,丹坊給幾位煉丹師開出的價格也絕對不低,只不過……人往高處走,誰往低處流。亘古不變的至理,在更大的利益面前,他們選擇離開丹坊,也是理所當然的。」

聽他這麼一說,楊開倒是有些明白了。

「被人挖了牆角啊!」

康斯然聞言,神色浮現出一絲惱意,頷首道:「正是如此,我們這靈丹坊算起來,其實是紫源商會的產業,而對街的丹器閣是七曜商會的商業。會針對我們也是理所當然的。」

「紫源商會,七曜商會?」楊開皺了皺眉。

「客人沒聽說過?」這下輪到康斯然訝然了。

楊開訕訕一笑,搖了搖頭。

康斯然怔了好一會,似乎沒想到楊開一個虛王三層境,竟然沒聽說過這兩大商會的名頭,畢竟在南域之中,除了至高霸主星神宮之外,往下一層的勢力就是紫源商會和七曜商會等大勢力了。

楊開的實力不算低,怎麼會連這個也沒聽說過?

但康斯然到底是做生意的人。最善察言觀色,為免楊開尷尬,連忙一笑道:「看樣子客人是苦修之人啊,怪不得年紀輕輕卻有不遜於老朽的修為,老朽佩服佩服。」

楊開乾笑一聲,也沒接話。

不過從康斯然這透露出來的信息來看,這兩大商會之間似乎是敵對的關係,這也不難理解,同行是冤家嘛。都是做生意的,自然有競爭的成分在其中。

七曜商會開出更高的價錢。挖走了靈丹坊的兩位煉丹師,導致靈丹坊眼下的尷尬局面。

沒有足夠的煉丹師,自然就不會有充足的靈丹,久而久之,恐怕就沒人再來光顧靈丹坊了,而康斯然作為靈丹坊的掌柜,自然是看在眼中急在心裡。

這些日子他也一直在尋找合適的煉丹師,想要拉攏進靈丹坊內,但楓林城在星界之中不算大,就算有煉丹師,也早有歸屬,那些等級不高的煉丹師就算聘請來了也沒多大用處。

所以他才對楊開如此熱情,所以當他聽說楊開是來買丹方的,便立刻讓店小二請了進來。

會買丹方的人,肯定是煉丹師無疑了,一般的武者根本不會理會丹方,他們只需要籌集材料,付出足夠的酬勞請煉丹師煉製成丹。

「敢問,客人的煉丹師等級是什麼?」康斯然將自己的困境和盤托出,接著便有些緊張又有些期待地望著楊開問道。

若是楊開的煉丹師等級不高,那他也沒必要跟楊開浪費時間了。

楊開想了想,道:「虛王級靈丹煉製起來沒問題。」

他的回答不算完全,也有所隱瞞,但這個答案已經足夠讓康斯然滿意了。

聽到楊開親口承認自己是個虛王級煉丹師,康斯然已經激動的無以復加,兩隻眼睛地滿是懇切之意。

不等他開